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亲爱的患者小姐

第四十四章 不必

亲爱的患者小姐 安适如常 2074 2019-08-17 07:45:00

  说话间那边邵云卓已经把嫣然的手机抢过去下载了游戏,网速挺快,不过几分钟就可以了。

  四人一起打开游戏,等嫣然的资源包更新完,一起组了队。

  开局,一开始徐川乌一直在季瓷的人物旁边转悠,结果这一局可能是因为嫣然的等级太低,大部分都是人机,季瓷自保的同时还能抽空去给嫣然送装备。

  抬眸看了一眼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行为像男生的季瓷,嘴角勾起一个宠溺的笑。

  操纵人物跑到季瓷的人物面前,把装备脱给她,季瓷的自动捡取功能很快很方便,季瓷都没反应过来,自己就已经全副武装了。

  眨眨眼,季瓷轻声开口:“谢谢。”

  这边一派和谐,那边嫣然和邵云卓的气氛就没这么好了。

  “张嫣然过来这边,你被打了看不到吗?”

  “啊啊啊,在哪在哪?”

  “一个人机都能打你这么多枪,张嫣然你怎么这么笨?”

  “啊啊我也不想啊,那个人在哪?”

  “地图上有子弹的地方啊。”

  “地图怎么看啊?”

  “……”两人很快被彼此折磨疯了。

  “好了,已经死了。”季瓷冷静的声音响起。

  “呜呜姐们儿还是你爱我。”嫣然激动。

  季瓷把上面的状态栏拉下来,看了眼时间,控制人物到房子二楼角落蹲下,把手机放下,起身去了厨房。

  “诶季小姐,你别走啊,还有二十几个人了。”邵云卓咋呼。

  “我把食材放进去就回来。”

  放完食材回来,战况激烈,嫣然的人物被打倒了,邵云卓和徐川乌正在打人。

  枪声、脚步声混到一起,季瓷眉头皱了一下,似乎觉得吵。

  没等季瓷加入战局,两人已经解决了,季瓷到嫣然旁边救她。

  现实中季瓷也在嫣然的旁边教她打药。

  一局打完,四人是冠军,并且都活着。

  “再来一局。”邵云卓似乎被提起了兴致,“季小姐打得不错呀,以后一起打呀。”

  季瓷点头:“都可以,你们不嫌我菜就行了。”

  又打了一局,季瓷揉揉眉心:“不打了,我去看看汤炖得怎么样了。”

  起身去了厨房,徐川乌也跟在后面进了厨房。

  “季小姐似乎并不喜欢打游戏。”

  “说不上喜欢不喜欢,徐医生也说了,游戏休闲而已。”

  沉默了一下,徐川乌开口:“我是说,季小姐好像不太喜欢我们一起打游戏。”

  季瓷搅拌的手一顿,关火:“没有,只是有些吵。”

  就这么一瞬间她的手已经又碰上了砂锅,徐川乌眼神一凝,第二次按着她的手放在冷水下面冲。

  季瓷垂眸:“看来下次徐医生还是不要在这种时候跟我说话比较好,很危险。”

  徐川乌看着季瓷,沉声道:“我说过你在我面前可以选择不说。”

  季瓷一僵,又听徐川乌说:“你不必用这种方式逃避,我不会逼你。”

  “抱歉。”季瓷依然没有看他,声音里都没有起伏,徐川乌却从中感觉到了季瓷的心虚。

  “下不为例?”询问的语气,又带着一点“你敢拒绝试试”的霸道。

  “好。”季瓷点头。

  四人没有立刻喝汤,毕竟刚吃了饺子,无聊之下又找了副扑克牌,嫣然、邵云卓和徐川乌开始斗地主。

  季瓷则拿出电脑,开始看之前的调查数据,今天她没有参与调查,但调查并没有中止,大家还在忙碌。

  而且调查开展以来大家都是分成四队行动,季瓷预估了一下,起码要20天才可以结束,结束后续的数据录入和分析又是一项大工程。

  所以大家都是当天结束后检查过可以用就把数据录入了。

  每天小队内都会重新组合,小队里都是两人组合,一人负责问和交流,一人负责记录一些详细信息。

  这次调查不仅要保证调查质量,也要保证学生们在这次调查中都能锻炼自己的能力,而不仅仅是只看搭档交流,自己只记录不开口。

  季瓷联系了下她今天在的小队的负责人,知道没有什么状况发生也就放心了。

  季瓷抱着电脑坐在餐桌边,徐川乌看着季瓷认真工作的侧脸,想到刚刚两人的对话。

  他心里清楚季瓷的反应不对,她还是有很多事情都不愿意透露出来。

  徐川乌稍微有点走神,嫣然和邵云卓出声催促他出牌。

  能察觉到刚刚徐川乌的目光一直似有似无地落在自己身上,季瓷敲键盘的手也停了一下,现在进房间好像也不对,未免太心虚了些。

  想到这里,季瓷继续当做没感觉到的样子,想继续工作却感觉自己心里有种乱乱的感觉,有些烦躁。

  怕出差错,季瓷合上电脑,干脆去旁观他们斗地主。

  如此安详的时光仅仅持续了这一个下午,当天晚上开始季瓷就又投身进入工作之中。

  这一派工作狂的作风让嫣然看了直叹气,更担忧起季瓷的人生大事,对于徐川乌被拒绝后就没了动作的行为嫣然表示唾弃,至于到底是不是真的没了动作,嫣然可不清楚。

  徐川乌每天都会给季瓷发微信关心她的状态。调查结束前这半个月季瓷“请了假”,不去工作室治疗了,对于徐川乌的“每日三省”倒还算配合。

  徐川乌主要担忧的是季瓷的工作强度太大会造成压力太大,压力大的话很容易会引起抑郁症的复发。可他也不能阻止季瓷,不让她去做的话,估计季瓷抑郁的可能性会更大。

  徐川乌坐在工作室里,再次过了一遍季瓷的资料,双手扣在一起抵在下巴上,陷入了沉思。

  季瓷现在的状况,说实话很复杂,她把握情绪的能力极强,很多时候比普通人更理性,普通的抑郁症患者所具有的一些诸如焦虑、暴躁等症状,徐川乌暂时还没注意到。

  徐川乌自己也开始怀疑季瓷到底是不是真的患有抑郁症,但是他又算是亲眼见过季瓷病症发作的时候,几人一起做陶瓷那天算是,还有那天她晕倒在自己家门外也是。

  这两次到底是什么触发了季瓷发作的点,徐川乌至今还不清楚,他想,季瓷之前告诉自己的,虽然是她自己最开始产生抑郁症的原因,但恐怕,并不是关键的。

安适如常

那个,游戏真的只是为了两人的谈话做铺垫,不重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