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不良偏爱

第三章 江恒

不良偏爱 楼鸯歌 2432 2019-07-28 14:37:50

  三天后,是个星期四。

  那个傍晚,夕阳残红。

  程国添的车堵着校门口一侧,江柔儿看见了,她扬了扬头,看见黄昏的余晖给半边天都染成了金色,灿烂而耀眼。

  她垂下了眼帘,想装着没看见走过去。

  还没走出半步,就见程国添一副兴奋的模样,站在车边。

  整四十岁的人了,此刻却像个小孩一般手舞足蹈的挥手:“柔儿,这儿,是我程叔叔。”

  他那副西装革履的站在豪车前,却又一副小孩子兴奋的状态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江柔儿挡了挡脸,继续走。

  这大叔咋就不懂得自重呢,这么多人,也不矜持矜持。

  还柔儿,柔儿的。

  叫得这么亲切,不知道的还以为有多深的交情。

  江柔儿“啧”了声。

  突然见眼前阴影笼罩,抬头,撞见程国添一脸笑意融融:“柔儿,还好叔叔我腿长,不然都追不上你。”

  她暗暗的说了句“倒霉。”

  然后瞬间,又扯了记笑容,给程国添正正经经的问了个好:“程叔叔好。”

  然后,在程国添的拉扯下,在众多学生的万纵瞩目下上了车。

  她想,这些有钱人是体会不到这穷乡僻壤的小地方,出现一辆宝马是多么刺眼的风景,更别说她这么一个穷学生还上了这豪车。

  江柔儿想,明天回到学校肯定不知被揣测出多少个版本的传言。

  毕竟,在这所三流高中里,没脑子的学生很多,当然有脑子的学生也不少,但是她们都很闲,普遍爱八卦。

  江柔儿在这个小镇上坐过最贵的车就是校长的大众了,说起来,她还是第一次坐宝马,她伸手摸了摸坐垫,坐着真舒服,心里想,真皮的吧?

  心里又一笑,却连自己都说不清笑些什么。

  程国添今天自己过来的,没有带秘书。

  他坐在驾驶位上道:“柔儿,肚子饿不?要不要吃饭。”

  江柔儿眸子发亮:“不饿,程叔叔想聊什么,尽管说。”

  程国添没想道江柔儿这么直接,哈哈一笑:“你这性子,像你父亲,不兜弯子。”

  江柔儿淡淡一笑,不说话,等他说。

  程国添拿出一个牛皮袋递给她,直截了当道:“我会把江老接到北城最好的医院,给他最好的治疗,你跟我回北城如何?”

  程国添说得直截了当,江柔儿抿着唇看着牛皮带的资料,那是江恒的病例,还有北城最好的医院的教授医师给出的治疗方针。

  不得不说,程国添抓住了她的软肋,她当天没有答应程国添去北城,一方面是因为自己,更大的一方面是因为江恒。

  她不可能丢下江恒一个人离开,而江恒自己也是不愿意离开的,江恒说妈妈心高气傲,他何尝又不是,他虽然没读过什么书,没什么文化,可是他也是不能平白无故接受别人的资助的。

  他的儿子是个军人,是个让他引以为傲的军人。

  儿子为战友挡枪,这是儿子的选择,他不怨恨,他因为有这样勇敢的儿子而骄傲而感到荣誉。

  但是,儿子的荣誉与骄傲,不能成为别人的资助自己的条件。

  江恒,觉得,那样会侮辱了自己的儿子。

  对于托付江柔儿出去,他也是逼不得已。

  他宝贝的孙女,怎么也不能再拖累她了。

  江柔儿看着治疗方针,眉头越皱越紧。

  江恒的病确实是不能再拖了,他心脏不好,年迈的年龄让他无法做手术,他只能小心翼翼的活着。

  随着江恒年纪的增大,江柔儿每一次从医院给江恒拿药,医生的嘱咐,都让她喘不过气来。

  她这些年来,求过天拜过佛,祈求有奇迹出现,能够让江恒的病情好起来。

  可是,后来在江恒的这一年来,一次又一次的突发病情中,她发现,求神拜佛不过是自己的无能为力而在自欺欺人罢了。

  从此之后,她再也不信神不信佛更不信别人,她只信自己。

  她知道,凭她目前的力量,如果就这么拖着走下去,很有可能是一条死路。

  但是,她以她目前的能力,她没有选择。

  她从未想到有一天,程国添这个人的到来,给她打开了一条生路。

  江柔儿紧紧拿着文件,盯着治疗方针很久,才抬头沉声道:“爷爷他,对他的病情一直都瞒着我,后面若不是我发现...........叔叔,你知道吗?如果我能早点发现,可能他的病情就不会拖得这么严重。”

  程国添脸色动容:“柔儿,江老,他也是不想让你担心。”

  江柔儿咬了咬唇:“你确定这对我爷爷的病情真的有帮助?”

  程国添见她动容,压下心中的难过与兴起的激动,道:“柔儿,你放心,这位专家可是叔叔的好友,他在这方面很有权威的,我仔仔细细问过他了,咱们去北城,一定可以帮助到江老,你能跟叔叔一起去北城吗?给叔叔个机会,照顾你们。”

  江柔儿眸子暗了暗,张了张口:“你是因为我爸爸吧?”

  程国添心里闪过愧疚,半响,咽了咽口水,喉咙难受,转道:“没有你爸爸就没有今天的我。”

  江柔儿摇头,淡淡道:“程叔叔,其实,你没有必要愧疚,你也没有必要来补偿,我相信我爸爸他不会后悔的。”

  程过添不管口里还是心里都如同咽了苦瓜一般,又苦又涩。他不是个软弱的人,男人流血不流泪,可是他看着江柔儿,想起小郭送上来的调查资料,他看完那些资料,一方面他欣赏她那过人的胆识与才华,另一方面,她更是心痛她,他很难想象,她一个小女孩这么些年来独自撑起一头家,受了那么多的苦,那么多的磨难,脸上却还是挂着温和笑容,心里仿佛被针扎得流血那般让人心痛。

  程国添道:“柔儿,听话,跟叔叔回北城,叔叔我早就把你当做是我的亲女儿,怪叔叔,这么晚才找到你,让你受了这么多苦。”

  江柔儿淡淡一笑,她不懂程国添的感情。

  是愧疚也好,真情也罢。

  只是,现在对江恒有帮助,以这个为条件,不管是什么她都可以舍弃,哪怕前方是地狱,她也是要闯一闯的。

  因为,她除了江恒,什么都不剩了。

  江柔儿把资料收进牛皮带里,:“我跟你回北城,但是你要保证爷爷一定要得到治疗。”

  “没问题。”程国添挑眉,压下心中跳跃的欢喜,又试探的问道:“那江老那边?”

  “爷爷,那边我去说。”江柔儿道,末了,像是让程国添放心一般,勾了唇,划出一丝笑意:“放心,我们江家,我做主。”

  说着,那语气,还真像个一家之主。

  程国添得到想要的答案笑了,握着江柔儿的手,道:“好孩子,好孩子,回到北城,如果有人敢欺负你,我打断他的腿。”

  江柔儿被逗笑了:“叔叔,你们做官的不都是要廉政爱民吗,打断他的腿,就不怕人家告你哦。”

  程国添一怔,道:“说得有理,那我让小郭打断他的腿。”

  江柔儿噗嗤的笑开。

  程国添又道:“柔儿,既然你答应叔叔要离开,那把这里的事情都断干净吧,叔叔亲自给你断,以后钱的事,有叔叔在,你啊,就安安心心的读好书。”

  江柔儿渐渐的俭了笑意:“你查我?”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