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亲爱的患者小姐

第三十四章 习惯

亲爱的患者小姐 安适如常 2060 2019-08-12 07:30:00

  嫣然回到家已经是八点多快九点,邵云卓带着她跑去了S 大附近的美食街,两人吃了个痛快,竟然意外地发现对方和自己的口味差不多,结成了深厚的革命友谊。

  打开客厅的灯,嫣然看到季瓷的房间关着门,一时也不知道她在家不在,敲敲门,里面静悄悄的,嫣然也没多想,以为季瓷还没回来。

  回房间拿上睡衣洗了个澡,一出来刚好看到季瓷从房间出来,被吓了一跳。

  “姐们儿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我八点多就回来了,太累了趴床上没想到睡着了。”季瓷脸上带着疲倦的笑,其实是因为勉强才显得疲倦。

  “啊,我就说刚刚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原来是没看到你的拖鞋哈哈哈……”嫣然笑得没心没肺。

  “嗯,我出来喝点水,今天实在太累了,一会儿接着睡。”

  “嗯嗯,那你好好休息哈,我也回房间了。”

  “嗯。”

  季瓷成功瞒过了这一次,接水回房间把药喝了,晚上徐川乌送了粥过来,在徐川乌的监督下她喝了几口,也没有饿的感觉,吃完药又躺在了床上,想了想,拿出手机定了六点的闹钟。

  明早还是去跑步吧,说不定会好一些。

  第二天一早,季瓷起床先把米放进电饭煲里才出门跑步,徐川乌竟然已经在楼下开始热身,动作完全不同于昨天跟季瓷一起时的幼稚,季瓷一瞬间就明白过来自己昨天被戏弄了。

  面无表情地从徐川乌旁边走过去,无视徐川乌打招呼的手,季瓷开始慢跑。

  或许真的是郁闷的心情太强,今天比昨天跑得更远。

  徐川乌一直跟在后面,大概是想到了季瓷不理他的原因,他慢慢追上来:“季小姐刚开始运动,热身动作还是用基础的比较好。”

  季瓷脚下一顿,觉得自己过于幼稚了些,抿了抿唇:“徐医生,一会儿一起吃早餐吧,我煮了粥。”

  “好。”徐川乌微微一笑,并不拆穿季瓷刚刚的幼稚。

  两人开始慢慢往回跑,季瓷回到家时嫣然刚刚起床,看到季瓷从外面回来,一脸震惊:“姐们儿你又去跑步了啊?”

  “嗯,昨晚睡得太早了,今天早上就起得早了些。”季瓷去洗了把脸,“你也快收拾一下,一会儿他们会过来吃饭。”

  “他们?徐医生和邵云卓?”

  季瓷“嗯”了一声,嫣然赶紧加快动作,把自己收拾好,看到季瓷洗完脸就素面朝天地去盛饭,三步并作两步过去要帮忙:“姐们儿,你好歹收拾一下自己行不?”

  “不用,一会儿你们走了我还要冲个澡,现在收拾也是浪费。”

  “姐们儿你能不能精致一点,你真的不思考一下为什么到现在还是单身吗?”

  “……这和我单身有什么关系?”

  嫣然再次丢给季瓷一个“你没救了”的眼神,拿过季瓷手里的汤勺,赶人:“快去擦脸。”

  季瓷无奈妥协,还是回屋擦了水乳,再多她就不擦了,总归一会儿还要洗掉。

  嫣然也没办法,正要好好教育她一番,门铃声响,嫣然过去开门,徐川乌和邵云卓站在门外。

  徐川乌手里还拎着几个包子,刚刚还没到楼下他就和季瓷分开了,原来是去买了包子。

  四人一起吃了饭,依旧是嫣然和邵云卓先走,等两人走了,徐川乌才问:“季小姐今天有什么安排吗?”

  季瓷想了想:“下午去社工机构一趟。”

  徐川乌点头,道:“你自己要注意控制情绪。”

  季瓷垂眸,轻“嗯”了一声:“徐医生放心,我并不会经常像昨天那样的。昨天,是个意外。”

  “总之还是注意一下比较好。”徐川乌顿了一下,“我会担心。”

  季瓷眼帘轻颤,眉心几不可查地拢了一下:“好。”

  徐川乌起身离开,他上午还有病人预约。

  季瓷冲了个澡,坐在梳妆台前,神色有些复杂,良久,还是归于平静。

  时间很快到了周末,这几天每天早上季瓷都会和徐川乌一起跑步,虽说很久没有运动,季瓷跑完步竟然没有肌肉酸痛的感觉,倒是个意外之喜。

  每天徐川乌走的时候都会问季瓷这一天要做什么,季瓷觉得没有什么不能说的,真不能说的就是一句“私事”概括,徐川乌也不会多问,短短几天下来,向徐川乌汇报行程竟然有些成了习惯。

  这一天周六,季瓷接到了机构的电话,说上次她写的调查申请书批下来了,下一周就可以开始进行调查。而体检活动的经费下周也会到账,周末就可以开展。

  季瓷第一时间把和机构商量过的时间、场地和待遇告诉徐川乌,请他帮忙联系医院的医生。

  徐川乌倒是没在家,不知道去了哪里,收到消息立刻就回了一句“好”,让季瓷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回想起来似乎从认识到现在为止,她好像一直都是提要求的人,每次徐川乌都说“好”,让她觉得自己有些不厚道。

  说了不知道第多少句“谢谢徐医生”,季瓷一转眼又把这件事抛到了脑后。

  转头开始联系学校的教师,因为机构里的人大部分都有自己的独立负责的事件,调查的事情还需要从学校里联系学生来进行,当然,参加的学生是有工资的。

  跟老师联系了一下,实践月才刚开始,研究生们都还有自己的课题要做,季瓷只能联系一下低年级的学弟学妹们,看他们能不能来进行。

  季瓷这边忙得如火如荼,联系完这个联系那个,徐川乌却是去了上周他们一起去的DIY 陶瓷店,把他们上次做的陶器取了回来。

  坐上车,徐川乌把东西都放在副驾驶座位上,他自己系上安全带却没有立刻开车离开。

  想起刚刚店老板让他检查陶器时,他看到了季瓷做的净瓶下面写的四个字“安好,勿念”,默念了一下这四个字,他自言自语:“是在说自己一切安好,不让别人惦念吗?”

  摇摇头,他失笑,觉得自己越发像个女生,还是恋爱中的女生,居然猜测起季瓷的心思来。

  发动车辆,徐川乌往文庭雅苑的方向驶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