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亲爱的患者小姐

第四章 逃避

亲爱的患者小姐 安适如常 2159 2019-07-24 16:37:22

  病历记录

  1、个人资料

  (1)患者姓名:季瓷

  (2)性别:女

  (3)年龄:25

  (4)职业:社会工作师

  (5)经济状况良好,研究生学历,汉族,无宗教信仰,未婚单身

  (6)现住址:文庭雅苑3栋2单元601

  (7)无药物过敏史

  2、就诊时间:2018年6月1日

  3、病情:初步诊断为重度抑郁

  4、主诉:失眠、觉得生活无趣没有意义,有时想自杀,持续两个月

  5、个人陈述:不记得具体开始时间,对自身有厌恶情绪,对生活提不起兴趣、对正常人际交往产生抗拒但暂时没有影响工作、失眠、记忆力下降,没有就诊记录

  6、工作记录:对工作认真负责,但不能说很喜欢,无更换工作历史

  7、社会交往:密友不多,所在城市不同,见面机会少。不喜欢逛街,讨厌集体活动。

  8、娱乐活动:看书、偶尔旅游

  9、自我描述:差、孤僻(此时患者语气厌恶),拒绝说优点。

  徐川乌在这几点旁边用红笔记录:自我厌弃、拒绝与人交往、自我封闭。

  10、求助者生活状况:

  (1)独居

  (2)生活单调,家和单位两点一线,没有特别感兴趣的娱乐活动

  (3)近期生活方式无变化

  11、既往病史:无

  12、家族病史:父亲曾患轻度抑郁

  13、个人成长史资料:

  (1)婴幼儿期:顺产、母亲无病症

  (2)童年期:

  ①说话走路记忆均早于同龄人

  ②童年时期父母感情不和,多次发生婚内暴力事件,到如今对于此类事件仍记忆完整

  ③童年体弱但无重大疾病

  ④7岁开始就读于寄宿学校

  徐川乌蹙眉,犹豫了一下,在旁边写上“父母感情差、年幼离家”几个字。

  (3)少年期

  ①与家人发生过矛盾

  ②从小成绩优异直至高中开始下滑

  ③初中时曾患鼻窦炎并做了手术

  ④无不愉快的事情发生,与同伴相处融洽

  ⑤少年时期一直处于紧张学习之中,无充足时间游戏

  徐川乌略思索了一下,圈起第一条和第二条,并在旁边打了一个问号。

  (4)青年期

  ①无追星、无崇拜人物

  ②无恋爱

  ③喜欢推理类书籍

  ④学习无挫折

  ⑤有最好的朋友,职业翻译,道德良好、法律意识强

  徐川乌记录下“很在意这位朋友”并着重圈起来。

  (5)个人成长中的重大转化以及现在对它的评价

  并没有什么重大的转化,如果一定要说,那就是初中升高中之后成绩下降,当时打击挺大,现在看来很傻(此处原话)

  徐川乌看到括号里陈老先生的备注,伸出两指按了按眉心,看来老师也被季瓷打败了。

  14、目前精神、身体、工作和社会交往状态

  (1)精神状态:自认为还可以

  (2)身体状态:希望不再熬夜

  (3)工作和社会交往状态:

  ①工作方面暂时没有出现差错

  ②与人接触不多

  15、收集到的其他资料

  初次接触,尚无

  16、咨询师的观察

  患者思路清晰,行为衣着均无异样,体质有些弱、精神状态良好

  看到这一条,徐川乌几乎能想到陈老师的崩溃,这怕是陈老师从医生涯中遇到的一大顽石,轻笑一声。

  下面的评估诊断徐川乌并没有再看,因为知道这第一次就诊时季瓷虽然没有撒谎(有待考证),但这些信息都是严重删减过的,这是她想让医生看到的。

  而陈老师与季瓷是面对面,先看到的是季瓷与常人并无不同的表现,难免会先入为主,觉得并不严重,与季瓷给出的片面信息倒是很符合。

  下面的评估中陈老师便有些纠结季瓷到底是心理原因还是物理原因。

  而徐川乌现在只看书面的记录,反而能找出一些更有用的信息。

  从这些片面的记录中,徐川乌仿佛能大致猜到季瓷当时的想法:她知道自己的心理状况,但先前并没有想要求助。

  当时可能发生了一件什么事情,让她有了寻求帮助的想法,但真正见到医生之后,出于自身强烈的自我防卫意识,让她不能完整地袒露自己真正的经历和内心。

  但她的的确确是想要寻求帮助的,从这些她透露出来的信息中,徐川乌似乎能看到她多次将话送到了嘴边,却又出于某些原因只说了一半甚至只提了一两句。

  徐川乌翻看着手中已经打印出来的诊疗记录,时不时用红笔圈出一句,或是在旁边写下批注。

  翻看到三分之一时,他放在一旁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按了按眉心,徐川乌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并没有备注,划开接听:“喂,请问哪位?”

  那边似乎说了什么类似邀请的话,徐川乌温柔拒绝:“不好意思,周四我可能没有时间。”

  “呃,那么请问周五呢?”对面显然并不死心。

  徐川乌正要拒绝,突然听到对面旁边似乎有人提到“季瓷学姐……”“会来”几个字眼,眼眸微动,他直接问出来:“除了我之外还有其他人也会去吗?”

  “啊,是的学长,这次我们邀请了几位学长学姐来。”

  “周四是吗?具体几点钟?”

  “啊?啊!下午三点,学长您答应来了吗?”

  “嗯,我突然想到周四预约的病人改了时间,周四我会准时到。”

  “太好了,谢谢学长!那就不打扰学长了,学长周四见!”

  “嗯,周四见。”徐川乌挂断电话,一手拿着手机,一手用食指和中指敲击着桌子,静静地等待。

  果然,三分钟后,手机再次响起来,来电显示正是“季瓷”。

  “徐医生,是我,季瓷。”

  “嗯,我知道。”

  “……这周四我有事,你看我们能改一个时间吗?”

  “可以,刚好我也要告诉你,周四我也有事,不如改到周五吧?”

  “周五……会不会……”对面突然不说话。

  徐川乌面上带着笑:“周五你有事吗?没关系我们可以再改。”

  “不,没有,周五我没事。下午一点可以吗?”

  “可以。”

  “好的,那……再见。”

  “再见。”听到手机传来挂断的声音,徐川乌勾起唇角。

  他该想到的,虽然前几天做出了承诺,季瓷也要他帮她,但季瓷不可能这么快就放下心防,这需要一个过程,但是徐川乌也不能太放任,不然她一定会重新缩回去。

  不过他倒是没想到,季瓷的研究生原来是在他的大学读的吗?

  揉了揉眉心,看来他对季瓷的基本情况还是不够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