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亲爱的患者小姐

第十一章 心思

亲爱的患者小姐 安适如常 2652 2019-07-30 19:55:24

  “你别招她。”徐川乌语气里带着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怒意。

  邵云卓在这边却是感觉到了:“川乌,你认识她?”

  徐川乌沉默了两秒才回答:“嗯。她是我朋友,不过她不知道那房子是我的,你没事别去招惹她。”

  “哇,那她有没有男朋友啊?”邵云卓察觉到徐川乌语气的不同,起了逗弄的心思,“如果没有,我就……”

  还没说完就被徐川乌打断:“邵云卓,你敢招惹她就从那里搬出来。”

  “好好好,我知道我知道,开玩笑的嘛,别当真哈。”邵云卓此时已经差不多知道徐川乌的心思,试探的目的已经达到,也就不再逗弄他了,不过心里对这位邻居小姐的好奇倒是更深了。

  徐川乌在外面简单地解决了晚餐,便回到工作室坐在办公桌后陷入了沉思。

  他把和季瓷相处的这几次仔细回忆了一遍,愕然发现每一个细节,甚至季瓷每一个眼神变化自己都记得清清楚楚。

  但是他不确定自己现在对季瓷的感觉究竟是什么,是单纯对一个病患的关心还是……所谓的一见钟情?

  第一个选项徐川乌内心已经基本pass掉了,可第二个,脑海中这个词的突然出现都让他措手不及。

  按了按眉心,徐川乌觉得自己可能需要再观察一段时间。

  虽然心里已经有几分确定,但是这种事情,到底还是与他的原则不太符合,毕竟他们现在还是医患关系,尤其,是最不能产生感情的心理师和患者的关系。

  徐川乌在为自己的感觉纠结的时候,季瓷这边却是心情美好,因为她接到了一个电话,来电人是她为数不多的密友之一,也可以说是唯一的从小认识到大的闺蜜,张嫣然。

  张嫣然打电话告知季瓷她找到了一份在S市的工作,下周要来S市并且会在这里常住,在找到房子之前就先住到季瓷家。

  季瓷特别高兴,虽然很想说让嫣然和自己一起住,但是她对于自己的状态还是有些不放心。

  毕竟自己生病这件事她并没有告诉任何人,哪怕陈爷爷之前嘱咐过许多次要她跟家人朋友坦白,她也没有松口。

  想了想,季瓷打开微信,找到徐川乌的头像,斟酌措辞,打字又删除,最终还是简单地发了一句:“徐医生,在吗?”

  徐川乌回得很快:“在。”

  “我想问一下徐医生,我现在的状态适合与人合住吗?”

  徐川乌神色一紧,还是若无其事地以专业姿态回复:“如果可以的话,我建议你和关系亲近的人一起居住,这样你平时生活中有什么事情也能有个照应,而且对于你的病情也会有帮助。”

  “可是我并不想让身边的人知道我生病的事情。”

  徐川乌心里更是一紧:难道真的是男朋友?连忙打字:“是关系很亲密的人吗?”

  “嗯,特别亲密。我怕相处久了就瞒不住了。”

  心里失落,但徐川乌依然回复道:“从医生的角度来看,我还是建议你对身边的人坦诚,这样你的心理负担会相对小很多,身边的人也能及时照顾你。”

  “好吧徐医生,我会好好考虑的。徐医生早点休息,晚安。”

  “晚安。”

  季瓷躺在床上思考要不要对嫣然坦白,如果坦白该怎么开口,可是无论怎么说都一定会被嫣然骂吧?

  而徐川乌看着手机屏幕上“合住”、“特别亲密”,明明只是几个字,他却看了很久,突然苦笑一下,他还认真地思考自己的感觉,都忘了季瓷是不是单身。

  突然又坐起,不对啊,季瓷说过自己是单身的。

  想来想去,徐川乌也顾不得唐突不唐突了,给季瓷发微信:“不好意思季小姐,我能问一下你说的要合住的人是谁吗?”

  季瓷这边突然收到这条微信有些不解,但还是如实相告:“是我从小到大的闺蜜。”

  徐川乌看到这条微信的瞬间嘴角就忍不住地上扬起来,发觉自己像个毛头小子,他努力地压下唇角,却还是克制不住笑意,倒是显得更幼稚了。

  “好的我知道了季小姐。早点休息,晚安。”

  这边季瓷不明所以,只觉得这话不是自己刚刚说的吗?

  一头雾水地回了个“晚安”就继续苦恼怎么跟嫣然坦白的事了,突然想到第二天还有事,决定还是先睡觉。

  第二天是周六,季瓷要去另一个社区参加一个社工机构举办的活动。

  季瓷现在的工作实际上很清闲,不在一线而是负责对一线社工的督导。

  所谓督导,顾名思义也就是监督指导,平时时间也很自由,因为督导下面还有实习督导、助理督导,季瓷真正要负责的工作真的很少。

  但她年纪轻,觉得自己经验还比较少,平时一线社工举办活动的时候她时常也会到场,一来现场观摩更容易评价好坏,二来也可以增加自身的经验。

  社工这一称呼只是统称,实际上有很多种类,这次举办活动的机构平时就是专门负责社区工作的,和社区签订服务协议,在社区内举办活动。

  季瓷做一线社工的时间其实很短,能提升为督导其实也算破格录取,原因也是看中了她既有社会工作专业的硕士学历,又有在心理学方面的不俗研究。

  因此她想多参加一些不同种类社工举办的活动,与不同的服务对象接触,也有助于她的经验积累。

  她现在其实严格说来并不属于哪一个社工机构,不过各大机构负责人处都有有名气的督导的联系方式,如果有需要自然会联系她。

  也因为她年纪轻,好请,一时之间倒是有很多机构联系。

  也有高校里社工专业的老师会打电话邀请她去给学生开讲座,至于原因,季瓷总结为请自己便宜,毕竟年纪轻资历浅,每次被邀请都是对方提什么福利条件她就同意,绝不提价。

  周六一早,季瓷就起床快速解决早餐,坐公交到举办活动的社区。

  今天的活动对象是老年人,老人普遍起得早,活动时间也就安排得早了一些,季瓷只好起得更早才能赶上前期准备。

  说是准备,其实活动所需要的东西机构内部都已经提前准备好了。

  这次活动的主旨是想让老年人能够重新找到生活的乐趣,甚至童趣。

  形式是让老人们发挥想象力,用彩笔在社工们准备好的贝壳上作画,也可以用胶水把贝壳组合成有趣的形状,或者直接画画都可以。

  季瓷一开始只是在旁边看着,并不融入。

  她今天穿得休闲,本身看起来也显小,安安静静地站在旁边,倒是有几个老爷爷老奶奶注意到她。

  一个看起来就很热情的老奶奶朝她招手:“小姑娘,来,跟奶奶一起画画。”

  季瓷有些反应不过来,一脸的迷茫,更是逗乐了老奶奶,直接过来,拉着季瓷的手就往几个老人的作画区走去。

  老人的手皮肤有些粗糙,拉着自己手的时候甚至会感觉有些扎,可是季瓷看着老人拉着自己的手和带着自己往前走的背影,脸上却露出了真诚的笑容。

  到作画区的距离很短,只有几步,季瓷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站在了老奶奶的画作前,老奶奶的画作出乎意料地令人惊艳。

  她并没有在贝壳上作画,而是用贝壳蘸取颜料后直接用贝壳在纸上画画,虽然随意但已经能大致看出她画的是一幅秋景图。

  季瓷脸上露出惊艳,真诚地夸赞:“您画得真好!”

  旁边几位爷爷奶奶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那可不是嘛,玉兰以前可是有名的画家。”

  “对呀,以前来找老李画画的人可多啦!”

  “······”几个老人语气骄傲,仿佛夸的是自己一样。

  李奶奶却是摆摆手:“哎呀以前的事都不要提了,人都老咯,还在意那些做什么?”

  然后拉着季瓷的手:“来,跟奶奶一起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