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夫君你掉马了喂

第15章 太子殿下也有偷窥的癖好?

夫君你掉马了喂 桃花琴客 1999 2019-08-11 23:34:58

  绯红一片的桃花林,纷繁的桃花在晨光中开的泼辣热烈,密密层层,远远望去宛如落下了百里胭脂云。

  春风拂过,花瓣零零散落,落英缤纷。

  桃林深处隐隐传来两道声音,像是在交谈着什么——

  “小姐,你说的看戏不会就是二小姐院子里头跑出来的男人吧?”

  “唔,这个戏是不是很精彩?”声音懒洋洋的。

  “精彩!我瞧二小姐那脸色当场就绿了……对了小姐,你怎么知道表少爷会从明珠阁跑出来的?”

  “呃,你家小姐我神机妙算未卜先知。好了,你先下去吧,我先睡会。”

  ……

  这两道声音的主人正是云桑珞主仆二人,她们看完了那两出大戏以后就来到了这一处妙地,悠悠闲闲的坐在桃花树下赏着花聊着天……

  待杏白离开以后,她随便找了棵桃树一跃而上,舒服的躺了下去。

  想到今日云明瑶跟云婉月这二人精彩万分的表情……她幸灾乐祸的勾了勾唇。

  这云明瑶原本是布了局想要陷害那云婉月的,谁知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不仅没有陷害到对方,反而连累自己一身骚……而那云婉月,因为重生的缘故,自以为掌握了先机,想来个反将一军,事实上她这事原本也算十拿九稳,那崔子皓确实被偷偷送去了明珠阁……

  只是……云桑珞摇摇头。

  云明瑶岂是这么好对付的?

  她看过原著,知道云明瑶穿过来之前就是一名演技极为出色的影后,这女人在娱乐圈打拼多年,成名的路上不知道踩了多少人上位,早已将表面功夫打造的炉火纯青,她这人又一向心思缜密,工于心计,原著中但凡与她作对的人几乎都被她以及她的后宫团不动声色的处理掉了……

  所以尽管那崔子皓被偷偷送去了明珠阁,依旧被心细如发的云明瑶给提前发现了……这一波硝烟便也不动声色的悄然瓦解……

  原本这件事云桑珞是不打算插手的,她毕竟只是一个意外穿进来的炮灰,不想将自己惹得一身腥。只是这件事既然惹到了她的头上,她这人一向井水不犯河水,那就别怪她不客气拿那二位开刀了!

  其实她也没做什么手脚,只不过是在云婉月的屋子里偷偷放了几本春宫图,再将崔子皓苏醒的时间地点稍稍改动了一下……

  果然不出她所料,她今天可是好好欣赏了两出大戏!估计那两位现在怕是已经要怄的吐血了,亏得她们都自以为是那背后的执棋者……

  云桑珞心情很好地哼起了小曲。

  “你很高兴?”一道风清朗月般的声音自头顶上方传来。

  她身子一僵,蓦地睁开眼,正对上一双漆黑如子夜的眸。

  这人正是早上见过一面的白衣少年,千叶公子!

  他到底什么时候过来的?竟然这么悄无声息的潜入了她的感知范围……

  而这个大陆能让她感知不到气息的功法……她知道这片大陆修习仙法的基础就是元素灵力,莫非这人还是一名修仙者?

  她不动声色:“太子殿下也有偷窥的癖好?”

  千叶公子眼中闪过一丝诧异,挑了挑眉:“你见过我?”

  他已经十年没回沧澜国了,这次也不过是奉师命回来办事,几乎没几个人见过他的真容,自然也不会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没想到眼前这个小丫头竟然一语道破了他太子的身份!

  好敏锐的心思!

  云桑珞心道一声:果然!

  她懒洋洋的折了一枝桃花,放到鼻尖轻轻嗅了嗅。

  “整个沧澜国上下谁不知道我们鼎鼎大名的太子殿下最近回来了?加之殿下这一身白衣的标配和家父对殿下的态度……除了太子殿下,臣女实在是想不到还有谁了。”

  “就凭这些?”他颇有些无语。

  云桑珞弯了弯眉眼:“其实臣女也只是这么猜了猜,没想到殿下承认的这么爽快!”

  被讹出身份的太子殿下:“……”这也能猜?

  其实云桑珞也不全是靠猜的,她这些日子也打听到了不少这个大陆的风俗民情,听得最多的就是沧澜国的这位太子殿下了,这位太子殿下名唤容逸宸,从小就天资过人,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十岁那年更是被检测出拥有绝佳的风元素灵根,最后成功被青川仙山的一位长老收入门下,成了其内门弟子。

  要知道哪怕贵为皇室中人,想要进入青川仙山学艺那都是难于上青天的事,如今容逸宸不仅入了仙山学艺,还成为了长老门下的内门弟子,这简直是天大的机遇,这位太子殿下俨然成为了整个沧澜国最骄傲最耀眼的存在。

  沧澜国国君自然是大喜过望,拜师典礼办的那叫一个普天同庆,流水宴更是摆了七天七夜……

  容逸宸眯了眯眸,细细打量了着眼前的少女:“你不傻。”他说的极为肯定。

  “我有说过我是傻子吗?”

  他一噎,他今天也是第一次见这云家三小姐,也听到她的父亲亲口说过这个女儿痴傻木讷……

  他原本以为揭穿了她的伪装,对方怎么说都会惊慌失措一番……没想到眼前这个少女倒是承认的很理直气壮。

  “你不怕我把你装傻的事情说出去?”他神色冷淡下来。

  这次换云桑珞笑了,她歪着脑袋瞧着他:“殿下会吗?”

  容逸宸:“……”他自然不会,他没有那么八卦!

  一阵微风拂过他的鼻尖,少女身上的幽香清清淡淡的……他心中蓦地一跳,情不自禁瞧了眼对面的少女——

  她正轻轻歪着头瞧他,神色慵懒,额间一颗珍珠滴溜溜转着。

  好看的眉眼轻轻上挑,形若桃花,弧度美好,偏偏眼神却极清透明澈,宛若童子,周身散发着一股难以言喻的神秘气质……

  一袭淡青色软烟裙,满头青丝仅松松挽起,斜斜插上了一支翠玉桃花簪。微风吹过,无数桃花自她身侧纷纷扬扬……浓的浓淡的淡,更衬得她整个人宛若飘渺青烟,芍药笼月。

桃花琴客

哭唧唧,爬上来看到掉了几个收……哼,你们这些喜新厌旧的女人哼(ˉ(∞)ˉ)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