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亲爱的患者小姐

第六章 别怕

亲爱的患者小姐 安适如常 2354 2019-07-27 21:30:05

  “徐医生,我都说了,不要这么明显,我会紧张。”

  徐川乌想说些什么,台上的学长已经演讲完,主持人正在说徐川乌的介绍词,季瓷已经站起身给他让路,他只好起身,边整理衣服边向台上走去。

  徐川乌准备得很用心,PPT里列举了几个比较特殊的案例,遇到类型与前面几位学长重复的也会再cue一下那位学长,氛围把握得刚刚好,演讲结束后是提问时间。

  小学妹们一改前面的矜持,各种问题都提问,更有大胆的学妹问出众学妹的心声:“请问学长有没有女朋友?”

  徐川乌应对起来还算自如,温润地笑:“暂时没有。”

  小学妹更加亢奋:“那你看我怎么样?”

  徐川乌目光看向小学妹旁边快要暴走的小男生,笑意更深:“你很好,不过恐怕有人会吃醋吧?”

  小学妹还想说什么,旁边的男生已经忍无可忍,直接起身拿过话筒递向等在一边的主持人,拉着女生坐了下来并且一把抱住亲了上去,引来一片尖叫和善意的哄笑。

  这下女孩子立刻乖乖坐好,脸上通红一片,哪还有半分刚刚的大胆。

  又回答了几个问题,徐川乌用温柔又带着不可抗拒的语气道:“好了,我就不耽误时间了,下一个可是女孩子,让她等太久可不是绅士行为。”

  主持人巧妙地接过话题,开始介绍季瓷:“最后一位呢,的确是一个美丽的小仙女,她并不是心理学专业的学生,但是我想大家对她都不陌生,她现在是一名社工督导,虽然不是心理学专业,但在心理学方面的知识储备完全不输于心理学专业的各位。我想,大家都知道这位小仙女是谁了吧?”

  台下开始有人起哄:“季瓷学姐!”

  “没错,就是老师们经常在课堂上提到的别人家的孩子——季瓷学姐!”台下瞬间掌声起哄声一片。

  季瓷站起来先转身向大家点头示意,再向台上走去,路过舞台旁边的厚重帷幕,目光微凝,徐川乌正站在那里,看着她,温和宽厚。

  季瓷继续向前走,走过徐川乌旁边,手腕猝不及防地被他抓住,下意识地挣扎了一下,就听到男人带着安抚的温和声音:“别怕。”

  季瓷诧异地看向男人,他已经放开抓住她手腕的手,朝座位走去。

  季瓷闭眼做了一次深呼吸,脸上挂上笑容,走上台,主持人将话筒递给她,俏皮地对她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想来是看到了她深呼吸,以为她是因为怕演讲得不好而紧张。

  季瓷脸上的笑意真实了一些,徐川乌再看她已经是落落大方、游刃有余。

  季瓷是唯一一个没有准备PPT的人,但见她自我介绍以后,突然用开玩笑的语气说:“今天我没有做PPT,不过呢并不代表我不认真噢,同学们应该不介意我带小抄吧?”

  说完只见她抬起一直握拳的左手,两手一起打开手中握着的东西,竟然是两张纸,纸上写的是什么不言而喻。

  台下的氛围似乎热烈了一些,有同学们善意的哄笑声,也有男孩子大胆地吼了一句:“没关系,学姐来了就行了。”

  一时间整个礼堂竟然诡异地安静了下来,喊话的男孩子憨笑着挠了挠头,有一丝尴尬,季瓷突然开口:“小伙子不错哦,有前途,以后一定很会讨女朋友欢心。”

  观众席再次热烈起来。

  “好了,接下来我们进入正题。刚刚几位学长给大家讲述了不少典型例子,我并不是专业人士,就不给大家讲这些了,我来讲一下心理医生本身可能会遇到的问题吧。”

  “这也是我们社工专业经常会遇到的问题,那就是我们本身在对病人进行治疗的时候如何正确处理自身的情绪。说到这里我们就要讲一些社工专业基础的东西。首先是如何正确区分同理心和同情心……”

  季瓷在台上侃侃而谈,像是一颗宝石散发着耀眼的光芒,这一刻,徐川乌也开始怀疑起之前的诊断结果,她真的患有抑郁症吗?

  到了提问环节,有一个女生突然站起来,主持人以为她要提问,便将话筒递过去。

  女生拿着话筒却毫无虚心发问的意思,反而是轻蔑地笑了一声,然后大声道:“季瓷学姐,我想请问,一个需要去看心理医生的人有资格给别人做心理辅导吗?”

  季瓷收起笑意,拧眉:“这位学妹,请问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女生“哼”了一声,道:“学姐非要我明说吗?你自己都是需要看心理医生的人,有什么资格给我们这些心理学专业的学生做交流会?”

  台下一片哗然,有人不信:“你有什么证据?”

  女生理直气壮:“我亲眼看到的,刚刚就觉得她眼熟,上次我去医院找陈教授的时候,刚好碰到她在做咨询。”

  “……”

  台下一片混乱,一时间说什么的都有。季瓷身子晃了一下,觉得呼吸有些困难,耳边似乎有什么在吵闹。

  “她这么矮,这么黑,长得又不好看,学习也不行,XXX怎么会喜欢她?”

  “以前是学霸又怎么了?现在呢,学衰吧!”

  “上了高中就不行了吧!”

  “什么都不用说了,你就是玩物丧志!”

  “你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

  “季瓷,冷静!”一道焦急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胳膊上传来干燥温暖的触感,季瓷仿佛被人从地狱拉了回来,看到徐川乌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台上,就在她身边,一手正握着她的胳膊。

  季瓷看着他,眼睛里有泪光闪过,徐川乌一时愣住,以为自己抓疼了她,赶紧松手。

  大概一分钟后,主办活动的小学弟也跑上来,将徐川乌刚刚交代他拿的备用话筒递给他,徐川乌正要说话,却听见旁边的季瓷轻笑了一声。

  这一声是从话筒传出的,一时间观众席都安静了下来。

  只听季瓷镇定的声音:“这就是我今天要告诉大家的最后一点,如果你觉得自己被病人影响了心绪,且程度较深、自己没办法调整过来的话,一定要去寻求帮助。”

  “大家都是学心理学的,应该知道心理上生病也和寻常生病一样,就只是生病了而已,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这位同学应该是新生吧,想来对于心理疾病的接纳程度还不高,不过没关系,以后老师会教你们如何调整这种心态的。”

  说完停顿了几秒钟,观众席也一片安静,于是她接着说,“那么还有其他同学有问题吗?”

  这话的意思是事情到此为止,在座的各位也都不是傻子,那位女生已经到医院找陈教授了,应该也是大三大四的学生了,季瓷这样说不过是为她找台阶罢了。

  “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学姐就走了,毕竟已经到饭点了,我可是很怀念学校食堂的饭呢!”季瓷继续开口。

  “学姐,对不起。”那位女生突然一改之前的嚣张,小声道。

  季瓷似乎愣了一下,微笑:“没关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