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亲爱的患者小姐

第十章 失控

亲爱的患者小姐 安适如常 2839 2019-07-30 06:25:53

  “徐医生,我的眼泪不值钱?”

  此时的季瓷和刚才完全不一样,如果徐川乌不是一直在这,恐怕也会觉得这是换了一个人,徐川乌这时才体会到陈老师说的棘手之处。

  季瓷对于心理学也颇有研究,知道医生的惯常套路,甚至明白医生每一个行为的意图,这种病人,能不能治愈完全是看她自己的配合程度。

  此时的季瓷就处于这样的状态:知道心理医生会用的方法,甚至什么时候有什么反应都能知道。

  此次治疗季瓷肯配合,徐川乌先前以为季瓷已经把主动权交到了自己手里,然而现在看来,主动权依然在季瓷手里,那么刚刚季瓷所坦露出来的信息是否完整就要重新评估了。

  想到这里,徐川乌觉得果然还是不能按寻常医生对病患的方法来,于是唇角带笑,专注地看着季瓷:“不,就是因为太值钱,所以季小姐多流一些给我吧。”

  季瓷愕然,倒是没想到徐川乌会说这样的话,却是不甘示弱:“那我多哭一些,徐医生是不是可以免去我的诊疗费用呢?”大有徐川乌回答是就嚎啕大哭的架势。

  徐川乌却不被影响:“这要看季小姐哭得真不真了。”

  季瓷这才收敛了玩笑之意,低头,小声道:“其实具体原因我也不记得了。”

  当年的事情毕竟已经这么多年了,具体谁先挑起的怒火季瓷确实记不清了,只记得自己当年对着父亲大吼了一句:“我不想活了!”就摔上了房门。

  当时表姐在他们家做客,和季瓷住同一个房间,季瓷压抑得太久,哭得直抽。

  在表姐的询问下才将在学校的遭遇说了出来,结果父亲在门外听到了,推门进来,没有心疼没有安慰,脱口而出的一句“当面说的都是君子,背后说的才是小人,你这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好好反思你自己做得对不对”凉透了季瓷的心。

  季瓷连哭都无力再哭,反而笑出了声:“是,我就是小人,别人都是君子,我活该被人这样议论行了吧?全是我的错,你满意了吧?”通红的眼睛直视着面前所谓的父亲。

  父亲倒是没再说话,似乎是被震住,一言不发,转身出了房门,从那以后,两人的关系就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呀!不好意思啊徐医生,我没哭出来,看来这诊疗费还是得出了,唉!”季瓷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脸上却一点情绪也没有,仿佛刚刚说的是别人的故事。

  徐川乌并不说话,只是用温和的眼神注视着她,季瓷反而好像突然有了倾诉的欲望。

  她面色沉静,轻声呢喃:“也许当年真的是我的错吧?如果不是我的错,为什么大家都揪着我不放呢?明明、明明那么多人都是我不认识的啊,如果不是我太讨人厌……怎么会变成这样呢?一定是我做错了……”季瓷的话语逻辑开始有些混乱。

  徐川乌从沙发上站起来,赶紧上前一步,握住了季瓷的肩膀,沉声唤她的名字:“季瓷!季瓷!不是你的错!你不用自责!季瓷!……”

  季瓷的眼神从涣散逐渐聚焦,眼前是徐川乌焦急的脸庞,她还有些茫然:“不是……我的错?”

  “对,不是你的错。是我,怪我,我不该让你想这些的。都已经过去了,你很好,有很多人都很喜欢你。”徐川乌差一点就忍不住将季瓷揽进怀里,终究还是克制住了这不该有的念头,只是用自己的眼睛温和而坚定地看着季瓷,追寻与季瓷的眼神对视。

  季瓷缓了一会儿才恢复过来,第一反应却是道歉:“不好意思徐医生,我失控了。”

  徐川乌安抚地拍拍她的肩膀:“季瓷,你不用为这种事道歉,这并不是你的错。而且这样说不定反而是好事,起码你发泄出来了,嗯?”

  徐川乌似乎带着魔力的声音奇异地说服了季瓷。

  她以前每次抑郁症发作的时候都是自己躲起来默默地熬过去,将一切能伤害自己的东西都藏起来,再把自己关在一个反锁的房间里,生怕哪一次熬不过去她就会自杀。

  但其实,如果不是自己控制力还可以,自己反锁的门怎么可能打不开,自己藏的东西怎么可能找不出来。

  可是她没有告诉其他人,一直以来她都只有自己啊!

  久而久之,自己一个人煎熬成了习惯,从来没想过要找人发泄,今天徐川乌这样一说,她好像真的有好很多。

  “徐医生,谢谢你。”季瓷再次道谢,这次比之前都要诚恳。

  徐川乌温柔地笑:“不客气。”站起身,给季瓷又倒了一杯水。

  季瓷捧着慢慢喝完,看了下手机,已经四点半了,沉吟开口:“徐医生,今天就到这里吧,我有点累了。”

  徐川乌本想今天让季瓷把情绪都发泄出来,但看到仅仅是这一会儿,季瓷已经憔悴了许多,也不忍心再问下去,放弃了这次机会,起身:“我送你。”

  季瓷正要拒绝,徐川乌看着她:“你这样,我不放心。”

  季瓷一愣,避开了徐川乌的眼神,觉得这话实在有些不妥,起码,不该是医生对自己的病患说。

  徐川乌看出季瓷的不自在,解释:“陈老师如果知道我让你这样一个人回去,一定会骂我。”

  提到陈老先生,季瓷露出笑容,少了几分拘谨。

  徐川乌看出来她的变化,心里也松了一口气,这话,是在跟季瓷解释,也是在说服自己。

  他不敢相信,自己对这个只见了几面的女孩产生了不一样的感觉,尤其,对方还是自己的病患。

  他想,他有必要捋一下自己的感情,对自己的病患有感觉,这可不太妙。

  徐川乌应季瓷的要求将她送到小区附近的超市门口,为了防止碰见邵云卓这个大嘴巴,徐川乌没有停留,和季瓷互相道别就驾车离开了,倒是让本来犹豫要不要请他吃饭的季瓷松了口气。

  季瓷到超市买了一些食材就回了家,电梯门打开之后季瓷看到走廊里堆着东西。

  先是皱了皱眉,接着看到东西混乱的源头是602室,意识到是新邻居搬过来了,想来是刚刚搬家,东西多了些,季瓷也就没太在意。

  绕过地上乱七八糟的纸箱,掏出钥匙打开自己家的门,进屋换鞋,洗手做饭。

  刚炒好菜,门铃响起,季瓷洗了下手走到房门前,先从猫眼里往外看,就看到一个陌生男人站在门外。

  “你是谁?”季瓷心中警惕,出声问道。

  外面那个穿着时尚但衣服审美并不符合季瓷标准的男人一出口就能稍微看出是个跳脱的性子:“你好你好,我是新搬来的邻居,住602室,我今天刚搬过来,很多东西都没有准备,我想问一下你们家有多余的插板吗?”

  季瓷看他也不像坏人,想了想,道:“你等一下。”

  打开一边鞋架上方的柜子,里面放着季瓷平时不用的东西,从中拿出一个盒子,打开,里面果然放着一个还没拆封的插板,将盒子放回去,季瓷打开门将插板递给门外的男人。

  男人看到她却是眼睛一亮:“这位美丽的小姐姐你好啊,我是邵云卓,小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啊?”

  季瓷面色一沉,将男人手里的插板夺回来,冷声道:“变态老男人。”

  “啪——”的一声将门关上,季瓷将插板放回原处。

  外面的邵云卓还在咋呼:“小姐姐我错了啊啊啊,你就把插板借给我吧!”

  季瓷冷冷地喊了一句:“自己下楼买。”

  便不再管邵云卓,自顾自地开始吃饭,邵云卓倒也不是一直吵闹的人,看到季瓷果然没有给他开门的意思也就不再纠缠,回家给徐川乌打电话去了。

  “川乌,有人骂我!!!”邵云卓一打通电话就开始“告状”。

  徐川乌轻笑:“骂你什么?”

  “她竟然骂我变态老男人!”邵云卓语气愤然,实则脸上并没有生气的意思。

  徐川乌没忍住笑出声:“你又招惹谁家小女生了?”

  邵云卓幽怨:“不是啊,我就问她名字啊,谁知道就生气了。”

  徐川乌问:“你怎么问的?”

  邵云卓就声情并茂地情景重现了一下,虽然徐川乌并不能看到他的表情。

  “你一个28岁的老男人学年轻人叫人家……等等,你说你去邻居家借插板?601?”

  “对啊,你这一层楼就两户啊。”

  徐川乌突然正色道:“你别招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