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亲爱的患者小姐

第六十一章 川乌

亲爱的患者小姐 安适如常 3065 2019-08-29 17:13:16

  敲门声传来,徐川乌将纸巾盒推到嫣然面前,起身去开门。

  邵云卓拎着饭进来,环顾了一下:“季小姐还没出来?”

  “嗯,”徐川乌答得自然,“你们先吃,我再进去看看她。”

  嫣然想说些什么,徐川乌已经走进了季瓷的房间。

  季瓷此时安静下来,但她没有睡觉,而是躺着又把自己缩成了宝宝最有安全感的姿势。

  “季瓷。”他向季瓷靠近。

  季瓷眼睛眨了眨,轻声喊他:“徐医生。”

  徐川乌坐在她床边的凳子上:“我在,你感觉还好吗?”

  季瓷将自己稍微舒展开一点,不看他:“徐医生,要不就放弃了吧?”

  徐川乌目光瞬间凝固:“季瓷,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知道,但是徐医生,好不了的,你知道的,这种病,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复发了。”

  季瓷声音轻轻的,又带着不容忽视的悲观:“到时候我又会像今天这样,明明神志是清醒的,但我就是觉得跟你们隔了一堵墙。”

  眨了下眼睛,一滴泪顺着脸颊滑下去,季瓷看着天花板,口中呢喃:“我为什么要活着啊?这么痛苦,又这么荒谬的人生,怎么这么难呢?”

  “季瓷,你不要胡思乱想,你忘了你跟我说过什么吗?”徐川乌心中有一种恐惧感蔓延着。

  “我们要一起努力,你可以的,还有陈老师,师母,他们昨天才认你当了孙女……”差点脱口而出带着指责的话语,徐川乌顿住,他当然清楚,此时的季瓷受不得一点刺激。

  “……徐医生,你先出去吧,你让我自己待一会儿,好吗?”越到这种时候,季瓷的语气反而越轻柔,像是下一秒就会没有声响一样。

  徐川乌没动,季瓷缓慢地将目光移到他身上,平日里带着各种情绪的眼睛此时像是两潭死水,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

  “季瓷,”徐川乌看着她,“你什么时候才愿意告诉我?”告诉我你真正隐瞒的东西。

  后半句他没有说出口,季瓷翻了个身,背对着他,气氛尴尬。

  良久,季瓷闷闷的声音才传过来:“不是现在。”

  “再一个月的时间,给你也给我自己,如果你还不能对我坦诚,”徐川乌苦笑,“我想我的确没办法再做季小姐的咨询师了。”

  季瓷身子一僵,瞳孔颤了一下,下一秒眼里半点情绪也没有,轻声回答:“好。”

  徐川乌起身,走出房间,并没有带上房门,方便听里面季瓷的动静。

  房间里的季瓷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下来,她想说“不要放弃我”,想说“对不起”,可是心里、喉咙里像哽着什么东西,让她发不出声音来。

  眼睁睁地看着徐川乌走出去,季瓷伸出手臂,狠狠地咬上去,不让自己哭出声。

  见徐川乌面色沉郁,嫣然和邵云卓知道大概季瓷的情况不大好。

  嫣然起身就要往季瓷房间走,徐川乌拦住:“季小姐说她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嫣然又坐下,敏感地注意到徐川乌对季瓷的称呼又变成了“季小姐”。

  心里担忧季瓷的情况,她也没空想其他的,只忧心忡忡地问徐川乌:“季瓷怎么样了?”

  徐川乌脸色从刚才就不好,嫣然猜测两人是不是发生什么矛盾了,皱眉,觉得现在实在不是吵架的时候。

  但其实徐川乌是在懊恼自己刚才为什么要说那句话,万一又刺激到季瓷怎么办?

  他脸色不太好看,邵云卓和嫣然也没说话,几人都没什么胃口,潦草地吃了几口都放下了筷子。

  徐川乌端起季瓷那份粥,对两人说:“你们明天还要上班,都早点休息。”

  “那,川乌你不回去了吗?”邵云卓蹙眉。

  嫣然也看向他,徐川乌一手按了下眉心。

  对着嫣然说:“今晚我在你们家沙发上睡一晚,”又看邵云卓,“云卓,你帮我把我的被子枕头拿过来吧。”

  “好。”邵云卓去帮他拿东西,嫣然把桌子上的餐具收拾了,徐川乌则端着粥又进了季瓷的房间。

  季瓷一整天没合眼,但就是睡不着,她也习惯了,毕竟每次这种时候,失眠都是最基本的。

  徐川乌端着粥进来的时候,季瓷眼睛只转了转,没有其他反应。

  徐川乌到底硬不下语气,轻声喊她:“季瓷,起来喝点粥。”

  季瓷闷闷的声音响起来:“徐医生,我不想吃。”

  徐川乌险些妥协,垂眸再次诱哄:“先喝了粥才能吃药。”

  两人僵持着,最后季瓷还是起来喝了两口。

  徐川乌又帮她倒了杯水放在床头,温声叮嘱:“我就在客厅,你有事就叫我。”

  季瓷沉默,没有回答,徐川乌将她的药拿出来放在桌子上:“一会儿记得吃药。”

  季瓷哑着嗓子“嗯”了一声,徐川乌起身走出去。

  邵云卓已经把他的枕头和被子放到沙发上,见徐川乌出来,抬手示意了一下,准备回自己家。

  嫣然从厨房出来,眼睛还是红红的,邵云卓停下脚步:“张嫣然,明天你不要去上班了。在家照顾季小姐吧。”

  徐川乌沉声打断:“明天我在,你们去上班,我会照顾好她。”

  嫣然点点头,沉默着回了自己房间。

  今晚,注定几个人心情都不会太好。

  大概十一点半,季瓷房间里传来轻微的动静,徐川乌起身,轻轻踱步到她门口。

  季瓷房间的窗帘没有拉严,有月光照进来,徐川乌看到她坐起来,就着已经凉透的水把药喝下。

  然后赤着脚往窗户处走去,季瓷和嫣然的房间里的窗户都是飘窗。

  徐川乌看着她走过去,拉开窗帘,坐上飘窗台,抱住自己,往窗外看去。

  此刻的季瓷有些不真实,徐川乌看着她伸手抚上窗户,又缩回来更紧地抱住自己。

  徐川乌说不出来自己心里到底是什么感觉,心疼、无力感一起萦绕在自己心头。

  他对季瓷的感情来得很突然,但并不敷衍,第一眼见到她,甚至更早,在陈老师向自己提起这个女孩子的时候,他就有好奇,还有一种奇怪的熟悉感。

  见到她本人之后,逐渐清晰的感情一开始让他有些不知所措,在遇到她之前,他一直认为自己是足够理智的。

  然后在一次次接触里,心疼的情绪越发强烈,他想看到更真实的她,不需要有多完美,只要没有伪装。

  甚至对她的过往,他现在也有些分不清自己究竟是出于医生的角度,还是个人的角度,想要去了解她的全部。

  看着自己喜欢的女孩子以一种保护的姿态将自己缩成一团,他想走近她,走到她身边,告诉她有他在。

  这个想法一涌出来就无法克制,他一步步靠近季瓷,在她身边坐下。

  季瓷无声地看向他,嘴唇动了两下,还是没有出声。

  徐川乌伸手想拍拍季瓷的肩膀,季瓷却猛地缩了一下。

  徐川乌一僵,又直觉地觉得不对劲,一贯温和的脸从回来就没有笑过,此时更是满是严肃。

  “季瓷……”

  季瓷摇头:“别碰我。”

  徐川乌有些受伤,起身,又听到季瓷呢喃了一句:“我疼……”

  “好疼……”

  徐川乌眼里有惊骇,他有些不敢问,声音都有些干涩:“季瓷,你……哪里疼?”

  季瓷摇头:“我不知道,一碰到就好疼……”

  徐川乌心中大痛,几乎喘不过气来,他知道有抑郁症病人发作时会有身痛的表现,但季瓷,他怎么也没想到季瓷也会这样。

  准确地说,涉及到季瓷,他一开始就抱着她一定会好的念头,一直以来也总是积极地把季瓷的情况往好了想。

  他从来没有一刻觉得自己学的知识这么没有用武之地,只恨不得替她疼。

  所有安慰的话语都显得苍白无力,徐川乌再次在季瓷身边坐下,轻声告诉季瓷:“别怕,我在。”

  季瓷缓慢地伸出手,很轻又很坚定地拉住徐川乌的衣袖,像是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徐川乌,我好疼……”

  徐川乌眼角有一滴泪滑下来,不敢伸手触碰她,只能一遍一遍地告诉季瓷:“别怕。”

  季瓷仿佛真的被安抚到,轻声“嗯”了一句,闭上眼睛,抓着徐川乌衣袖的手却没有放开。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徐川乌轻轻唤了季瓷一声:“季瓷?”

  季瓷没有睁眼,但回应了一声。

  徐川乌知道她此时一定疼得睡不着,让自己露出一个笑脸,温声问她:“你知道为什么我叫川乌吗?”

  季瓷睁眼,脸上勉强扯出一个感兴趣的表情:“为什么?”

  徐川乌看向窗外,声音温和:“川乌是一种中药药材。”

  “嗯。”季瓷回应一句表示自己在听。

  “那年我出生的时候母亲难产,差一点就没挺过来,后来还落下了体寒的毛病,父亲就给我取名川乌,川乌本身有毒,但适量使用,可做温经散寒、麻醉止痛之用。”

  轻笑一声,他调侃:“还好父亲没有给我起名延胡索。”

  然后他转过来看着季瓷,季瓷脸上有淡淡的笑意:“徐医生,你的父亲一定很爱你的母亲。”

  “嗯。”徐川乌点头,专注地看着季瓷,“我想说的是,川乌止痛,所以,你别怕,我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