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亲爱的患者小姐

第十二章 应变

亲爱的患者小姐 安适如常 2514 2019-07-31 08:29:31

  “来,跟奶奶一起画。”

  “不了奶奶,我看您画就好,我不太会。”季瓷生怕毁了李奶奶的画,哪敢同意。

  “没关系的,就当玩乐嘛!你看大家不都是这样,这个活动就是为了开心嘛!”

  李奶奶倒是很豁达,不再用贝壳往画作上画,而是拿起水彩笔开始大片涂抹,看起来毫无章法,涂了几笔之后重新蘸了些颜料,把笔递给一直认真看的季瓷,“来,试试看。”

  季瓷这次都还没开口推脱,就接收到李奶奶眼中的鼓励与不可拒绝,总觉得这眼神有些眼熟,却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到底还是接过了笔,模仿着刚刚李奶奶的手法,把图的上半部分涂满,李奶奶已经开始用另一只笔在几处重复涂抹,季瓷满眼惊奇地看着光影的效果被如此简单地画出来,总觉得有些不真实。

  眼看着李奶奶手下不停换了几种颜色便呈现出一幅近乎于完美的图画,季瓷惊叹:“李奶奶您真是太厉害了,画得真好!”

  李奶奶却是摇了摇头:“还没画完呢。”又拿起两只笔尖细细的小毛笔,蘸取白色的颜料,递一只给季瓷,“来,帮奶奶添几只大雁。”

  这次季瓷识趣地没再拒绝,看着李奶奶下笔的地方与手法,然后发现好像确实没有什么手法,便犹豫着在李奶奶下笔的大雁旁边微往上的地方比葫芦画瓢地画了一只。

  李奶奶会意而赞许地一笑,在以第一只大雁为中心的与第二只大雁对称的地方也画了一只,几次之后,二人虽然是第一次合作,却是默契十足地画出一组呈人字形南飞的大雁。

  接下来就等颜料风干,李奶奶倒是一点不在意成图效果如何,拉着季瓷开始问话:“小姑娘叫什么名字呀?”

  “李奶奶,我叫季瓷。”

  “今年多大了?”

  “26了。”

  “哎哟,我看着你才刚20呢,有男朋友没有哇?”

  “······还没有。”季瓷觉得,事情好像在往奇怪的方向发展了。

  “哎哟真好,奶奶我啊,有一个孙子,他呀比你大两······”

  “咳咳······”这时一位一直坐在旁边休息的穿着唐装的爷爷突然咳嗽起来,季瓷以为他身体不舒服,连忙看过去。

  就听到李奶奶不满地抱怨:“老头子你干什么,还不许我给你孙子找女朋友了?”

  老爷子慢条斯理地喝口茶,一身唐装和他的气质相互搭配,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意味,说话也是慢悠悠:“年轻人的事让他们年轻人自己去做,我们这么一大把年纪了,不要管这些闲事。”

  “嘿我说你这老头子,怎么能叫闲事呢?这可是你孙子的终身大事!”李奶奶这暴脾气说上来就上来了。

  季瓷差点以为他们要吵起来,一时有些慌乱,却看李奶奶赌气似的拉着她往另一边的桌椅走去。

  两人坐下,李奶奶继续问季瓷:“你现在做什么工作呀?我看你是跟机构里的人一起来的,也是社工吗?”

  季瓷刚要点头,机构里一个认识她的还没毕业的实习社工走过来,面色有点焦急:“督导,我们······”

  季瓷眼神示意她先不要说话,转头对李奶奶低声道:“对不起李奶奶,我有点事要处理,您先在这里休息,我马上回来。”

  “诶好,你去忙,我在这儿等你。”李奶奶很善解人意。

  在季瓷带着实习社工走出活动室之后,她快步走到老爷子身边,完全不记得刚刚还在生气的事情,兴奋地说:“老头子你听到没有,刚那个小姑娘喊瓷丫头督导诶,这么年轻就已经是督导了,比咱们孙子可优秀多了。”

  老爷子脸上笑呵呵的,一开口就是一盆冷水:“你知道督导是什么?”

  李奶奶笑容立马一僵,她还真不知道督导是什么,嘴硬道:“反正听起来就很厉害呀!瓷丫头这么优秀一定很多人喜欢,不行我得快点介绍给咱孙子。”说着就要掏手机打电话。

  老爷子又喝了口茶,也不阻拦,依然是慢悠悠:“这事儿急不来,再说你们这才见了多久?你对这孩子了解多少?孩子们的事儿就让孩子们自己操心,再不济还有他爹妈呢!你呀,就安安稳稳画个画跳个舞打打太极,别操这心了啊。”

  李奶奶没找着手机,这才想起早上没带,也不急了,张口就跟老爷子呛声:“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第一眼看这瓷丫头就觉得合眼缘,我这双眼睛啊,看人不会错,当年咱们这儿媳妇不也是我一眼相中的吗······”

  另一边,季瓷带着实习生出了活动室,在楼梯拐角停下:“你别急,发生什么事了?是东西准备得不行吗?”

  刚刚看活动室内并没有混乱,知道并不是有人身体不适之类的大事,所以才领着人出来说。

  “不是东西准备得不行,是我们之前联系了一个民乐队,想让他们来给老人们表演节目,结果都快到表演时间了他们还没来,给他们打电话他们竟然要求临时加价,否则就不来,但是您知道我们这次活动本来预算就不高,再加价的话就超了。”

  实习生把大致情况说了一遍,心里暗自后悔当初找民乐队时贪便宜没有找正规乐队。

  季瓷暗中松了口气,不算什么大事。

  想了想,她问实习生:“请民乐队的事参加活动的老人们知道吗?”

  实习生摇头:“没有,因为原本是想当做惊喜,保密工作做得还可以。”

  季瓷眼睛一亮:“那就好办了。给民乐队那边打电话,告诉他们临时加价不可能,以后也不会跟他们有合作了,不需要把姿态摆得那么低,他们态度恶劣你们也不用忍着,该怎么说就怎么说。”

  “稍微延长一点老人们画画的时间,把原本留给民乐队的时间改成老人们展示作品的环节,可以请老人讲述一下创作的想法和今天活动的感受,活动对象们的意见才是最宝贵的。知道该怎么做吗?”

  实习生被季瓷这么一长段话砸得有些懵,但季瓷的话条理清晰,她刚刚觉得很慌乱的心一下子也稳了下来,点点头但表情有些欲言又止。

  季瓷看出来了:“还有什么事吗?”

  实习生纠结了一下还是没有说出来,摇头:“没事。”

  季瓷表情严肃了一些:“有什么话就说。”

  实习生败下阵来:“好吧,是这样的,我们机构里有三四个会民乐器的同事,原本知道要请民乐队,他们也带了自己的乐器过来,想为大家表演。可是现在……”

  季瓷听了直接笑起来:“你怎么不早说,不用延长老人画画的时间了,告诉这几位同事准备好上台,先进行展示环节再由他们上台表演,至于几位老人展示,展示多长时间,你们自己把握,这可以做到吧?”

  实习生眼睛都亮了:“我知道了,学姐你真厉害。”这下倒是不喊“督导”了。

  季瓷笑着摇摇头:“不是我厉害,是你们太慌张了,这次来的大部分都是你们新人,你们前辈们估计都知道怎么做了,就想考验一下你们,我这次算是帮了倒忙了。走吧,回去安排事情。”

  说完抬脚跨上台阶,下一秒又停住,转过身对还在原地的实习生说:“下次再有类似的活动可以请高校里的社团,花费会少一点,而且相信我,他们会更加用心。”转身,继续上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