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亲爱的患者小姐

第二十八章 惊险

亲爱的患者小姐 安适如常 2104 2019-08-09 07:30:00

  老人泪眼婆娑:“真的吗?”

  警长做出保证:“真的,老人家,您先下来,我们保证,两天之内,一定给您拿回来!”

  老人点头,看样子是要下来,结果不知是因为崩了这么久突然放松还是因为什么,脚下又不稳了一下,整个人看起来就要跌下去。

  在场众人神色一变,季瓷不知哪来的速度和力气,一下翻到防护台上,伸手拉住老人的胳膊。就连站在她旁边的小王都没反应过来。

  徐川乌惊出一身冷汗,死死地盯着季瓷,所幸刚刚那一下只是虚惊一场,老人只是一下子没站稳,季瓷一拉就稳住了身形。

  众人被这惊险的一幕吓了一跳,反应快速的民警们立刻涌上来把两人扶下来。

  徐川乌脸色苍白,刚刚那一瞬间,他差点以为季瓷要跳下去。闭了闭眼,他感觉自己的肩膀被人碰了一下,是季瓷,此时她脸上全是平静:“徐医生?”

  徐川乌克制了一下,还是攥住了她的胳膊:“走!”

  语气不容置疑,有民警想阻拦,被徐川乌严肃地拒绝了,别提楼下已经聚集起来的记者,徐川乌更是冷着脸一语不发,直接拉着季瓷从人流中间穿过去。

  直到坐上车,徐川乌才跟季瓷说了一句话:“安全带。”

  季瓷张嘴想说什么,看一眼徐川乌的脸色,又闭上了,默默地系上安全带。

  徐川乌把车开到文庭雅苑外,停车,语气冷漠:“下车。”

  季瓷解开安全带,把手放到把手上,想了想,还是收回来:“徐医生,你在生气。”是问句,语气却是肯定的。

  徐川乌看着她,面色严肃,却不说话。

  季瓷抿唇:“徐医生我不明白……”

  “季小姐很有勇气,但你有没有想过,如果赵爷爷不只是没有站稳,而是要往下跳呢?你觉得你拉得住他?季小姐是天生神力还是身手了得?你就不怕死吗?”徐川乌脸上难得带了怒意,季瓷才注意到他的手还有些抖。

  “……对不起。”迟疑了一下,季瓷道歉。

  “季小姐为什么道歉,你该道歉的人也不是我。”徐川乌面上带着忍耐,“回家吧,你今天也累了。”

  季瓷能看出他还在生气,可她没说什么就下车了。

  站在原地,看着徐川乌开着车快速离去,季瓷转身走进小区。

  回了家,她给自己倒杯水,坐在沙发上,思考今天发生的事情。

  其实她知道徐川乌在气什么,气她不爱惜自己的生命,但她也不愿意解释太多,毕竟在她看来,两人还没熟到这一步,她也不明白为什么徐川乌要那么生气。

  其实这也不是第一次了,有很多时候,季瓷的潜意识都指引着她,很多的危险情况她都不躲避甚至会主动凑上去。

  有很多时候季瓷觉得自己好像天生求生欲就很低。

  她还记得小的时候开易拉罐把自己的大拇指划出一道很长的口子,伤口流了很多血,她却像是毫无察觉,反而看着伤口发呆,还是妈妈看到及时带着她到卫生室包扎。

  高中的时候大家都带的有茶瓶,有一次她倒水,结果不知道是茶瓶时间太久了还是水太热,茶瓶竟然在她手里爆了,众人都被吓坏了,同桌吓得尖叫,只有季瓷,手里还提着茶瓶的残骸,面色平静。

  还有许多类似今天这样的事情,她几乎都会第一时间不计后果冲上去。

  她一直觉得这是天生的对自己的厌恶和冷漠,也不想去改,甚至很多时候她会觉得就这样结束也挺好的。

  也没有人说过她不对,所以她理解不了为什么徐川乌要那么生气。

  而徐川乌开车到了陈老先生家,陈老先生早就已经退休,虽然还经常会到医院和学校转转,但是中午都会在家吃饭和午休。

  调整一下表情,按门铃,是陈老先生的妻子开的门,徐川乌开口打招呼:“师母好。”

  陈师母热情地把人请进屋:“是小徐呀!来找你老师的吧,你坐,他在书房,我去叫他。”

  闻言,徐川乌开口:“不用麻烦了师母,我去书房找老师就好。”

  “诶,那行,你去吧。”

  徐川乌走到书房门口,抬手敲门:“老师,我是川乌。”

  “进来。”里面传来陈老先生略带不快的声音。徐川乌知道他还在生气,但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徐川乌推门进去,直奔主题:“老师,这次来我是想跟您聊聊小瓷的病情。”

  陈老先生哼了一声,嘀咕道:“这才多久,人家同意了吗?就叫小瓷。”

  徐川乌面色却是正经:“老师,我觉得我需要您的帮助。”

  陈老先生面上一紧,他了解这个学生,一般情况下都不会要求帮助,像上次徐川乌也是准备自己解决,告诉他也只是看在他是老师的面子上通知一声。

  “坐下说。”

  徐川乌坐下,面上有些凝重。这时师母端着茶进来,徐川乌低头说谢谢,陈老先生和他都默契地保持沉默。

  师母放下茶,打趣:“你们两个可真是的,我这就出去,不打扰你们说正事。”

  等师母出去后,徐川乌把刚刚发生的事情告诉陈老先生。

  “你的意思是,小瓷她太不在意自己的生命了。”陈老先生若有所思,“不过这一点其实很多抑郁症病人都会有的,小徐啊,你为什么会觉得我可以帮上忙呢?”

  徐川乌犹豫了一下,把季瓷告诉他的关于爷爷的事情说了出来。

  陈老先生一直觉得季瓷隐瞒的事情很多,但是没想到大半年他没问出的事情,这才不到一个月,季瓷就愿意告诉徐川乌了。

  眼看着陈老先生陷入思考,徐川乌把自己的猜测说出来:“老师,我觉得小瓷是把您当成了自己的爷爷看待。虽然她自己说一开始是有移情作用,后来就没有了。”

  “但在我看来,小瓷她还是对您有着类似亲情的情感存在。小瓷自己也说一开始找您算是送给自己的儿童节礼物,说明在她心里,爷爷这个位置还是很重要的。”

  顿了顿,又说:“也正是因为把您当成了爷爷,所以许多不好的事情她都不愿意跟您说,不愿意让自己的爷爷担忧。”

  陈老先生脸上带着些动容:“小瓷她,是个好孩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