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亲爱的患者小姐

第二十六章 隐痛

亲爱的患者小姐 安适如常 2111 2019-08-08 07:30:00

  其实当时的季瓷已经没有了谈恋爱的心思,她已经把心都收到了学习上。

  当时学校里的领导希望能培养出尖子中的尖子,把年级前二十名的学生单独安排到了另一个教室,组成“小小班”。

  当时季瓷和许辰逸的座位只隔了一个过道,两人之间建立了良好的互借东西互相讲题的良好友谊。

  后来出于种种原因,“小小班”被取消,众人又搬回原来的教室。

  搬东西是个体力活,尤其当时是初三,卷子和资料多,季瓷的力气大,东西都收在同一个箱子里,一趟就搬完了。

  回来“小小班”的教室检查有没有东西落下,走到的时候刚好碰到同宿舍的一个那段时间崴到脚的女生搬着一个小箱子从里面出来,走得很是艰难。

  季瓷一把抱过她的箱子,在女生惊讶的眼神中挑了挑眉,女生哇哇叫:“季瓷你怎么抱着跟玩似的,我觉得重死了。”

  “重吗?好轻的,我帮你吧。”

  两人边聊边走,突然季瓷觉得手中一轻,身前多了一道身影,许辰逸就站在她面前,手里抱着刚刚还在她怀里的箱子。

  “我帮你吧。”耳边响起许辰逸稍微有些腼腆的声音。

  “不用,就这几步了,马上要到了。”季瓷只觉得这四个字很耳熟,拒绝了他的好意,伸手就要拿回箱子。

  许辰逸仗着身高优势把箱子举高:“几步也是路,走吧。”

  季瓷耸肩:“好吧,那你帮她搬吧,我回去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落下。”转身,留给许辰逸一个潇洒的背影。

  后来想想,季瓷觉得自己还是挺,呃……不解风情的。

  晚上回到宿舍她就被逼问了,被帮忙的女孩子问她什么时候招惹了许辰逸这朵优质桃花。

  季瓷觉得简直冤枉,如果可以画出来,当时的她应该是满头问号。

  女孩子满脸揶揄:“你都不知道你转身走得有多潇洒,许辰逸就有多尴尬。而且他跟你说话,脸都红成那样子了。”

  “……”实不相瞒,季瓷原本以为他是和每个女孩子说话都脸红的,迟钝可见一斑。

  其实季瓷很好追,后来的她想起这些事,发现自己是只要别人对自己好一点就会也产生好感的人,至于这种好感是不是关于喜欢,季瓷现在也不懂。

  一直到中招结束的同学聚餐,两人才有些仓促地确定了关系,虽然她从头到尾都是懵的。

  许辰逸很喜欢她,季瓷感觉得到。

  这场看似闹剧的恋爱只持续了半个月,可季瓷念了好几年。

  分手还是季瓷提的,原因是她真的不清楚自己对许辰逸是什么感觉。

  她觉得自己很差劲,如果继续这样耽搁许辰逸就更差劲,所以她提了分手。

  当时,她在新疆,许辰逸在家乡,两人相距两千五百多公里。季瓷不知道当时的许辰逸有多难过,许辰逸也不知道季瓷有多纠结多愧疚。

  再次见面已经是在高中,两人最初表现得与初中时一样,不亲密不疏远,后来慢慢地不说话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人开始传他们二人在一起过的事情,有人说是季瓷说的,许辰逸似乎很困扰。

  可季瓷不知道该怎么去澄清,她觉得许辰逸会相信她,可事实上不然,他不信她,甚至讨厌她。

  也有许多人开始在背后议论:“许辰逸怎么会喜欢她?”“长得又不好看。”“成绩也不好。”“……”

  两人的关系越来越僵,季瓷当时还被自己、旁人的议论以及家人所困扰,也没有再解释,默默地担下了一切罪名。

  季瓷其实当时已经知道了自己对许辰逸的感觉其实是不一样的,可是一切都已经晚了。

  情起时她懵懂不知,缘起时她不曾珍惜,终究这一场闹剧还是变成了她一个人的暗恋。

  “现在看来,那时的我就是一个渣女,跟人家提了分手自己又念念不忘。”季瓷自嘲。

  再后来的事情季瓷没有跟徐川乌说,很久以后徐川乌才从嫣然那里得知真相,许辰逸并没有季瓷说得那么无辜。

  他明明知道季瓷不是说出他们两个人事情的人,却没有告诉季瓷,让季瓷一直觉得自己亏欠了他。

  而在高中刚开始的时候,他主动撩拨季瓷也不是季瓷的错觉,而是想重新追回季瓷然后也甩了她。

  甚至后来在别人问他为什么讨厌季瓷时,他回答的是:“如果你知道内幕你也烦她。”

  季瓷记了他这么多年不见得是因为多么喜欢,而是一直想问清楚当年许辰逸口中所谓的“内幕”到底是什么。

  嫣然认为如果当年的事情,那些人的确是压倒季瓷的稻草的话,许辰逸一定是最重也最后的那一根。

  季瓷说自己也不知道对许辰逸的感觉到底是什么,也许有愧疚,有喜欢。

  甚至过了四年在大学的时候,她有一天晚上梦到许辰逸跟她说再见,刚好许辰逸大学所在的城市有事故发生,她差点不顾一切地请假去那个城市,却被一个消息阻拦了。

  嫣然有许辰逸的联系方式,季瓷跟她说起这个梦的时候,嫣然刚好看到那一天许辰逸的动态,他公布了女朋友,下面是一片和谐的祝福之语。

  而季瓷看到嫣然发给她的截图,心里有的竟然只是庆幸。庆幸他没有出事,庆幸他只是真的和自己道别。

  后来的这些事情徐川乌都是从嫣然那里听来的。

  这一天的徐川乌只是看着季瓷陷在那些回忆里,时而痛苦时而微笑,自己淹没在了一片自己亲手倒出的醋里面。

  “徐医生听了那么久,是不是也该礼尚往来?”季瓷突然笑着看向徐川乌。

  徐川乌微愣,季瓷本来也没想他回答,毕竟这也算是病人不该探听的隐私。

  谁知道徐川乌却回答了:“大学时交过一个女朋友,后来因为性格不合分手了。”

  季瓷本来还诧异于他竟然回答了,听到是这么简短的回答后微笑:“徐医生真是言简意赅。”

  徐川乌看了她一眼:“的确没有季小姐的恋情那般令人难以忘怀。”

  “……”季瓷内心:???

  “没什么,说了这么久,季小姐渴吗?”徐川乌温和地给季瓷重新倒上一杯水。

  季瓷:“……”为什么总觉得徐医生是在生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