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亲爱的患者小姐

第五十章 平静

亲爱的患者小姐 安适如常 3048 2019-08-20 18:00:00

  轻轻地笑了一声,季瓷接着说:“就好像,就好像那些美好的事情从来都不曾存在一样,每次回忆都只能想起那些不好的事。这种感觉,真的很讨厌。”

  徐川乌看着季瓷,眼前的女孩眼神纯粹而忧伤,面容却是一片平静。

  有阳光从窗户照进来,在她脸上映出光芒,似乎是有些刺眼,女孩眼睛眯了一下。

  徐川乌起身,将窗帘拉上,房间一下子暗了许多。

  在沙发上坐下,他斟酌了一下措辞:“如果季小姐不介意,我可以为你催眠,帮你唤醒那些美好的记忆。”

  听到“催眠”二字,季瓷神色快速地变了一下。

  “徐医生有没有其他的办法?”

  徐川乌明明白白地看到季瓷对催眠这件事的抗拒,虽然不知道原因,但他还是选择顺着季瓷。

  “另一种办法麻烦一些,情景重现,季小姐对哪些美好的记忆有印象,可以去记忆中的地点或者和记忆中的人一起再做一次同样的事情。”

  季瓷垂眸似乎在思考什么,徐川乌并不出声打扰。

  良久,季瓷才说:“我知道了。不过这件事我自己就可以了,徐医生可能帮不上忙吧。”

  徐川乌眼神一闪,表情却是不变:“好,如果有什么需要,季小姐随时联系我。”

  季瓷应下,房间内一时都是沉默的气息。

  季瓷也不知道该不该走,毕竟刚来没多久。

  “不知道季小姐能不能稍微透露些线索?”徐川乌突然问。

  季瓷刚刚在发呆,眼神有些迷茫地看向徐川乌:“嗯?”

  徐川乌被她这副懵懵懂懂的模样逗得失笑:“我是说,关于季小姐的美好记忆。”

  季瓷垂眸做思索状,又听徐川乌说:“以一个朋友的身份。”

  “……好。”季瓷发现自己好像越来越拒绝不了徐川乌了,“我打算回趟老家,刚好,母校那边也联系我要我回去给学弟学妹开个讲座。”

  季瓷本科读的大学在L市,离她的老家K 市也就不到三个小时的车程。

  徐川乌点头表示了解,又问:“什么时候出发?”

  季瓷想了想:“大概周三吧,周六回来。”这次不用徐川乌问,季瓷自己就交代了回来的时间。

  “还好,来得及。”徐川乌小声说了一句。

  “徐医生说什么?”季瓷不解地看着他。

  徐川乌对季瓷露出温和笑容:“我说不耽误下周的治疗,来得及。”

  眨了眨眼睛,季瓷觉得不对劲,但好像也没什么不对。

  没在意,季瓷看了眼时间,起身准备告辞。

  突然想到什么,季瓷开口询问:“徐医生,我的治疗费用你怎么都没提起过?”

  “是吗?不着急,等治疗进行一段落再说吧。”

  季瓷点点头:“也好,那我今天就先走了,还有别的事情要忙。”

  “好,需要我送你吗?”徐川乌温和地看着她。

  “不用了,谢谢徐医生,我直接坐地铁就可以了。”季瓷拒绝。

  “也好,季小姐注意安全,再见。”

  “再见。”

  季瓷离开,去之前的机构里看社工们的数据分析进行得怎么样。

  季瓷走后,徐川乌拿出手机给陈老先生打电话:“老师,下周一有时间吗?”

  “有啊,怎么了?”

  “下周一,我带小瓷到您家拜访,您看可以吗?”

  “我没问题,看你们的时间。”

  “好的,那就这样决定了,我会提前跟小瓷打招呼的。”

  至于多提前,徐川乌微笑,笑容里带着些腹黑。

  “行,那我跟你师母也提前准备,没别的事了吧?挂了啊。”陈老先生完全不掩饰自己现在对这个曾经得意门生的嫌弃。

  “好,老师再见。”

  挂了电话,徐川乌看了眼时间,又看了下自己接下来几天的安排。

  拿出手机给邵云卓打电话。

  “喂,川乌啊,有什么事吗?”

  “张小姐现在有空吗?”

  “张小姐?”邵云卓愣了一下,“你说小不点啊?”

  “嗯。”

  邵云卓从办公室往外看去,嫣然盯着电脑屏幕一动不动,看起来很专心。

  看不出嫣然在干什么,邵云卓起身:“你等一下,我去看看。”说着往办公室外走去。

  悄无声息地走近,没走到跟前,似乎是怕打扰嫣然,邵云卓没发出声音,转身回办公室。

  “她还挺清闲的,在看电视剧。”

  “你们中午是12点到2点休息吗?”徐川乌继续问。

  “对啊,怎么了?你要过来?诶,你问小不点干什么?”

  “有事。”徐川乌言简意赅,显然不想多说。

  “好吧好吧,其实你可以现在过来,我可以让她提前休息。”邵云卓空闲的手上转着原本放在桌子上的笔。

  “……”徐川乌沉默一下,倒也没拒绝,“这样也好。”

  邵云卓收了漫不经心的姿态,坐直:“你认真的?”

  “你以为我在开玩笑?”

  想到了什么,邵云卓又让自己陷在椅子里:“好吧,又跟季小姐有关吧?”

  “……你不必知道。”

  “好好好,那你在哪等她?”

  “我会直接联系张小姐,你让她提前下来就好。”

  “行,不过也别太久啊,毕竟大家都看着呢,到时候说我包庇员工多不好啊?对吧?”邵云卓嘻嘻哈哈。

  徐川乌似乎是轻笑了一声:“难道你不是?”

  不等邵云卓反应,徐川乌已经又开口:“我现在过去,挂了。”

  然后直接挂了电话。

  邵云卓放下手机,从办公室往嫣然的方向看去,依旧俊朗如少年的脸上,嘴角不自觉地勾起一抹笑容。

  徐川乌开车到邵云卓公司所在的大楼下,找了家咖啡馆坐下。

  拿出手机给嫣然发微信:“张小姐,现在到楼下咖啡馆可以吗?”

  嫣然手机震动两下,正专注看电视剧的她面色不耐地拿出手机。

  看到是徐川乌的微信,嫣然一愣,虽然两人加了微信,但还没联系过。

  点开看到内容,嫣然脸上露出疑惑,往周围看了下,没人注意自己。

  快速打字:“现在吗?可是现在是上班时间啊。”

  徐川乌回得也很快:“我跟云卓联系过了,你可以直接下来。”

  嫣然看了眼办公室里正专注地往电脑上敲代码的邵云卓,有些犹豫要不要打招呼。

  手机又震动了下,徐川乌的消息:“我想跟你聊一下关于季瓷的事情。”

  嫣然不再犹豫,回复:“好,我现在下去。”

  又看了眼邵云卓的办公室,恰好里面的人抬头看过来。

  嫣然伸手指了指公司入口的方向,邵云卓点点头,嫣然悄悄地溜出去了。

  到了徐川乌说得咖啡馆,嫣然从落地窗看到了坐在卡座里的徐川乌。

  推开门,直接朝徐川乌走去。

  徐川乌察觉到嫣然的到来,起身:“张小姐,请坐。”

  嫣然点头坐下,直奔主题:“徐医生,你说有关于我姐们儿的事情要跟我聊,我姐们儿怎么了?”

  服务员走了过来,嫣然随意点了一杯咖啡,对服务员说了声“谢谢”。

  等服务员走了,徐川乌才温和开口:“张小姐不必着急,我今天只是想了解一些事情。”

  嫣然怔了一下,面露疑惑:“什么?”

  徐川乌脸上依然温和:“是这样,季瓷去年才开始去医院接受治疗,之前季瓷的咨询师,是我的老师。从两个月前,我的老师把季瓷的治疗交给了我。”

  嫣然点头:“这我知道,前天晚上季瓷告诉我了。”

  “嗯。”徐川乌喝了口咖啡,“但是无论是我的老师还是现在的我为季瓷治疗期间,季瓷始终不愿意把自己的病情告诉自己的亲友,所以张小姐您是我现在了解一些事情的唯一来源。”

  嫣然面上带着若有所思,点了点头,服务员此时把咖啡送了上来。

  嫣然拿着小勺子无意识地搅拌着,抬头看徐川乌:“我明白了徐医生,你有什么想了解的可以问我。”

  话音一转:“但是有些事情,我并不能不经季瓷同意就告诉你。”

  皱了皱眉,徐川乌又释然:“张小姐放心,我会把握分寸。”

  嫣然松了口气:“徐医生有什么想了解的,问吧。”

  这样子颇有些视死如归的架势。

  徐川乌倒是被她这副模样逗乐了一下:“张小姐不必这么紧张。”

  嫣然喝了口咖啡,被烫得脸皱了一下,也不紧张了,道:“你问吧。”

  斟酌了一下,徐川乌问:“张小姐觉得季小姐平时是一个很压抑的人吗?”

  嫣然皱眉思考,有些不确定:“季瓷平时还好,反正跟我一起的时候还挺活泼的,也会陪我一起开玩笑,基本上跟她相熟的人都说她的性格还挺跳脱的。”

  顿了顿,嫣然语气有些变化:“不过我们这也好几年没有一起生活了,从高中开始我们就没在一个学校,但是我们以前都用一些社交软件,没有断了联系,假期也会约着一起出来玩。”

  说着说着嫣然自己也觉得对季瓷的了解好像还停留在几年前,有些颓然:“你要真问一些她近年来的事情,指不定我还真的不太了解。”

  徐川乌也没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有些诧异,但也一下子就掩藏过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