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亲爱的患者小姐

第三十八章 家庭

亲爱的患者小姐 安适如常 2062 2019-08-14 07:30:00

  两人歇了一会儿,李奶奶又带着季瓷去一家老店吃了正宗的牛肉面。

  还没吃好,李奶奶的手机今天第三次响起,季瓷偷笑,李奶奶嗔她一眼,接起电话。

  “你这老头子怎么回事?我不是都跟你说我今天跟瓷丫头一起出来吗?一直催一直催,干什么啦!”

  对面爷爷不知道说了什么,季瓷看到李奶奶的嘴角忍不住勾起一个笑来,又压下去:“知道啦知道啦,一会儿就回去。”

  似乎旁边有人又说了一句话,李奶奶开始斥责爷爷:“你怎么能不按时吃饭呢?你等着,一会儿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

  两人吃了面歇了一小会儿,开始返程。

  李奶奶家相对离得近一些,到站的时候,季瓷将李奶奶送下去,还没往前走几步,就看到一个穿着唐装的身影往这边走过来,旁边跟着一个中年男子,气质温和。

  季瓷没有仔细看,隐约能猜到是李奶奶的儿子。

  李奶奶迎上去,口中责怪:“你们怎么又跑出来了,我这不是已经回来了?”

  季瓷乖巧地打招呼:“爷爷好,叔叔好,我是季瓷。”

  中年男子伸手:“谢谢季小姐今天上午对家母的照顾,请到寒舍喝一杯茶吧。”

  季瓷与他握手,心里感叹了一下他说话的方式,委婉拒绝:“李奶奶愿意跟我出来是我的荣幸,我下午还有些事情,就不上门叨扰了。”

  心里不免问自己怎么说话也变成这样子了。

  中年男子并没有强求,季瓷跟李奶奶和爷爷告别之后,三人转身向来的方向走去。

  季瓷看了眼不远处的别墅区,垂眸,她总觉得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事情。

  摇头,下一班公交车已经到了,季瓷坐上车回家。

  打开门,季瓷发现嫣然并没有在家,拿出手机,给嫣然打了个电话。

  知道她回来了,嫣然啪地挂了电话,季瓷一愣,下一秒敲门声响起。

  季瓷开门,嫣然站在门外眼泪汪汪,季瓷吓了一跳:“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对面的门打开,邵云卓站在门口,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这个傻子,说中午要自己做饭,结果出门买菜没有拿钥匙。”

  嫣然凶巴巴地吼他:“你闭嘴。”

  邵云卓举起手,做投降状:“好好好我不说了,真是过河拆桥,也不知道谁几个小时前还求我收留。”

  嫣然羞恼:“你不许说了!”

  邵云卓抿唇点头,意思是“OK我不说了”,脸上的表情依然欠揍。

  季瓷无奈:“吃饭了吗?”

  嫣然点点头:“徐医生做的。”

  徐川乌温和的声音从邵云卓背后传来:“勉强能吃,还是季小姐做饭好吃一些。”

  邵云卓丝毫不给面子:“嗯嗯,季小姐,还是你做饭好吃。”

  嫣然也点点头。

  季瓷讶然,上次徐医生下的面,虽然她当时没有食欲,但依稀记得味道还是可以的,这两人怎么评价这么勉强?

  徐川乌脸上一点破绽都没有,季瓷也探究不出什么。

  “今天麻烦你们了,晚上想吃什么,我做给你们吃,当谢礼。”

  嫣然一脸感动地看着她:“姐们儿我爱你!”

  那两人已经见怪不怪,一副没看到的样子。

  邵云卓道:“季小姐做什么都可以,反正我们现在每天都在你家蹭饭,说什么谢不谢的太见外了。”

  季瓷微笑:“是我客气了,那我们晚上吃火锅吧,一会儿去买食材。”

  对于季瓷这种说着说着话题就跑偏的技能,就连邵云卓都有些习以为常,当即表示没问题。

  就这样,四人小分队稍微整理了下就集体下楼去超市购买食材了。

  晚上四人吃了顿美美的火锅,季瓷捧着一杯果汁走到阳台上。

  见状,徐川乌看了眼旁边说笑打闹的另外两个人,也走到阳台上。

  “徐医生,明天有空吗?”季瓷看了一眼站在身旁的徐川乌。

  “当然有空,明天要来吗?”徐川乌声音温和,眼神专注。

  季瓷垂眸不与他对视:“嗯,这周要开始出去做调查了,只有明天有空。”

  “那,明天一起去?”

  “好。”

  “你们两个在阳台上聊什么呢还不进来?”里面传来嫣然的声音。

  两人相视一笑,有共同的秘密的感觉,还不错。

  第二天一早,两人一起晨跑完各自回家打理一番,徐川乌到季瓷家里吃了早饭,两人一起出发。

  到工作室内,徐川乌照例为二人都倒了杯水。

  季瓷喝了口水,这次先问了徐川乌一个问题:“徐医生的家庭很和睦吧?”

  徐川乌一愣,点头。

  季瓷轻笑:“我很羡慕你们这样长大的小孩,父母和睦友善,家庭关系良好,这样的孩子只要自己不走歪路,都会长成一个美好的人,像徐医生这样,自信、优秀。”

  徐川乌一愣,就听季瓷接着往下说。

  季瓷的父亲是家里面最小的孩子,上面有四个姐姐,年纪最小又是唯一的男孩,他从小被宠着长大,虽然家境不好,但也没吃过苦,不但没有变成穷人家里早当家的孩子,反而养成了一副骄纵的性子,脾气倔,为人骄傲自大。

  季瓷的母亲家里却是附近有名的富人,性格可想而知也有骄傲的一面。

  两人是自由恋爱,据母亲说刚结婚她就后悔了,可惜已经怀上了季瓷的哥哥,不能离婚。

  直至季瓷出生,两人一直各种吵闹不断,季瓷的母亲和季瓷奶奶的关系更是从一开始就不好。

  “徐医生,你不会知道一个孩子每日活在大人的各种争吵打骂之中是什么样的感觉,虽然没有打在我身上,但是就像是打在了我心上一样令人难以忘记。”

  季瓷记事早,她记得的第一件事不是父母一起逗她说话教她走路,而是她该叫“爸爸”的那个人拿着东西一巴掌摔到她妈妈身上的样子。

  所以她从小就很乖,但也从小就不愿意和自己的父亲亲近。

  因为她害怕自己不乖也会挨打,害怕这个是她爸爸的人也会在某一天把东西摔到她身上。

  小时候的季瓷不懂事,每次父母打起来就只会哭,大她几岁的哥哥则会去“搬救兵”——找爷爷。

安适如常

下面这一章都是回忆噢,因为文文前期大部分都是关于小瓷的病因以及治疗,所以糖很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