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亲爱的患者小姐

第四十九章 煽情

亲爱的患者小姐 安适如常 2048 2019-08-19 19:23:15

  季瓷扶着嫣然让她先漱口,然后将嫣然扶回房间。

  看着嫣然皱成一团的小脸,季瓷无奈叹了口气,起身,去给她调蜂蜜水。

  再端着蜂蜜水过来时,嫣然已经快睡着了。

  “嫣然,起来喝点蜂蜜水,不然醒了会头疼。”

  季瓷把明显不情愿的嫣然拉起来,把杯子递给她。

  难得见嫣然这么乖巧听话的时候,捧着杯子乖乖地喝了几口,朝季瓷伸出手,季瓷接过她手里的杯子。

  准备转身离开,嫣然却是继续把手朝她伸着,季瓷不解。

  “姐们儿,我们不吵架好不好?”嫣然突然出声。

  “嗯?”仔细看了眼嫣然,发现她眼神还是迷离的,季瓷当她还在耍酒疯,但也没立马就走,而是认真回应,“好。”

  “我不是要跟你发脾气,我就是不高兴,你总是这样,有事都憋在自己心里,什么都不告诉我,但是这样不行呀。”

  最后一个“呀”字被嫣然说得带了几分俏皮,季瓷想笑,却发现自己笑不出来。

  “昨天我在沙发上想了一晚上,还是想不通,为什么你不告诉我呢?”

  季瓷垂下眼睑,没有说话。

  嫣然继续说:“你怎么可以什么都不跟我说呢?我们不是最好的闺蜜、最好的姐妹吗?”

  明知道嫣然现在神志不清楚,季瓷还是点头,喉咙里像哽了什么,说话都有些干涩:“对,我们是最好的闺蜜。”

  嫣然对她露出一个天真又灿烂的笑容:“以后都要记得啊,我会永远站在你身边,你永远都不是自己一个人。”

  季瓷视线有些模糊,以前都没发现,原来嫣然还有这么煽情的潜质。

  抽纸巾擦了下眼睛,再看嫣然,却看到她虽然还是坐着,眼睛却是闭着的,季瓷哭笑不得。

  把杯子放在床头柜上,扶着嫣然让她躺下,季瓷轻手轻脚地出了房门。

  将玻璃杯刷干净,季瓷走到阳台上,打开窗户,让依然带着寒意的风吹在自己脸上。

  她闭上眼,静静地感受着凉风带给自己的清醒。

  是啊,她怎么就把自己的人生过成这样了?

  这么些年来,虽然时常有不如意,但她也并不是没有同伴,只不过没有谁会一直等一个不相关的人用太久的时间去接纳自己。

  而她,也不愿意对别人敞开心扉,所以说到底,还是自己的原因。

  勾了勾唇角,季瓷有些释然又有些矛盾,毕竟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很难去适应这种有人陪伴的感觉。

  临近中午,徐川乌按响了季瓷家的门铃,季瓷开门。

  “季小姐,来吃午饭吧。”徐川乌笑得温和,补充了一句,“今天的味道还可以。”

  季瓷看向他,徐川乌眼神温和。

  季瓷回头看了眼嫣然的房间,道:“嫣然估计要睡到晚上了,我现在没有胃口,徐医生和邵先生一起吃吧。”

  “你早上就没吃饭,中午还不吃,怎么照顾张小姐?过来吃一点,嗯?”徐川乌说话不自觉又带了些诱哄的语气。

  季瓷听出来他不自觉的骗小孩子的语气,无奈,但偏偏这种语气……她拒绝不了!

  “等我拿一下钥匙。”

  “好。”徐川乌笑得给季瓷一种春暖花开的感觉。

  季瓷转身,悄悄做了个深呼吸,不让自己思考这是怎么回事。

  吃完饭季瓷又回来,到嫣然房间里看了下嫣然的情况,看她还睡得很香,一时也不知道该作何感想。

  下楼买了晚上要用的食材,季瓷决定还是先做顿饭安抚一下嫣然的情绪。

  傍晚嫣然果然醒了过来,一起来就游魂一样满屋子找水喝。

  季瓷端了杯水送到嫣然面前,两人都不说话,嫣然接过水杯,咕咚咕咚一口气喝完,看着季瓷。

  季瓷嘴唇动了一下,两人竟然同时说出:“对不起。”

  季瓷一愣,嫣然也愣了一下,然后马上笑起来:“好了扯平了。”

  季瓷也弯了弯唇角,又做严肃状:“下次不准喝这么多酒了。”

  “知道啦!我这算什么呀,你这才是大事,我肯跟你算扯平你都得感谢我!”嫣然嘟嘴,表示不满。

  “好,是我错了,娘娘饶了我吧。”季瓷好脾气地顺着说下去。

  “就这么饶了你太便宜你了,容本宫想想,你就做一顿满汉全席来求本宫原谅吧!”

  “好的娘娘。”季瓷微笑,心中庆幸嫣然并没有和她产生嫌隙。

  转身进了厨房,季瓷用汤勺搅拌了一下锅里的汤,汤的分量很少,徐川乌中午特意告诉她晚上不用做他们的饭了,应该是要给她和嫣然独处和好的时间。

  想着想着季瓷就有些出神,冷不防腰被人搂了一下,季瓷吓得差点把汤勺扔出去。

  就听嫣然闷闷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姐们儿,你以后可不许再瞒着我了。”

  “……好。”

  也感觉到自己抱着季瓷,让她浑身僵硬了,嫣然放开季瓷,继续说:“还有啊,你要瞒就专业一点,吃完药把药盒也藏得隐秘一点,就那么大大咧咧地往垃圾桶里一扔,我能不发现吗?我又不傻。”

  抿唇,季瓷开口:“我以为你发现不了的。”

  “怎么可能发现不……好啊你是在说我傻!”

  “我可没有说,是你自己说的。”

  “啊季瓷!看我的九阴白骨爪……”

  至此,两人算是和好了。

  转眼又到了周一,季瓷和徐川乌一起来到他的工作室。

  徐川乌照例给季瓷倒了杯温水,两人坐着,相对无言。

  两天的休息让季瓷的情绪已经平静下来。

  抿了抿唇,季瓷看向徐川乌:“徐医生,有没有办法可以让人忘掉不好的事情?”

  徐川乌微愣,季瓷又笑:“对不起徐医生,当我没说,这是不可能的事。”

  徐川乌道:“的确有难度,像心理学上的催眠,的确可以帮助你把想要忽略的记忆隐藏起来,但并不能把它彻底删除,只要有契机就还会想起来。”

  “我知道。”季瓷垂眸,语气却是平平淡淡,“可是徐医生你知道吗?我讨厌这样的自己。”

  直视着徐川乌,季瓷语气依旧平淡:“明明,明明生活中有那么多美好的经历,可是我好像就只记得不好的部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