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亲爱的患者小姐

第三章 沙盘

亲爱的患者小姐 安适如常 2041 2019-07-23 11:00:55

  “季小姐……不累吗?”

  季瓷看向徐川乌,笑容有些凝固,却还是努力让自己的笑看起来真实一些:“不好意思,我不太明白徐医生的意思。”

  徐川乌面上带着一些严肃:“季小姐明明知道我在说什么,沙盘疗法怎么用我想你很清楚,在之前的工作中,你应该也用沙盘疗法对别人进行过治疗。”

  顿了下,他接着说:“但是季小姐,无论是哪种方法,治疗心理方面的疾病,最重要的是什么你我都清楚,那就是信任和真诚,如果季小姐实在不愿意坦诚自己,我想无论您再换几个医生都不会有结果。”

  这话确实重了些,以往的徐川乌也从不会用这样的语气和自己的病人说话,但想到昨天看到的季瓷这半年来的诊疗记录,再看到眼前这个比他小几岁的女子一直这般伪装自己,不知怎地就有些气愤。

  季瓷没想到一个从见面到现在不到一个小时一直都保持着温文风度的男子会对自己生气,可奇异的是,她并没有像以前那样,感觉到莫大的敌意也并没有想攻击回去的念头,而是只有愕然。

  读懂了季瓷眼睛里的错愕,徐川乌自己也有些不知所措,下意识地开口:“对不起。”

  季瓷低下头,看着自己刚刚构造出的世界,沉默了许久。

  徐川乌更是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看着眼前与方才气场完全不同的季瓷,生平第一次,徐川乌乱了阵脚。

  就在徐川乌以为季瓷哭了的时候,季瓷抬头,直直地望向徐川乌的眼中:“徐医生,对不起。”

  徐川乌被季瓷眼中的死寂震了一下,还没有来得及开口,便听见季瓷又道:“但,我没有骗你,这的确是我心中曾经的世界。”

  沙盘疗法,又名箱庭疗法,是分析心理学理论同游戏以及其他心理咨询理论结合起来的一种心理临床疗法,通过创造的意象和场景来表达自己,直观显示内心世界,是心理治疗中很常见的办法,但也有其弊端。

  如果遇到季瓷这样对于沙盘疗法十分了解的甚至稍微有几分了解的患者,如果他(她)不愿意让你知道内心真正的想法,就可以通过沙盘摆出与自己内心世界完全不同的景象来扰乱医生的判断。

  季瓷依旧看着徐川乌的眼睛,眼眸中从一开始的死寂突然转为坚定,然后徐川乌听到她说:“徐医生,帮帮我。”

  这一眼不仅看到了徐川乌的眼睛里,也看到了他的心里,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脏似乎漏跳了一拍,但当时的他以为只是因为被季瓷激发了身为医者的责任感。

  他听到自己同样坚定的声音:“好。”

  季瓷低头,看着自己刚刚摆放的模型,将几个“朋友”从庭院中拿出去摆回架子上。

  犹豫了一两秒,将那对老夫妇和那个白T牛仔裤的男子模型也拿出庭院,这次并没有放回架子,而是放在了篱笆外,用一个玻璃罩罩住。

  拿了两只小猫小狗,又挑出一个丑娃娃放进庭院,丑娃娃对猫狗呈保护姿态,将小猫小狗护在怀里。

  季瓷又从架子上拿出几个大部分人都恐惧的怪物和一些攻击性极强的动物,摆在庭院篱笆外,有几只甚至已经扒在了篱笆上,仿佛下一秒就会越过这些形同虚设的篱笆闯进来伤害里面的活物。

  但这些可怕的物品都远离罩着老夫妇和男子的玻璃罩。

  想了想,季瓷将小楼也移走,树、花、蔬菜也用手拨倒,庭院外的小溪倒没有毁掉,但溪边也多了好些怪物,一时间刚刚还一片美好的小世界变得千疮百孔,满目狼藉。

  徐川乌表情再次严肃起来,看向嘴角依旧挂着笑容的季瓷:“这,便是你的内心吗?”

  他感觉到自己的声音有些艰涩,甚至有一闪而过的后悔,后悔拆穿她的面具,揭开她的伤疤,可惜这一丝情绪闪得太快,他并没有来得及抓住便消失了。

  季瓷无所谓地笑了笑:“怎么样?是不是很丑陋?”

  徐川乌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知道,沙盘中所呈现出来的并不是全部,那么是不是代表着季瓷的内心世界比这还要满目疮痍?

  想到这里,他目光微凝,昨晚列出的治疗方案或许还要做出改进。

  “季小姐,我会尽力。”没有正面回答季瓷的问题,徐川乌对季瓷做出了保证。

  季瓷沉默,良久,却是抬手用沙子将自己刚刚摆出的景象全部掩埋,抬头看向徐川乌,声音冷漠:“徐医生,这,才是我真正的内心世界。”

  徐川乌脸上并没有惊讶,而是看着季瓷的眼睛:“季小姐,我是徐川乌,今年28岁,从本科到博士学的都是心理学,到现在学习心理学也有十一年。”

  季瓷不解,不知道徐川乌这突如其来的自我介绍是为哪般,便听到面前这人放低了声音:“我知道这么说会有些唐突,但我希望你能够相信我,我会尽我所能帮助你。”

  季瓷看着面前这人坚定的神色,总觉得不对,寻常的心理医生和病患之间也会提及信任,但通常情况下不应该是这样吧?

  她不知道陈老先生对徐川乌的嘱咐,要他和季瓷成为朋友会更容易进行治疗。

  在见到季瓷本人之前,徐川乌其实也并没有这样的打算,但是这一刻,徐川乌改变了主意,要和季瓷成为朋友而不只是医患关系。

  季瓷眨眨眼,虽然觉得不对劲儿但依然开口:“徐医生,我会配合你的治疗,但是我不喜欢有了希望又失望的感觉。”说完依然看着徐川乌,她想,这是这几年来直视别人眼睛最多的一天了。

  徐川乌面上仍是带着温和的笑意,却给季瓷一种胜券在握的错觉:“好。”

  而很久以后,季瓷忽然想起这一天,便问徐川乌:“你都不好奇当时我跟陈爷爷一起治疗了半年都不愿意敞开心扉,为什么愿意听你的?”

  徐川乌蹙眉思索片刻,在季瓷眼神示意下乖乖发问:“为什么?”

  季瓷故作高深状:“大概,唔,是因为你长得好看吧!”

  当然,这是后话。

安适如常

下一章有一段很长的病历记录,写这一段病历本意是想把小瓷的形象更鲜明一点,不过于正文发展来说也不影响,如果大家不想看可以直接拉到下面的几段就好了^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