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夫君你掉马了喂

第7章 既无风度又小肚鸡肠

夫君你掉马了喂 桃花琴客 2015 2019-08-03 23:53:32

  “倒是你与这位江大公子——”

  她故意拖长语调,神色暧昧的冲云婉月努努嘴,仿佛姐妹间说着悄悄话,“莫不是五妹妹的心上人吧?”

  她看似小声说话,偏偏声音却没小到哪里去,在座的四人俱是听得清清楚楚!

  云婉月:“……”

  江千淮:“……”

  江寻舟倒是最为淡定,还很有闲情逸致的扇着他那把山水扇。

  春水缱绻般的眸中闪过一丝笑意。

  云婉月白皙的一张小脸顿时涨的通红,她勉强笑了笑:“三姐姐说笑了,我跟江大公子也只是朋友的……”

  云桑珞呃了一声,奇怪的瞧了她一眼:“既是朋友,五妹妹你的脸怎么这般红?”

  云婉月:“……”她隐在袖中的手握了握,心中憋着一股气却发不出来。

  倒是江千淮神色一动,下意识的看了眼身边的少女,见她果然如云桑珞所言红了一张脸,水眸还隐隐泛上了一层湿气。

  心下生出一抹怜惜之情,婉月还是太过于善良了,竟是连府中的庶姐都敢欺她一欺……

  他有心为她出气,一双精锐的眸自然是落到了云桑珞身上,语气冷傲:

  “你就是云桑珞?传闻云家三姑娘木讷痴傻,如今倒是百闻不如一见,分明是伶牙利嘴的很!”

  这番话很是侮辱人,他之所以敢这么说一是心中的大男子主义作祟,想在心上人面前博得几分好感,二么自然是欺她云桑珞只是个既不受宠又无靠山的小姑娘而已。

  云桑珞倒是优哉游哉的剥着橘子皮,眼皮也未抬:

  “好说好说,传闻江大公子英俊潇洒风度翩翩,如今百闻不如不见,分明是既无风度又小肚鸡肠。”

  “你——”江千淮气的说不出话来。

  一张俊脸清了又白,白了又青。

  云桑珞终于抬起头,莫名其妙来了一句:“呵呵。”

  江千淮:“……”

  “好了好了,既然都是彼此的朋友,看在我的面子上都少说一句罢。”

  “大哥,你我兄弟二人许久不见,来!喝酒喝酒!”

  “桑桑,这道菜很是不错,来尝尝——”

  ……

  一直作壁上观充当人形背景的江寻舟终于出来打圆场。

  江千淮冷冷哼了一声,转头跟江寻舟说起了话。

  紧绷的气氛也稍稍和缓……

  兄弟两人又喝了一会酒,江千淮此时也已经恢复了到了先前的冷静。

  他难得笑了笑,笑容温暖关切:“三弟,这次怎么回来的这么早?也不提前与为兄说一声,为兄也好提前出城迎接你,替你接风洗尘……”

  江寻舟也笑了笑:“岂敢劳烦大哥辛苦跑一趟。说来也是小弟的不是,本想着回府之前先出来潇洒一番,却不想被大哥抓个正着。”

  江千淮眸光一闪,叹了口气:“三弟,刚刚楼下弹琴的那人是你罢,你还是脱不了这爱玩的性子,以你的聪明才智,何愁谋不到一份好前程?如是被父亲知道了只怕是又要骂你不务正业,只顾贪图享乐了。”

  江寻舟苦笑一声:“大哥,你又不是不知道小弟,小弟只流连于山水,可不想困于政治朝堂之上。”

  江千淮恨铁不成钢:“父亲如今已上了年纪,你成天向外跑,又如何替他分担政务?”

  江寻舟扇了扇手中的扇子,懒洋洋道:“这不还有大哥你么?小弟以后有大哥罩着就是了。”

  “唔,以后小弟在外挣钱养家,大哥只管无后顾之忧的替父亲分担政务便可……这次偷偷出来买酒的事还望大哥能替小弟遮掩一二。”

  江千淮不由失笑:“你啊……”

  语气似颇为宠溺又无可奈何。

  云桑珞有一搭没一搭应付着云婉月,自然也听了一嘴他们兄弟之间的谈话。

  心中不住摇头。

  这江寻舟实在了太天真了些,那江千淮分明是在试探他,他倒好一五一十把实话倒豆子般全部吐了出来……只怕以后被他这位兄长卖了还要帮人家数钱……

  他对她还挺不错的,她自然不想江寻舟稀里糊涂就被炮灰掉了。

  唔,下次还是找个时间提醒他一下好了……

  还有这云婉月,她不是大早上还哭的晕死过去了么,没想到这么快就神气活现的跟着这江千淮在酒楼里出双入对……

  这两人原来这么早就认识了?

  ……

  “三姐姐……三姐姐?”

  有人推了推她,她猛地一回神就对上了云婉月的一张大脸。

  “额,怎么了?”她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

  云婉月似乎有些无语,不过还是温温柔柔的对她笑了笑:“三姐姐,天色晚了,我们该回去了。”

  她看了看外面天色,夕阳西下黄昏现,确实不早了。

  云桑珞懒洋洋的伸了个腰,又跟那对兄弟道了别,率先携着云婉月潇洒而去。

  两人的背影渐渐消失。

  江千淮皱了皱眉,这才低声问道:“三弟,你喜欢这云家三姑娘?”

  江寻舟悠然道:“小时候见过几面,觉着有趣便聊了聊。大哥想到哪里去了?”

  江千淮紧皱的眉头松了松:“不是最好,一个低贱的庶出,配不上你。”

  那丫头太过狂妄,竟敢拿话来挤兑羞辱他!若不是看在婉月的面上,他岂会这么轻易放过她?

  江寻舟笑了笑,没说话。

  一门心思沉浸在恼怒中的江千淮并没有注意到他的那抹笑——

  有些冷,有些凉。

  ***

  云桑珞自然是跟着云婉月一块乘着软轿回云府的。

  她对云婉月这朵黑白莲不感冒,也就不想与对方多交流,索性靠着软榻假寐。

  气氛一时有些安静。

  “三姐姐——”云婉月温柔的声音在耳畔轻轻响起:“姐姐可还记得父亲送与姐姐的那副天墨真人的字帖,不知可否借予小妹几日?”

  来了!

  云桑珞心中冷笑,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她呢!

  她睁开眼,似笑非笑的觑了她一眼:“五妹妹忘了?那字帖早就被二姐姐养的猫给咬成碎片了。如今你让我去哪给你寻一副天墨真人的字帖来?”

  云婉月好似恍然大悟,歉意道:“三姐姐勿怪,想来时间过于久远,妹妹竟是忘了此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