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亲爱的患者小姐

第五章 羡慕

亲爱的患者小姐 安适如常 2285 2019-07-25 18:14:54

  看来他对季瓷的基本情况还是不够了解。

  不过想到季瓷所学的社会工作专业,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学校内设置的社会工作硕士点是在心理学与社会学院内,倒是和他专业的硕士点在同一个学院,那么学弟学妹一起邀请他们的话也不算奇怪。

  转眼就到了周四,下午两点三十,徐川乌准时到达母校的礼堂。

  他将自己需要用到的PPT拷贝到多媒体上,便走向学生为他安排的座位,和几位同样被邀请来的人打过招呼后安静地坐下,等着某人的到来。

  出于他周身温和的气质和出色的外貌,许多学妹都激动地在后面小声议论,也有几个胆子大一些的学妹直接到他身边询问问题,他也好脾气地回答了这些一眼就能看出其实学妹们会的问题,以致于他身边围的人越来越多。

  周围几个学长也善意地打趣几句,学弟们不甘示弱地向其他几位学长询问之前准备好的问题。

  直到两点五十,季瓷依旧没有来,一位学弟慌慌张张地左手拿着一摞牌子、右手拎着一塑料袋的矿泉水跑进来,边说着“不好意思让一让”“借过一下谢谢”边往这群被美色迷了眼的学妹中间挤,引来了不少抱怨。

  徐川乌听出来是当时给自己打电话的学弟,向学妹们微笑点头:“麻烦大家让一下,让那位同学进来好吗?”

  众学妹此时很是听话,立刻让出一条路来,接受众人目光洗礼的小学弟瞬间涨红了脸,快步走过来,给几位学长道歉:“抱歉学长们,是我们准备得不好,都没有准备水。”

  看着面前冒冒失失的小学弟一副犯了滔天大罪的模样,几个学长都露出怀念的表情,其中年纪最大的那个学长爽朗一笑:“哈哈,这孩子真是。一点小事,你不用这么紧张,我们又不会吃人。要我看啊,你们这会场布置得可比我们当年强多了。”

  小学弟手足无措,又带着点被夸奖的欣喜,腼腆一笑:“谢谢学长,我们会继续努力的,学长们喝水。”

  将水发下去,小学弟把左手里拿着的牌子摆在桌子上,原来他们还打印了每个人的名字,对照每个人摆放好,看来是提前做了功课,将人都认全了。

  摆完他又忙不迭地转身组织其他人维持秩序,把一众学弟学妹劝回了座位。

  如此一闹,已经到五十五分了,眼见交流会马上就要开始,季瓷还是没有出现,徐川乌看着自己左边的空位,伸手将摆在桌子上的名牌转过来,一眼看过去,他有些错愕,上面写着“季慈”,却不是“瓷器”的“瓷”。

  不由地皱眉,难道,是他猜错了?

  就在这时,从身后传来高跟鞋“哒、哒”的声音,徐川乌回头,正好与季瓷的目光对上,只见她眼里快速闪过一丝愕然,接着低下眼睛若无其事地继续朝他走来。

  小学弟快步走过来,低声喊了一句:“季学姐,你来了。你的座位在这里。”

  季瓷对他点头:“不好意思,路上有事耽误了,来得晚了。”

  “没事没事,还没开始呢,不耽误。”然后他似乎有些忐忑,“学姐不好意思啊,今天我去取打印资料才发现他们把你的名字打印错了,时间太紧我也没有来得及改。”

  “没关系,总归不是我自己看的,你不用内疚。”季瓷好脾气地开口。

  “啊,学姐不介意就好,那学姐你先坐,我去再调整一下机器。”说完又风风火火地走了,架势与陈老先生颇有几分相似。

  季瓷在座位上坐下,似乎有些郁闷。

  徐川乌在心里轻笑,面上不动声色:“季小姐,好巧。”

  季瓷却没立刻理他,他当季瓷羞恼,也没再撩拨,此时台上主持人开始说话,他便坐直了身子,因此没注意到季瓷向他投来了疑惑的目光。

  接下来便是一个接一个地上台演讲,这次邀请的除了季瓷,其他几位都是男士,季瓷坐在最左边,几位男士很有风度地从右边出入并且自己调整位置,方便下一个人上台,名牌也跟着自己的主人换来换去,场面颇为滑稽。

  季瓷注意到,台边的那位小学弟涨红了脸,似乎有些惭愧。倒是徐川乌,倒数第二个上台,在季瓷前一个,于是坐在季瓷旁边岿然不动。

  因为请来的几位年纪也都不算很大,最大的一位也才三十多岁,讲话也很幽默,将一些案例和理论也讲得生动有趣,这一场算是学术性的交流会比想象中的倒是有趣多了。

  进行到一半,主持人宣布有惊喜节目,接着酷炫节奏感极强的音乐响了起来,几个穿着潮流的学弟学妹上台表演帅气的街舞,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青春自信的气息。

  徐川乌一直用余光注意着季瓷的反应,前面几位学长演讲的时候,季瓷一直保持着认真的姿态,但徐川乌能看出来,其实,她很长时间都是在发呆。

  音乐响起来的那一刻,似乎是觉得吵,她蹙了下眉头但很快就恢复常态,这期间,她的唇角一直挂着笑意,而现在,她的表情有些怔愣,一直都没有波动的眼睛里写着的仿佛……是羡慕与渴望。

  徐川乌在心里默问:她所羡慕的是什么呢?

  不自觉的,他的目光有些明显了,季瓷注意到了,垂下眼睑遮挡住眼中的情绪,轻轻地叹了口气:“徐医生,你能不要这么明目张胆吗?我知道我长得好看。”

  说完直视着徐川乌的脸,那双眼睛里刚刚低下时分明没有情绪,此刻却写满了调侃。

  徐川乌面上僵了一下,他似乎又被调戏了。

  然而很快他就调整过来,道:“我还以为几天不见季小姐不认得我了,又怕认错人,于是多看了几眼,季小姐不介意吧?”

  “当然,不过还是希望徐医生下次能注意一下场合,人太多的话,我会不好意思的。”

  徐川乌没想到她这么快又来第二次,一时之间倒不知作何回答,只好给了季瓷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转过去看向舞台。

  恰好此时节目已经结束,主持人宣布下一个学长上台演讲,这篇也就算揭过了。

  再下一个就是徐川乌,最后一个是季瓷。

  虽说被季瓷调戏了,徐川乌依然尽职尽责,继续用余光看,不,是观察季瓷的反应,他看到季瓷如听前几个学长演讲一样的专注姿态,却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目光往下移,他脸上的笑容忽然消失,转头直接看向季瓷:她在发抖。

  季瓷面上表情虽然不变,但此刻徐川乌清楚地看到,季瓷在发抖。

  季瓷叹了口气,伸出左手按上眉心,语气带着无奈:“徐医生,我都说了,不要这么明显,我会紧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