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亲爱的患者小姐

第四十五章 接我

亲爱的患者小姐 安适如常 2071 2019-08-17 19:31:04

  但恐怕并不是关键的,而是季瓷为了隐瞒最主要的原因而抛出来的,在她看来相比之下并不重要的一些因素。

  按了按眉心,他想他真的需要给季瓷做一次催眠,只是季瓷一定不会同意。

  拿出手机打给陈老先生:“老师,我想问您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你说。”

  “之前您给小瓷治疗的时候,催眠成功过吗?”

  陈老先生先是沉默了一下,问:“你想给小瓷做催眠?”

  “是。”

  陈老先生叹了口气:“在我对小瓷的治疗过程中是有做过催眠,但是小瓷心理防备很强,说实话,我现在觉得当时小瓷并没有被我催眠,只不过是配合我罢了。”

  徐川乌垂下眼睑:“老师也有这样的感觉?小瓷所展现出来的仅仅是她想给我们看到的,她心里真正的想法一直都被隐藏得很好。”

  “不错,所以如果你要对她催眠恐怕有难度。”

  “我会尽力。”

  “这我当然知道。”

  两人都有些沉默了,陈老先生突然问:“上次你说要我们把小瓷请到家里做客,你倒是说个时间呀。”

  徐川乌微笑着开口:“她最近一直很忙,我也十多天没见到她了。”

  “这丫头,之前是一线社工的时候就够拼了,还要考试,现在当了督导怎么还这么忙?”

  徐川乌眼神都温和下来:“之前社区老人自杀的事情可能影响到她了,现在申请了一个调查,关心老年人心理健康的。”

  陈老先生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感慨:“瓷丫头的确是个好孩子,就是对她自己不好。川乌啊,你可一定得好好帮她。”

  “我知道的老师。”

  “你对瓷丫头……唉,算了,你们年轻人自己的事情自己决定吧。今天就说到这里吧,我陪你师母下楼转转。”

  “好。”

  挂了电话,徐川乌看着桌子上摊着的资料,再次陷入了沉思。

  调查进行最后一天。

  季瓷和队员们一起坐在返程的大巴上,闭目养神。

  闭着眼睛的季瓷感觉到大巴突然停下了,车上一群学生们叽叽喳喳地议论着什么,蹙了蹙眉头,季瓷睁开眼睛。

  “天呐,前面是不是出车祸了?”

  “好像是两辆车撞上了。”

  这时下车打探情况的司机回来了:“前面出车祸了,大家把窗帘拉上,我们绕过去。”

  车里的气氛瞬间变得紧张起来,拉窗帘是因为场面太不好看了吧。

  季瓷心跳有些快,还好此时穿的还是厚衣服,季瓷还把手放进了口袋里,否则和她坐在一起的另一位老师一定能看出来她的手在抖。

  司机快速地从旁边绕过去。

  季瓷没有往窗外看,但她眼前好像能看到那一片血红色,鼻子前似乎能嗅到一丝血腥。

  车子开进了市区,季瓷咽了下口水,悄悄做了两个深呼吸。

  勉强稳了下情绪,季瓷出声喊住司机:“师傅,在前面那个公交站台停一下,我在这下车就好。”

  旁边一直跟同学们交流的老师闻言诧异,转头问她:“你不和我们一起吃饭了吗?”

  “不了,这边离我家近,家里还有客人。”季瓷解释道。

  “那也行,路上注意安全。”季瓷都这么说了,老师也不好再劝她留下来。

  “好。”

  司机在公交站台停下,季瓷起身,同学们七嘴八舌地道别:“季老师再见!”

  “季老师慢走。”

  “学姐注意安全啊!”

  “……”

  季瓷朝他们露出一个温和的笑意:“再见。”

  下了车,目送大巴离去,季瓷整个人像是一直紧绷着的弦一下子松开了一样,整个人都有些站不稳。

  让自己在公交站台处的椅子上坐下,季瓷基本处于呆滞的状态。

  同样在等公交的几个人远远看了季瓷几眼,不知道她怎么了,也不敢贸然上前。

  “这位小姐,你好,请问你需要什么帮助吗?”一个30岁左右的妇女还是不放心,上前询问。

  季瓷勉强勾起一个笑脸:“谢谢,我没事。”

  可惜她此时面色实在有些苍白,笑也没有说服力。

  “呀,你这脸色也太差了些,用不用帮你叫救护车?”

  季瓷脸上手心都有汗冒出来:“真的不用了,谢谢你。”

  中年妇女还想说些什么,季瓷已经拿出了手机,视线转走,表示不愿意再交谈,于是她也不再说什么,走到另一边了。

  季瓷视线有些模糊,她找到通话记录,最近一个电话是徐川乌打来问她情况的。

  抿了抿唇,往下看就是嫣然,季瓷犹豫了一下,也顾不了那么多,拨通了徐川乌的电话。

  徐川乌似乎有事,铃声响了许久他才接通。

  “季小姐?”

  “徐医生现在有事吗?”

  徐川乌敏感地听出她的无力:“你怎么了?”

  “没什么,徐医生有事的话,我就不打扰了。”

  徐川乌皱眉:“我没事,你在哪?”

  季瓷看了眼公交站牌,发现自己看不清楚,摇摇头:“我不知道。”

  说完又没头没脑地说:“徐医生,你来接我好吗?”

  徐川乌眉心皱得更紧:“你用微信给我发位置,可以做到吗?”

  “好。”季瓷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嘟——”听到对面传来的挂断的声音,徐川乌心急如焚。

  转身进了工作室,对今天的病患表示歉意:“对不起,夫人,我现在有很重要的事要处理,麻烦您下次再来好吗?”

  眼前的女人大概40岁,看打扮也是有钱人家的夫人,闻言脸上立刻露出不悦。

  手机传来特别关心的消息提示音。

  徐川乌再次道歉:“真的很抱歉,为表歉意,您今天的治疗免费,之后的诊疗费可以打五折。”

  “这还差不多,行了我下次再来。”妇人倒也没再为难他,拿起包就走了。

  徐川乌脱下只在见其他病人时才穿的白大褂,随手一丢,打开手机看着季瓷给自己发的位置。

  几乎是跑到自己的车边,徐川乌打开车门,以从前没有过的速度开了出去。

  饶是开得这么快,到季瓷给他发的位置时也已经过了十几分钟。

  顾不得找停车的地方,徐川乌直接开到公交站台处。

  站台上有几人围在一起,似乎有什么事发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