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亲爱的患者小姐

第八章 荒唐

亲爱的患者小姐 安适如常 2581 2019-07-28 23:07:07

  “文庭雅苑。”

  “噢对,是这里,我明天就搬!”

  “我在开车,等我回去再聊。”

  “好的好的,再见。”

  徐川乌将电话挂断,脑海中闪过当时看季瓷资料时看到的住址。

  看诊疗记录时,就是看到她的住址是文庭雅苑3栋2单元601才提起了他的兴趣。

  原因无他,之前决定回国的时候托邵云卓在S市办一套房产,邵云卓买的便是文庭雅苑的房子,好巧不巧,正是3栋2单元602,当时他便想,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

  还好前一段时间一直忙工作室的事,住也在工作室,还没搬到那里跟季瓷碰过面,否则她一定不愿意让自己治疗。也因为季瓷,他暂时是没办法搬过去了。

  轻轻摇头,徐川乌告诉自己专心开车。

  而另一边,季瓷回到家中,泡了个澡,揉着头发从浴室出来,本想倒杯水喝,突然想到自己前两天心情好的时候买了鲜牛奶还在冰箱里放着。

  打开冰箱门,将牛奶拿出来先静置一会儿,在这期间将今天发生的事都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想到自己在台上差点又陷入崩溃,才突然发觉这一次持续的时间真的很短。

  季瓷思索,难道是因为徐医生及时拉了自己一把吗?

  思及此,对于明天的见面似乎多了几分期待。

  低头,将牛奶倒进奶锅里,想了想,往里面加了许多白砂糖,边搅拌边哼起歌来,竟是难得有这么好的心情。

  一夜很快过去,季瓷上午还有事,坐地铁去了前两天联系自己的社工机构。

  例行公事检查了他们的工作记录,提出自己的建议,又发表了一些自己对即将进行的项目的想法,哪怕年纪比她大的社工也对她很尊重。

  季瓷看了一眼手机,已经是十一点半,从这里到徐川乌的工作室要半个小时,季瓷跟几位社工打了招呼就先离开了。

  到徐川乌工作室所在站点的时候是十二点十分,季瓷随便找了一个餐厅吃了饭,看时间还早就又在餐厅坐了一会儿。

  十二点五十,季瓷抬脚向工作室的方向走去。

  走到工作室门前,季瓷注意到招牌换了,不再是字体和边框都花里胡哨的那一块。

  新换的这一块,英语字体虽然依旧不规范,但能看出几分端庄来,底色也没有了先前那块乱七八糟的配色和花边,整个气质都不一样了,如果非要形容,那就是两个字:靠谱。

  一点钟,季瓷准时敲了门,门里这次没有说话声,而是脚步声,里面的人向门口走过来为季瓷拉开了门。

  “欢迎。”徐川乌独有的温润嗓音。季瓷却没忍住笑了出来,欢迎光临吗?

  走进工作室,季瓷注意到上次来时右手边关着门的几个房间今天有一个是开着的,隐约能看到一张躺椅和音乐播放器。

  注意到季瓷脸上还带着笑意,徐川乌为她倒了杯水,温和开口:“心情很好?”

  “嗯,工作顺利、身体健康,确实心情很好。”季瓷捧着茶杯,看起来倒是乖巧。

  又看她沉吟一会儿,道:“最近情绪也很稳定,没有想自杀自残的念头,失眠有好转,也很少崩溃了,只有昨天也很快就恢复了。”

  徐川乌脸上露出赞赏,不错,起码真的做到了坦诚。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此刻的表情像是在看自家宠物。

  季瓷并没有抬头,因此也没有看到徐川乌的表情,只听到他说:“今天我们······”

  “能不能不要催眠?”倏地抬头望向徐川乌,季瓷眼中快速闪过一丝什么情绪,徐川乌来不及抓住便消失了。

  “好。”温和答应,下一秒语气里带了些强硬,“但你必须保证如实告诉我昨天是怎么回事。”

  “昨天?昨天你不是也在场吗?”季瓷避开目光接触,装傻充愣。

  “季瓷!”徐川乌面容严肃,语气严厉。

  季瓷将眼神转过来,似乎带了些委屈,两人对峙了一会儿,季瓷服软:“我不保证我能完全说出来,但我保证我不撒谎好吗?”

  徐川乌克制自己想抬手揉她脑袋的荒唐冲动,恢复温和:“好。”

  季瓷不知道该从什么时候说起,如果要说明白说清楚,真的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中间又穿插了太多复杂的事情,其中也有不少事情现在想来带着浓重的少年的荒唐感。

  季瓷幼年时性格很开朗,从上了寄宿学校开始逐渐变得沉默寡言,但大家都形容为文静,不过在相熟的人面前季瓷还是那个活泼开朗的小女孩儿。

  她自幼成绩好人又聪明,在老师和同学面前都很受欢迎。

  小学的时候大家都天真烂漫,没有什么坏心思,最多就是闹脾气,宣布绝交一场,最多两天就能和好如初。

  到了初中,季瓷还停留在这个阶段的时候,有人已经开始长大了,季瓷一直占着年级第一的宝座,老师喜欢,跟大部分同学也都相处融洽,然而她不知道十二三岁的孩子们也开始有了嫉妒攀比之心。

  具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季瓷也不清楚。

  是整个宿舍十二个小姑娘非要一起同进同出吃饭买零食但她觉得太耽误时间而委婉拒绝的时候,还是连续考了半年年级第一每次回答问题都能得到老师表扬的时候,季瓷也记不清了,总之当她察觉的时候,已经被宿舍其他小姑娘们孤立了。

  回到宿舍没有人跟她说话,当她主动开口时也权当没听见,把她当成透明人,她不懂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宿舍以外的人也不懂,只当是发生了矛盾。

  但她骨子里带着倔,你们不愿意理我,那我也不要理你们好了,至于心里究竟难不难过只有自己知道。

  但她又心软,宿舍里第二个不愿意跟“大部队”一起玩的小姑娘来找她一起的时候,她还是觉得自己心里开出了花。

  可是慢慢的,她发现那个小姑娘也被孤立了,她把原因归咎于自己。

  季瓷已经记不清楚当年不满13岁的她是抱着怎样一种心情告诉自己来之不易的小伙伴:“你不要跟我玩了,你跟我玩,她们也会不理你的。”

  “很幼稚吧?徐医生。可是当年的我是真的难过。”季瓷说着“难过”,脸上却始终带着笑容,越是这样,徐川乌越能感觉到她的内心有一个小姑娘在哭泣。

  季瓷接着讲下去,一直到初二初三,每一年都会重新分配班级,季瓷有了新的朋友,她又变得活泼开朗,每个人都愿意和她交朋友,无论男生女生。

  她以为自己不会再遇到这种事情了,没想到初中快结束,她当时的好朋友又让她体验了一把。

  其实她知道的,那个女生喜欢在背后说人坏话,两人是一起吃饭的小伙伴,这在学生时期是很亲密的关系了,女生总是在她面前说其他人的坏话,每次她都当普通的抱怨,听听就算了。

  其他人也隐晦地在她面前提起过,女生在别人面前也说她的坏话,当时她并不是特别在意,毕竟已经要毕业了。

  直到她亲耳听到女生对别人说,“季瓷对我一点儿也不好,每次酸奶都快过期了才给我”“她老是对男生抛媚眼,‘勾引’男生,所以关系才那么好”“如果不是我们又分到一个班,我才不会理她”诸如此类,其中第二条在当时的年纪已经称得上足够恶意。

  季瓷还是善良,没有当面去拆穿她,只不过不再和她一起了。

  但这两件事让季瓷开始产生了自我怀疑,出于自家父亲的教育,凡事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别去挑别人的毛病,季瓷觉得自己一定是很差劲的吧?不然怎么会有人那么讨厌自己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