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夫君你掉马了喂

第4章 玩弄他人感情的负心汉

夫君你掉马了喂 桃花琴客 2017 2019-07-31 00:00:23

  她自认也算是见多识广,现代什么样的美男她没见过,但是那些人跟眼前这个男子比起来,就如同茅坑里的石头对上闪闪发光的玉石,相形见绌之下,高低立现。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云桑珞自然也不意外。

  唔,她一向都有颗欣赏美好事物的心……

  她也冲他挑了挑眉,轻轻晃了晃手中的青瓷酒杯,唇畔浮出一缕懒洋洋的笑。

  这模样不像在打招呼,倒更像是赤裸裸的挑衅。

  事实上云桑珞也确实是故意的,既然这人有胆子撩拨她,她自然也要有所回敬才是。

  她不无恶趣味的想着,这江三公子既然是天下第一美男,那就是个名人了,但凡名人就没有不爱惜自己声誉的,他总不会真来望江楼找她算账吧……

  她得意地笑了笑,视线又情不自禁的向着江心瞟去——

  那扁舟上的男子愣怔了一瞬。他眯了眯好看的眸,低头思索片刻。

  倏尔又是一笑,看上去温文尔雅,人畜无害。

  不知道为什么,云桑珞被他笑的心里莫名有些发凉。

  她突然升出不好的预感。

  果然,那扁舟像是被人操控了般缓缓地向着望江楼的方向划去,片刻功夫便停靠在岸。

  楼下惊叹声四起,尖叫声更是此起彼伏。

  她正打算带着杏白先开溜,一道淡入烟雨的声音堵住了她的去路:“姑娘这是要溜?”

  声线如玉石互击,清朗中带着几分迷离的疏懒。

  正是那江三公子——

  云桑珞索性又坐了下来,一本正经:“公子这是何意?本姑娘吃的好好的为何要溜?公子这话问的好生突兀。”

  江三公子轻笑一声,摇了摇手中玉扇:“倒是小可唐突了。”

  他如水的目光一扫桌面,话锋一转:“不过此楼现已客满,不知姑娘可否介意与小可暂同一席?”

  她明眸微弯,笑的山花浪漫:“否。”

  江三公子摇扇的动作一顿:“为何?”

  “非是小女子不愿借与公子一席半座,只是这男女有别,你我毕竟素不相识……”她双手抱胸,状似无奈。

  “公子也可去别座试试,我想她们应是极愿意的。”

  果然,邻座几桌人的眼神俱是闪闪发光的盯着他们这桌,女子尤甚。

  江三公子:“……”

  他忽然低声一叹:“没想到多年不见,你竟是不认得我了。”

  云桑珞:“???”

  “桑桑,没想到你竟是这般无情无义,我真的很难过。”他继续补刀。

  云桑珞:“咳咳……”

  她看了看杏白,杏白也摇摇头,表示自己先前也没见过这人。

  她想到了现代某部剧中流行的一个梗:你无情你无义你无理取闹……

  晕!搞的她像是玩弄他人感情的负心汉一样……

  而且听他这熟络的语气,应该是原先就认识她的,他还叫她桑桑……难道是这具身体的前主人认识的?那杏白又怎么会没见过?

  她心中疑虑,面上却不显,嘴里打了个哈哈:“许是多年未见记不大清了吧,既是熟人,那江三公子请座吧,小二!上酒——”

  江三公子微微一笑,蓝袍一掀,优雅的在坐席上铺了一块洁白的绢布,优雅的一坐。

  云桑珞:“……”这江三公子还挺龟毛啊,有洁癖的男人最讨厌了!

  丫的,装比!

  “额,江三公子——”

  “叫我寻舟。”他潋滟的眸直直看向她,淡淡纠正,“江三公子这个称呼未免生疏了些。”

  好吧,寻舟就寻舟,现代朋友间也大多是这般称呼,她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她斟酌着开口:“寻舟,我先前大病一场很多事记不大清了,你……以前认得我?”

  江寻舟薄唇一勾:“原来如此。”

  “你小时候总爱抓着我的衣摆喊我寻舟哥哥,还说过……”他顿了顿,清朗的声音隐隐夹杂着一丝促狭的笑意,“以后长大了要嫁与我为妻。”

  云桑珞脸色一黑。

  汗,原来还是个青梅竹马?不过就算是青梅竹马那也是身体原先主人的青梅竹马,跟现在的她没有半毛钱关系!

  她干干一笑:“这……童言无忌嘛,小时候的事情毕竟是做不得数的,寻舟你不必放在心上。”

  江寻舟却是淡淡一笑,不置可否。

  “对了,我小时候认识你的时候多大?听你的语气似乎我们也有很多年没见过了?”她状似无意的问了一句。

  “约莫在你四五岁时候罢……”他开始娓娓道来。

  原来江家跟云家还有世交这层关系,两家又是邻里,所以平日里往来也颇为密切。江寻舟也跟着他父亲来过几次云府,自然也认识了小时候的云桑珞,他每次来都会给小桑珞带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意,陪她玩一会,直逗得小桑珞每次见他来都喜笑颜开,寻舟哥哥的唤个不停。

  就这样过了大半年,江家因为犯了事被沧澜国皇帝贬出了澜京,两家也就再没有了交情。直到最近皇帝下达了新的指令,允许江家回京复命……江寻舟也是最近才出现在澜京城的……

  通过交谈,云桑珞也渐渐想起了一些被她忽略掉的东西——

  她从穿越过来就一直关注着有关云明瑶跟云婉月的事情,一些跟主线不相关的剧情当然是被她理所当然的给pass掉了,难怪她先前总觉得江寻舟这名字莫名有些眼熟,她记性一向不错,这么细细一想,倒还真让她想起了有关江寻舟这号人物的一些事迹——

  貌似是……某个追求云婉月的男配的庶弟?

  云桑珞怎么也没有想到表面看上去风光霁月的江寻舟竟然也是一名庶出……

  庶出也就罢了,还是个辉煌他人牺牲自己的炮灰。

  原来沧澜国分别有两位丞相,左丞跟右丞。这右丞恰好是江寻舟他爹,这位右丞年轻时也是名风流浪荡的公子哥,红颜知己遍天下,江寻舟就是他爹某次露水姻缘下产生的意外。

  他长到七八岁的时候她娘也快不行了,临终时让他拿着一枚玉佩去找当今的右丞相,于是江寻舟也就理所当然成了右丞府的公子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