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亲爱的患者小姐

第十七章 过往

亲爱的患者小姐 安适如常 2079 2019-08-03 20:17:29

  “啊,我就不去了,突然想起来家里还有东西要洗。”邵云卓哪还敢答应一起散步,还是回去认错来得实际。

  “行,那你回去吧,我们要出去了。”

  三人一起出了屋门,季瓷依旧检查一下钥匙是不是装好了,才关上门。

  按下电梯,二人跟邵云卓挥手说拜拜,邵云卓有气无力地朝她们挥了挥手,开门进屋,拿出手机就开始给徐川乌打电话。

  “川乌啊,哥,我错了。我以后肯定不会再犯了。”

  “嗯?”

  “我肯定不去嫂子家蹭饭了!”此刻邵云卓完全不记得自己之前还把季瓷当成同性恋。

  “……不要乱喊,毁人清誉。”徐川乌想压下自己嘴角的笑意但实在克制不住,“我什么时候说你错了。”

  “啊?那你在我朋友圈下面评论‘很好’是什么意思啊?”

  徐川乌温和一笑:“我是说,菜做得很好。”

  邵云卓:“……汪?”

  第二天周日,季瓷和嫣然都不想早起,虽然前一天晚上聊天到凌晨,但生物钟还是让两人在六点半就醒了。

  在嫣然第四次闭着眼翻身时,季瓷终于忍不住叹了口气。

  “啊!我吵醒你了?”嫣然立刻转过来。

  “准确地说,我就没睡着。今晚你一定不能再睡这屋了!”季瓷脸上写着“生无可恋”四个大字。

  嫣然快速爬起来:“我昨晚睡觉又不老实了?”

  季瓷给她一个“你觉得呢?”的眼神。

  嫣然打量一下,发现自己正位于原本季瓷躺的那半边床,整个被子都卷在自己身上或是凌乱地散在她本来该在的位置,而季瓷,不知道昨晚什么时候给自己拿了条毯子,挨着床边,离掉下去只有几寸距离。

  赶紧心虚地往另一边挪挪,把位置让出来,小心讨好:“来,往里面躺躺。”

  季瓷已经睡不着,但也不想起,顺势往里挪了挪:“嫣然,你之前说在S市的工作,具体是做什么?”

  嫣然嘻嘻哈哈:“还是翻译呀,这次是一个科技公司,工资待遇还行,而且最重要的是,里面小哥哥特别多!希望小哥哥们都不要秃头!”

  季瓷面上没有那么轻松:“你跟郑……”

  “哎呀我跟你说,这个公司的名字叫卓然科技,刚好有我的名字诶,我觉得这就是我的命定归宿!”

  季瓷坐起来:“嫣然!”

  嫣然明显一下子颓丧了下来:“姐们儿,你能别提他了吗?我都不记得了。”

  “不记得了?我看你这才是放不下,连名字都不能提。你突然说从X市辞职来S市我就知道不对劲,昨天你刚来我不想破坏你心情,今天你必须得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嫣然看着季瓷,一双本就水灵的眼睛里瞬间起了水雾,突然可怜巴巴地朝季瓷挪过来搂住季瓷的脖子:“季瓷,郑赫宇他结婚了。”

  郑赫宇是嫣然的前男友,大学时认识的,两人不是同一个学院,但都在羽毛球协会。

  当时嫣然是羽协公众号的管理员之一,机缘巧合之下两人在QQ上聊起来,见了面之后郑赫宇就开始对嫣然展开了追求。

  嫣然也动了心,当时还打电话告诉季瓷,他们学韩剧里很浪漫地定下了约定:如果在元旦之前能下初雪,两人就在一起。

  嫣然的大学是在合肥上的,往年的雪都很晚,那一年却真的在十二月份就下了初雪,于是两人算是闪恋。

  但在一起没多久就是假期,虽然不在同一个城市,两人也每天都开视频通话。然而两人很快就有了小摩擦:郑赫宇喜欢打游戏,而嫣然希望他能多陪自己。

  嫣然甚至已经把郑赫宇介绍给季瓷认识,出于第六感,季瓷访问了郑赫宇的空间,发现他的留言板上还全是前女友的留言。

  她隐晦地跟嫣然提了一下,嫣然当时表示自己早就知道,怕破坏两人的感情,季瓷不便多说,但其实已经有些不好的预感。

  果然,不过半年,嫣然就跟季瓷说他们分手了,嫣然终究还是不能忍受郑赫宇的生活里还留着那么多前女友的痕迹,甚至郑赫宇的朋友都在郑赫宇官宣两人关系的说说下面评论让他别冲动。

  季瓷知道嫣然嘴上不说,心里却是介意的,可郑赫宇明明知道却没有替嫣然说话,也没有删掉那些留言。

  季瓷心中也有火气,在看到郑赫宇说说下他朋友评论的那些消息后,在QQ上说了郑赫宇一顿。

  不过当时嫣然还护着他,季瓷也没说太过分,毕竟感情还是他们二人的,她说得太多反而不好,但也怒其不争地训了嫣然一顿。

  二人分手,其实季瓷心里是有些替嫣然开心的,可是她又怕嫣然看不开,谁知道嫣然一直一副不受影响的样子,季瓷旁敲侧击了几次也没露出马脚。

  季瓷以为这事已经过去了,一个月后嫣然却突然给她发了一句网易云热评:有时候他并不是喜欢你,而是在他要忘掉上一段恋情的时候你恰好出现,又很好追。

  季瓷打电话过去,嫣然哭着告诉她:“这才一个月,他已经有新的女朋友了,留言板也清空了,原来他不是不知道,也不是做不到,只是不愿意……”

  伤心也伤心过了,嫣然确实憔悴了一阵,但很快又恢复了常态,甚至比之前更积极面对生活,季瓷当时没察觉出不对,本来她对爱情这件事也是一知半解,还以为嫣然真的放下了。

  结果毕业的时候一向有些娇气的嫣然竟然瞒着她去了X市——郑赫宇家所在的地方。

  季瓷很生气,可又觉得心疼和自责,觉得自己没有早点发觉嫣然的心理,没有及时开导她,因此没有发表什么意见。

  嫣然也是倔强,跟家里人保证能在X市做出成绩来,硬是在那呆了四年了。

  但季瓷觉得,嫣然心里也是清楚的,不然也不会工作了四年,手里有足够首付的存款却没有在X市买房的意思。

  “姐们儿,其实我觉得自己也没那么难过,也确实早就放下了,但是我觉得我就得哭一场,才能彻底跟过去傻缺的自己道别。”嫣然抽抽搭搭。

  季瓷没说话,轻轻拍了拍嫣然的背表示安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