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亲爱的患者小姐

第五十八章 明显

亲爱的患者小姐 安适如常 3086 2019-08-26 20:54:24

  季瓷自己也愣住了,她也没想到卓卓会突然亲自己。

  脸上露出一个真诚灿烂的笑来,徐川乌看着眼前这一幕,眼睛里也全是宠溺,几人看过去,颇有些一家四口的既视感。

  跟冯太太打了招呼,交代了给元元改名字的原因,两人往停车场走去。

  季瓷一直走在徐川乌右侧,走到车边,徐川乌跟季瓷一起走到副驾驶门边。

  “手伸出来。”

  季瓷不解:“嗯?”但还是伸出左手。

  徐川乌眼里带着纵容:“被咬的那只。”

  季瓷摇头:“没事。”

  徐川乌把她胳膊拉出来,白皙的手上,一个小小的牙印赫然明了,牙印已经肿起来,有几个牙齿硌到的地方还有些破皮。

  “这样也叫没事?”徐川乌语气有些责备,眼底有自责。

  季瓷把手挣出来:“真的没事,只不过我皮肤比较喜欢‘大惊小怪’,总是显得很严重,一会儿就好了,估计到家就能消下去了。”

  徐川乌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看得季瓷心里有点发虚。

  “走吧。”最终徐川乌只是说了这一句,然后绕过去坐上驾驶座。

  回到小区,徐川乌叮嘱:“回去先处理一下伤口。”

  季瓷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并不在意。

  徐川乌也不说话,只是跟着季瓷进了她家。

  “医药箱在哪?”不顾季瓷愣愣的模样,徐川乌直接问。

  “在柜子里。”季瓷指了指门口被她用来杂物储存的柜子。

  徐川乌打开柜子,对还站在原地的季瓷道:“再去冲一下手。”

  刚刚在康复中心她就被徐川乌拉着冲过一次了,还是在两个小朋友的围观之下。

  “诶,姐们儿,徐医生,你们回来了。”嫣然从房间里伸着懒腰出来。

  季瓷“嗯”了一声,从她面前走过去,直奔洗手间。

  “诶,姐们儿,你急着上厕所吗?”嫣然不解。

  季瓷头也不回地解释:“不是,我洗手。”

  嫣然嘀咕:“洗个手而已,这么急?”

  季瓷手上还滴着水就出来了,拿纸巾把水擦干。

  徐川乌已经在沙发上坐下,打开医药箱,只等季瓷过来。

  还没进入状态的嫣然看到医药箱,一下急起来:“怎么了?谁受伤了?姐们儿?你怎么了?”

  季瓷表示无奈:“我没事儿,你冷静。”

  “噢。”嫣然委屈,“我这不是关心你嘛?”

  “我真的没事,就是被小朋友咬了一口。”

  “啊,我看看。”嫣然拉起季瓷的两只手,看了一眼还有些明显的牙印,眉头皱起来。

  “诶你这个表情,我欺负你了咋的?来,笑一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皮肤,稍微碰一下就看起来怎么了一样,其实一点事没有。”季瓷无奈再次安慰。

  “季小姐,过来。”徐川乌出声叫季瓷。

  季瓷一顿,乖乖往他身边走过去,在另一张小沙发上坐下。

  徐川乌眼神示意她把手拿出来,一手拿着沾了碘酒的棉签往季瓷手上抹去。

  沾了碘酒的棉签凉凉的,季瓷反射性地缩了下手,徐川乌直接伸手轻按住她的手。

  沙发后面的嫣然又露出看透一切的笑容,拿出手机拍照。

  擦了手背擦手掌,季瓷浑身僵硬地像雕像:“徐医生,我自己可以的,或者嫣然也……”

  徐川乌一记温和的眼神扫过去,季瓷闭嘴,任徐川乌处理。

  将棉签扔进垃圾桶,徐川乌甚至轻轻吹了一下季瓷刚抹完药的手。

  季瓷双目瞠大,不敢置信。

  徐川乌慢条斯理地将医药箱整理好,起身。

  季瓷耳朵红红的,声如蚊蝇:“谢谢。”

  徐川乌温和地笑:“不客气。”

  体贴地将医药箱放回原处,徐川乌叮嘱:“这两天别碰水,我来做饭。”

  季瓷(耳朵更红):“……”

  嫣然表面淡定,内心的小人已经控制不住地在跳舞、呐喊。

  徐川乌转身要离开,突然想起什么,又转过来:“季小姐,还记得我说过明天要带你去一个地方吗?”

  季瓷点头:“嗯。”

  徐川乌脸上笑容仿佛带有深意:“明天,带你去陈老师家拜访一下,季小姐做好心理准备。”

  说完转身毫不留恋地走了,季瓷脑中有一瞬间的空白。

  嫣然在门合上那一秒已经控制不住自己,扑到季瓷背上:“姐们儿,徐医生你们两个,有情况噢!”

  季瓷还有些懵:“嗯?”

  嫣然不怀好意地伸手去捏季瓷的耳垂:“哇,这耳朵好红啊,姐们儿你是不是害羞了!”

  季瓷侧身躲开:“没有,我回房间休息了。”

  说完就快速回了自己房间,看架势是落荒而逃。

  “唉,姐们儿太纯情了,这么多年了,被人碰一下手就害羞成这样,不好不好。”嫣然在原地又是摇头又是叹气的。

  “不过这样也好,徐医生还是蛮腹黑的嘛,看来不用我操心,俩人估计能成。”想了想,嫣然又自言自语道,“不过我还是得有点作用吧,不行,我得好好想想。”

  说着自己也回房间去了。

  季瓷在床上翻来翻去,脸上和耳朵上的温度久久散不下去。

  拿出手机,季瓷打开微博,让自己分散注意力。

  刷了一会儿,她又点开账号设置,看着自己另一个头像为仙人掌的账号,陷入沉思。

  账号名称后面是红色的“99+”,但她已经很久没有登录过这个账号了,现在也在犹豫。

  伸出手指,犹豫着要不要点开,最终还是点了退出,关掉屏幕,把手机放在一边,闭目养神。

  快七点的时候,门铃响,嫣然去开门,路过季瓷房间门口往里看了一眼,季瓷还睡着。

  徐川乌正站在门口,看见是嫣然先打了声招呼,然后叫她们去对面吃饭。

  “啊,徐医生你真的做饭了啊?”嫣然先诧异了一下,“你先回去,我去叫季瓷起来,她还在睡。”

  徐川乌眸子里有片刻的错愕,没想到季瓷会睡着,接着温和一笑:“好。”

  看着徐川乌回对面,嫣然关上门,到季瓷房间,在她床边坐下。

  季瓷朦胧之间感觉到有人在看着自己,眉头轻轻皱了一下,眼珠也转了转。

  “姐们儿。”嫣然小声叫她。

  季瓷皱眉,有些分不清是现实还是做梦。

  嫣然眼睛转了转,脸上狡黠一笑,准备吓吓季瓷。

  嫣然还没靠近,季瓷就睁开眼睛,嫣然准备吓她的,结果自己被吓了一跳,猛地后退了一步。

  季瓷眼睛里是一片严厉,看到是嫣然才缓和下来,坐起来:“嫣然。”

  嫣然惊魂未定,拍拍胸口:“姐们儿你吓死我了,你这是做什么梦了,眼神也太犀利了点。”

  季瓷扶额:“不知道,可能是梦到自己当了皇帝了吧。”

  “嗯?”

  季瓷一本正经:“因为总有刁民想害朕啊。”

  嫣然干笑:“呵呵……姐们儿你还是这么会讲冷笑话。”

  季瓷也不开玩笑了:“你坐我旁边想干什么?”

  嫣然才想起来自己的来意:“哦哦,徐医生叫我们去吃饭。”

  季瓷看了一眼自己的手,眼睛里情绪复杂:“那你等我两分钟,我洗个脸。”

  “好。”

  两人整理了下形象,拿上钥匙出了门。

  敲门,开门的是邵云卓。

  他这两天都忙着敲代码,整天对着电脑,眼睛里有些泛红,看起来有些憔悴,倒是不那么孩子气了。

  看见两人,邵云卓打招呼:“来了!进来吧,川乌说马上就好了。”

  难得嫣然和他没有抬杠,季瓷竟然觉得有些不习惯。

  徐川乌正好把最后一道菜放到桌子上,带着围裙看过来,像极了在家等妻子的丈夫。

  尤其……他对着季瓷露出的笑容,让嫣然和邵云卓深深觉得自己不该在这里。

  季瓷不与他对视,心里暗自想道:“为什么觉得这个人越来越明显了?”

  吃了饭,季瓷要去洗碗,被徐川乌拦住,指了指她的手,表情不容抗拒:“不要碰水。”

  季瓷沉默,没有表态,但没再往厨房去了。

  邵云卓和嫣然经过这么多次一起洗碗,已经培养出了默契。

  两人也不愿意再在这两个气氛奇奇怪怪的人身边当电灯泡,主动往厨房洗碗。

  季瓷和徐川乌在沙发上坐着,气氛着实有些奇特。

  “明天……要去陈爷爷家里?”季瓷先出声问。

  没办法,旁边某个人的眼神实在让她忽视不了,没办法再沉默下去。

  徐川乌一直看着她,见她终于说话,温柔一笑:“嗯,我已经跟陈老师打过招呼了。”

  季瓷朝他看过去,徐川乌依旧是陌上人如玉,君子世无双的模样,眼底却写满了笑意。

  “那你知道陈爷爷还有奶奶喜欢什么吗?”季瓷抿唇,还是决定问一问。

  徐川乌脸上露出一种“果然你会问”的表情:“其实你不用带东西,陈老师也会很欢迎,毕竟,他喜欢你可比喜欢我多。”

  季瓷稍微惊讶了一下,没开口。

  “不过你一定要带的话就买一些老人们普遍喜欢的东西就好。”徐川乌语气温和。

  季瓷思索了下,皱眉,道:“徐医生,你应该早点告诉我的。”

  徐川乌原本是想给她一个惊喜,但今天想了想还是决定告诉她,免得她有抵触情绪。

  此时听到季瓷这样说,他依旧温和地笑:“抱歉,我的错。”

安适如常

咳,就当徐某人被某个蓝颜刺激了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