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不良偏爱

不良偏爱

楼鸯歌

  • 浪漫青春

    类型
  • 2019-07-27上架
  • 322408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初见

不良偏爱 楼鸯歌 3205 2019-07-25 20:20:40

  江柔儿第一次见程国添的时候,天空下着倾盘大雨,下得那么用力,像是迫不及待的要洗去这个世界所有的不堪与肮脏,以至于她住的那一间小小的久经风霜的小楼房,都被雨渗透进来,豆大的水珠滴答滴答的落水泥地板上,江柔儿不用想都知道,这下子在整个屋子里肯定弥漫着一股浓浓的潮湿味,这样对江恒的病情又不好了。

  江柔儿神情的沉了沉:“讨厌的雨天。”

  看着满天的大雨,又看了眼手中的书包,无奈的笑了笑。

  她将书包顶在头上,熟头熟路穿过大街,跑进了小巷,白色的帆布鞋踩在大大小小的水洼里的溅起一朵朵浪花。

  住在巷子头的老妇人看见她,连忙招手道:“哎哟,这该死的天,柔儿,过来拿伞。”

  江柔儿匆忙中抬眸看了眼旁边的妇人,一双盈盈的眸子水光荡漾,嘴角微微一勾,身体利落的转了个角,就站在了妇女的屋檐下,眉眼弯弯,甜甜的叫了一声:“容姨好。”

  约莫四五十岁的妇人,皱着眉看着她,有些数落的滋味:“乖乖,你看看你,全身都湿了,你等会,我拿毛巾给你擦擦,你拿了伞再走。”

  江柔儿将头顶的书包放下,将着已经湿透的袖子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露出一张白皙的小脸,笑着摇头道:“没事,容姨,我一会到家洗个热水澡就好了。”

  “不行,到时感冒了怎么办。”容姨喝道,转身进屋拿毛巾,像是想起了什么道:“对了,刚我看见有辆小车停在你家门口,我看那车子光得发亮,柔儿你家莫不是来了什么大人物。”

  小巷子并不大,来来去去八九户人家,藏不住事儿,谁家有点风吹草动,大家多少都知道点。

  江柔儿听着她的话,心里一抽,蹙着眉头,冷静的想了片刻,最后否定了心里的想法,这才疑惑道:“容姨,你看错了吧,就我家这一穷二白的,哪里攀得上什么大人物。”

  容姨低估着:“我哪能看错,咱们这块地方平时能瞧见四个轮开进来的机会可不多,我还特意瞧了几眼,还有那车子起码得好几十万吧。”

  江柔儿眉头此刻皱得更紧了些,心里生起一丝不安,仿佛突然之间被什么东西堵了一下一般。

  握了握紧手里的书包,朝里屋喊道:“容姨,我先走了。”

  她这次跑得很快,踩在水洼里的声音都响亮起来,在大雨的雨帘中一会儿没了影。

  容姨在后面喊道:“哎,毛巾,你好歹拿把雨伞啊,你这孩子,着急个什么劲儿。”

  …………

  不一会,江柔儿站在自家门口。

  瞧见那容姨口中的车子一怔,最后,不顾雨水,眯着眸子细细看清了车子的标志。

  宝马?不是法拉利。

  江柔儿定了定神,心里无意识的松了口气。

  下一秒,心里又忐忑起来,她暗暗揣摩着自己这一年来做过的能上的了台面的还有不能上得了台面事儿,一桩一桩的掂量过后,认为自己并没有的罪过什么大人物。

  这才抹了一把眼前朦胧的雨水,按下心里的狐疑,让自己露出清澈的双眸,平常一般的推开门,叫道:“爷爷,我回来了。”

  房子的是江家的祖屋,已经有好几十年历史了,采光并不好,一旦是雨天,便会昏暗起来。

  此时屋子里开了灯,昏黄色的灯光照亮了整个屋子,似乎也暖和了不少。

  她穿过露天的院子,走进里屋,一愣。

  而后微微歪着脑袋看着坐在爷爷床榻上的那个男人机械一般的站起来看着她,男人高大威武,大概四十来岁,五官深邃,江柔儿想,常言道,村里一枝花,若是这男人再年轻个二十岁,不管放在哪一个村子里,那肯定是村里一颗常青树啊。

  她转溜着眼眸,顺势又扫了一眼站在他隔壁的男人,这男人毕恭毕敬的站在一旁,手里拿着一个公文包,典型的秘书摸样。

  她紧皱着眉头:“爷爷,他们是?”

  江恒已经六十多岁了,身子骨并不好,近来又感染风寒,哑着声音道:“柔儿,过来,见过你程叔叔。”

  江柔儿心中不解,从小到大,她可没见过她家有任何亲戚,这下凭空蹦出一个程叔叔来,看着这衣着,看门口那车,带着个手下,一看就是个有钱的主儿啊。

  可不管如何,对于有钱人,她倒是一百个乐意结识的,顿时,按下心中的疑惑,走近,挂起一副三好学生的笑容,乖巧的叫了声:“程叔叔好。”

  程国添威武的身躯几乎的颤抖了一下,眸子丝毫不掩饰他眼下的动容,缓缓眼里居然就起了雾,他伸出手,不顾雨水搂江柔儿入怀,那般温柔,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般,听见他梗着声音道:“孩子,这些年,你受苦了。”

  江柔儿被震住了,倒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大人在自己面前哭了。

  半响,回过神来,心里尽是不解。

  这是闹哪一出?

  江柔儿眉头紧锁,满脑子的疑惑,但是被一个男人搂在怀里,她自是不愿意的,她推了推,不着痕迹的后退半步,应付着道:“不苦,不苦,我好着呢。”

  程国添叹了一口气,睁了睁眼睛,掩盖眼里的朦胧,露出一副和蔼的面容,看着江柔儿,声音有些哽,像是喉咙里卡进了石头,好几次张了张口,最后才吐出几个字:“孩子,长大了,懂事。”

  江柔儿笑了笑,对于他的情绪,当下不知如何回应他。

  转而走到了江恒身旁,给江恒捂了捂被子,小声的问道:“爷爷,这是怎么回事?”

  江恒见她一身湿透,五官都皱了起来:“你这不爱带雨伞的毛病怎么一直改不了,先去洗个热水澡免得感冒了,一会儿爷爷慢慢跟你说。”

  江柔儿不好意思笑笑,应了声“好。”扭头道:“叔叔们,你们先坐一下,我一会儿再回来。”

  程国添欣慰一般的点头,又在道:“孩子长大了啊。”

  江柔儿听着他一直在感叹,觉得莫名其妙,同时心中也有了几分疙瘩,陌生的男人让她不安。

  江柔儿快速的冲了一身热水,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出来,还没张口说话,就见江恒招手让她过去,道:“这是你程叔叔,是你爸爸的好兄弟。”

  江柔儿蹙眉,她爸在她五岁的时候就牺牲了,她对爸爸已经没有多大的印象,只隐隐约约的记得,有个男人一身军装抱着她亲昵的亲了亲她的额头,他的笑声总是爽朗而欢快。

  说起来,她对八岁之前的时候,都没有多大的印象,也许是长大了,淡忘了。

  江柔儿脑子在想着,嘴里不经意一般的:“噢”了声。

  又听见江恒道:“你程叔叔和我商量,接你到北城上学,你觉得如何?”

  江柔儿轻轻抬头,一双眸子显得迷茫:“北城?”

  江恒:“对,你可能不记得,你小时候一直住在北城,要不是你爸出事,我们也不会带你离开。”

  江柔儿当下明白了,江恒这是打算将她托付给别人的意思啊。

  江柔儿心里一阵苦涩,脸上仍然拉出笑意:“爷爷,你不是说这里是我们的老家么,你不是说以后就在这里好好生活么,你看,我现在已经完全适应这里了,我们干嘛还去那个陌生的北城。”

  江恒无奈的看江柔儿,最后硬着声音道:“你必须去,柔儿,你去了北城你才能有更好地学习,才能有前程啊,你忘了你要考Q大了吗?”

  江柔儿觉得头痛,她也知道北城是什么地方,跟现在这种穷乡僻野没法比,可是,她并不认为去了北城才有前程,去了北城才能考Q大。

  她看了眼程国添,她心里开始烦躁。

  她不想江恒将她托付给别人,她不想依靠别人去活着,更不需要别人的同情与怜悯。

  她那么心高气傲的一个人,哪怕再也没有高贵的羽翼,她依旧不能让自己仰仗着别人的鼻息活着。

  江柔儿咬唇:“爷爷,我在这里前程也挺好的,在这里,我也能考上Q大,我也能有好的前程。”

  江恒拍了拍她的额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怎么就这么不懂事呢你。”

  江柔儿怒了努嘴,倔强着:“我不,我不,反正我就想留在这里,哪里也不去。”

  说罢,还趴在了江恒身上以表决心,嘴里小声的喃喃着:“我就留在这里守着你,就守着你,守着你。”

  江恒怒气上来了,一手就拍在被子里,心里同时亦是苦涩:“国添,你看这孩子多倔,跟她爸一个样儿。”

  程国添脸上为难。

  心里叹气那是一口比一口长。

  一旁的男秘书小郭看着程国添越发难看的脸色,心想上去开导两句,却被突然打来的手机打断了想法。

  他示意了程国添,走到一旁接电话。

  他听着听话里那边的情况,脸色渐渐不太好看,顿时,走近程国添说了些什么,程国添脸色一沉,咬牙狠狠的气到:“这不安生的兔崽子。”

  兔崽子?

  江柔儿:“咦?”

  江恒抬头看他:“出什么事了吗?”

  程国添却挂着脸摇头道:“唉,没事,就临时有个会要开,我得赶回北城了。”又继续道:““江老,这么大的事,您这也别气,孩子多考虑考虑也是要的,我这边刚好有个会,我得先走了,我过两天两天再来看您孙女俩。”

  江恒叹气点了点头:“有心了,我这不方便起来,柔儿,送送你程叔叔。”

楼鸯歌

开坑,很久都没有认真的写过长篇了,说起来,第一次完成的长篇小说,是在8年前,回看那个时候写的东西,很稚嫩,但是那个长篇小说却透露了我最真实的状态,现在的这个故事吧,是几年前一个灵感,写下了开头,现在打算认真的接着写完吧。   这么开年,断断续续的,又开始写东西了。   文笔尚浅,故事我会努力写成希望的样子,希望有人喜欢吧。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