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亲爱的患者小姐

第二十四章 爷爷

亲爱的患者小姐 安适如常 2067 2019-08-07 07:45:00

  “季小姐可以再休息一会儿。谢谢季小姐的早餐。”徐川乌说完就起身离开了。

  季瓷怎么可能睡得着,回房间换了衣服,看看时间吃了药,想了想,打开电脑修改自己之前写的一个策划案。

  八点三十,季瓷关上电脑,还是若有所思的样子。

  设置好扫地机器人,季瓷百无聊赖地坐在沙发上刷了会儿微博,点开账号管理,看了看自己的另一个账号,季瓷微微愣神还是没有切换。

  八点五十五季瓷换鞋出门,对面的徐川乌也打开门,此时的他换下了那套运动装,换上昨天的那套休闲服装,想来这里并没有他的衣服。

  “昨天我没有开车,季小姐介意和我一起坐地铁吗?”徐川乌依然是二人中主动开口的那一个。

  季瓷微笑:“好。”

  周一九点钟的地铁上依然很挤,徐川乌一直若有若无地用身体护着季瓷,两人扶着同一根扶手。

  季瓷觉得有些尴尬,因为两人是面对面的姿势,距离特别近,她能感觉到徐川乌的呼吸就洒在她的头顶,这感觉就像……在她头顶叹气一样。

  季瓷对自己的比喻觉得无语又觉得有些好笑,一时没忍住小声笑了出来。

  徐川乌低头,看着季瓷像小鸵鸟一样努力把头低下去,不由地轻笑了一声,这一下季瓷感觉得更明显,本想抬头跟徐川乌说不要笑,结果徐川乌此时正低着头,她一抬头,徐川乌的嘴唇刚好扫过她的发顶和额头。

  两人都是一愣,季瓷身子快速僵起来,却因为人太多没办法拉开距离。

  徐川乌看季瓷有往后退的意思,开口:“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再等等,马上就到了。”

  他说话的时候气息一直喷在季瓷发顶,季瓷忍无可忍:“徐医生,你不要说话了!”

  她很少用这样的语气说话,徐川乌以为她生自己的气了,沉默,还是决定开口:“抱歉。”

  “徐医生,我说了你不要说话了!”季瓷抬头,一脸无奈,“我会觉得你在我头顶叹气。”

  徐川乌愣住,反应过来后忍了忍却没忍住,还是笑了出来,季瓷羞愤地低头。

  好在下一站就是徐川乌工作室所在的站点,两人挤下地铁,往工作室的方向走去。

  徐川乌打开门,照例给两人各自接了杯水,季瓷坐下,相比刚刚明显周身多了些不自觉的防备。

  徐川乌察觉到,并不点明,温和道:“季小姐今天有没有什么想聊的?”

  “嗯?”季瓷看着他,眼神透露出不解。

  “就当做聊天,季小姐有什么想要跟我聊的吗?”

  “……徐医生想了解些什么?”迟疑了一下,季瓷问道。

  徐川乌状似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季小姐有喜欢的人吗?”

  本来是想活跃一下气氛,顺便也满足一下自己想要了解的私欲,没想到季瓷的表情却很认真。

  过了一会儿,徐川乌以为季瓷不会回答这个问题了,正打算说话,就听到季瓷的声音:“有。”

  徐川乌脸上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凝固,接着快速恢复:“季小姐觉得会对你的病情分析有帮助吗?”

  季瓷脸上有着冷漠,声音也带着凉意:“或许吧,时间点上看的话,可能也有关系吧。”

  徐川乌不解:“时间?”

  季瓷自嘲:“毕竟是早恋,算起来,都十一年了吧?”

  十一年,的确,算一算,当年季瓷也就十五岁吧,将将初中毕业要上高中。

  徐川乌没想到季瓷会这么坦诚,倒是不知道作何反应,保持沉默,听季瓷说下去。

  十五六岁的年纪,的确很容易春心萌动。

  当年的男孩子们其实大概也不懂得什么叫喜欢,有的只是欣赏。至于欣赏的标准,一个是成绩,一个是外表,而季瓷,两样都不差。

  当年有很多男孩子对季瓷说过喜欢这个词,季瓷其实是觉得挺好笑的。

  她是早熟,但是对所谓爱情这件事她并不是很懂,带着那个年纪独有的自以为是,又有着不符合年纪的沧桑。

  季瓷的父母在她上小学的时候就去新疆发展,为了赚更多的钱,为了一家人更好的生活。

  当时的季瓷怎么懂得生活的艰辛,尤其从小被送到寄宿学校,她对父母之间的亲情可以说很淡薄,甚至她对外界所有人的感情都称不上浓厚。

  季瓷小的时候大部分时间是被爷爷奶奶带的,奶奶思想很传统,重男轻女,对季瓷也很冷漠,所以如果说季瓷对家中谁的感情最深,那么一定是爷爷。

  可惜季瓷从小学二年级开始住校,初中也是寄宿学校,真正和家人相处的时间真的很少。

  而季瓷初中的时候,爷爷得了脑溢血,一直住在重症监护室里,每周有固定的时间才能探望,而往往这个时候,季瓷是在学校的。

  因此她只能在几位姑姑口中才能得到爷爷的消息,每次她们都会敷衍地说快好了快好了,但其实并没有,季瓷心里也清楚,可总会自欺欺人地选择相信。

  直到有一天,季瓷的父母从新疆回来了,去学校里看她,季瓷还问他们爷爷怎么样了?他们说爷爷好了,他们回来就是接爷爷回家的。

  季瓷选择相信,然后在两天后的凌晨两点,季瓷在梦中惊醒,她听到爷爷在叫她。季瓷觉得自己心里压抑得喘不过气来,抱着自己默默地哭泣到天亮。

  第二天有学校举办的演讲比赛,季瓷是他们班的代表,但她当天明显不在状态,心悸得厉害,发挥失常只拿了三等奖。

  下台之后班主任找她,说一会儿会有人来接她回家,看她的眼神里带着一种季瓷当时看不懂的怜悯。

  季瓷想想昨天凌晨听到的那声呼喊,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什么,上台领奖的时候季瓷眼睛红红的,旁边的女生以为她是因为没有发挥好所以难过,还安慰她,季瓷摇头否认,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那天来接她的是她哥哥,季瓷在路上还故意试探着说:“哥,这次比赛只拿了三等奖,不过爷爷一定不会说我的对吧?”

  “嗯。”哥哥回答,但她看到,哥哥的眼眶瞬间就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