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不良偏爱

第十二章 针锋相对

不良偏爱 楼鸯歌 3032 2019-08-13 13:12:46

  晴空万里,阳光正好。

  江柔儿拿着陈萱画给她的地图,一个人走走停停,她热衷于熟悉新的环境。

  她不是固步自封的人,于她而言,对新的事物有足够的认知,可以给她带来极大的安全感。

  午休的北城一中,是安静的,也是喧闹的。

  她走过安静的阅读教室,也走过朝气蓬勃的体育馆。

  她托着下巴,坐在树下兴致勃勃的看了一会儿篮球,啧啧的嫌弃了打球的人球技不佳后又起身走向了实验楼。

  在经过最末端的实验教室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她看了眼实验室门窗紧毕,窗户还拉上了窗帘。

  她脚步一顿,有一丝犹疑。

  刚提起脚步,正要往前走,就听见一个调侃的声音响起:“武哥,你的那个未婚妻啊,你到底什么时候让我们见见啊,她好不好看啊?不好看的,你可不能要啊,会拉低你们家的颜值的。”

  “你们真肤浅,好看管什么用,不过阿武这张脸,她要是长得不咋的,的确有点暴殄天物。”

  “哎呀,你们都别说了,让武哥说说,到底好不好看?”

  江柔儿并不是想偷听,只是实验室里面的人说话声音很大,偏偏传到了自己的耳朵里,又提到自己,总是想知道他们说些什么,于是乎,就站住了脚步。

  程武沉默了,靠在窗口,眼角无意透过许久才冷冷回答:“一般。”

  “啊,一般,武哥,上次看电影你评价石榴姐的时候,你就说一般,你不是吧?”

  “阿武,你可看准了?”

  “武哥,那你现在心里肯定不好受吧,没事,大不了,咱先娶后休。”

  “休什么休,我看阿武对她就没上心,怎么可能会娶。”

  江柔儿切了声,实验室里的话句句刺耳,心里头多少有些闷气,脚尖一动,踢飞了脚边的小石头,撞在门上,响起闷哼的声音,如同某人的不满。

  又听见人问:“说真的,武哥,她可是你的未婚妻,你还娶不娶?”

  “呵。”程武挑眉,转身,整个身子靠在窗户上,窗帘映出他高挑的背景,眉眼张扬却仿佛带了不易察觉的笑意,半响,他冷笑了声:“她也就不过穷乡僻壤来的小村姑罢了,上不了什么台面,她算的了什么,我可是程武,你们忘了我的标准了?”

  房里几人一愣,而后哈哈笑了:“噢,咱们武哥嘛,当然是要娶这个世界上最美最火辣的女人咯。”

  江柔儿心里仿佛被针狠狠的扎了一下,扎痛了她的自尊。

  “原来,我并算不了什么么?”她呢喃着,缓缓嘴角倔强的化作一丝讽刺的弧度。

  自打第一眼就知道,程武不妥她,她理解,毕竟天下掉下个未婚妻,谁都接受不了,只是没想到,原来在他眼里自己其实什么都不是。

  是啊,她是从穷乡僻壤的地方来的,她对于程武这个富家公子而言,自己可算是一无所有。

  可就算这样,她的傲气,她的骨气,也不能容忍程武这般踩低自己。

  纵然是个乞丐,也要做乞丐中的王者,她,江柔儿绝对不能容忍自己被人踩得一文不值。

  她被激起了斗志,拳头握紧,往日笑意盈盈的杏眼里甚至充斥了怒火。

  实验室的门被打开,出来的是程武,他身上有股淡淡的薄荷烟味,显然他们在实验室里面抽烟了。

  程武黑眸里闪过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很久消失不见。

  他随手关上了实验室的门。

  他抬了抬凌冽的下巴,一副理所当然的问:“听见了?”

  江柔儿盯着他,那眼里的怒火一点一点的收敛,眼神暗淡下来却越发犀利,如同在黑夜里暗中观察着猎物的野兽。

  沉默了片刻,拳头松开,手指小动作的卷了卷,两手轻轻的背在百褶裙后面,冲他扬头,眼睛里霎那间附上了温柔与明净:“你……想退婚吗?”

  程武:“呵。”

  江柔儿听着他的不屑,突然嫣然一笑。

  她走近,踮起脚尖,凑近他的耳边,她声音轻轻如同春风一般道:“你要是跪下来求我的话,我可以考虑考虑哦。”

  江柔儿说完,退回来,站在程武面前,仍然笑意不减。

  程武眸子轻轻一眯,盯着她,她的眸子里透着她表现出来的温柔明净,笑意浓浓,却说着残忍的话。

  笑里藏刀这一套,她可谓熟练之极。

  狐狸永远是狐狸,怎么装小白兔,肚子里的水都是黑的。

  程武沉脸,讥笑:“你想得倒美。”

  江柔儿努嘴点点头,像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甩着百褶裙裙摆飘动,她从他身前转到了他身后,无所谓的道:“是吗?那可惜了,听说你要娶这个世界上最美最火辣的女人,看来,这辈子你都无望了。”

  话落,江柔儿同样回敬他一身冷哼,潇洒地转身离去。

  实验室的门开了,顾淮从里面出来,郁闷道:“武哥,好好的关什么门呢?还好里面有备用钥匙。”

  程武没理他,眉头皱着,显然心情不佳。

  顾淮突然惊喜的“哇”了声,往日眉清目秀的脸上此时有了几分与他不相称的痞气:“前面那个妹子,哪个班的,这腿这又长又直.......这白嫩的.......卧槽.......简直就是腿玩年啊,啧啧,哪个班的,我之前怎么没发现。”

  一旁脸色如墨水一般黑的程武:“你他妈是不是想瞎啊。”

  顾淮:“...........”

  武哥,我不就欣赏下妹子的腿吗?又不是看你家的,好端端冲我发什么火啊........

  江柔儿出了一口气,心里一阵爽。

  一开始,她是打算退的,现在的她改变主意了,她想,总有一天,要让他哭着喊着求自己退婚。

  因为,她这个人心眼小,特别爱记仇,更不惧报仇。

  很显然,他惹到她了。

  江柔儿哼哼了两声,似乎很满意自己刚才的作为,突然,她一愣。

  像是想起什么,用手捂着眼有些无奈的低低的笑起来。

  这下可谓是彻底的掉马甲了啊,曾经何时,自己还抱着营造邻家女孩的梦。

  而她,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容忍,原来也有如此不经刺激的时候。

  半响,江柔儿鼓了鼓腮子,放下手来:“算了,反正她不妥我,装得也累,就正面刚吧。”

  只是一个天之骄子,一个诡异纯良,鹿死谁手,尚未知胜负。

  …………

  自江柔儿撕下马甲后,程武的情绪阴晴不定。

  整节课下来,一个人默默的坐在教室里,坐着坐着整个人的突然散发出一身的肃杀与寒气,散发着散发着,突然又全部收了回去。

  坐在隔壁李阳小心翼翼的窥视着他,想不出为何他的情绪一下子大起大落。

  课间,李阳探头过去,颇有几分关心的道:”武哥,你有事儿?“

  程武头都没抬,低头看着平坦的地板,发呆道:”没。“

  李阳:”噢噢,那您老能不能别老是隔段时间就散发一身寒气出来,吓死个人咧。“

  程武道:”嗯。“

  李阳怪异的看了他一眼,冲林子安比了个“他脑子瓦特了”的手势,默默的退了回去。

  “回来。“程武又道,微微抬起头:”你说,要是被人威胁了,你会怎么做?“

  他想,他不过想抓弄她一下,报复下他昨天晚上的不爽,却没料到她这般反应。

  小村姑肯定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居然敢拿退婚的事情威胁他,可他想了半天,居然想不出应该怎么处理她好。

  李阳一听,当下拍桌子道:”我草,谁,谁威胁你,到底是那个不长眼睛的东西,我这就叫上哥几个给你弄他。“

  李阳嗓门大,班里不少人这个时候都停下了自己的事情,扭头看程武。

  四班以程武为长,听李阳这意思,人家都欺负都程武头上了,这还不是欺负到四班头上,众人一阵头热,分分喊道:”必须弄他。“

  “人在那里,等下课,咱们堵他去。”

  “兄弟们,下课了,都别走啊,咱们来活干了。”

  “群架呀,好耶,好久没打了。”

  “一会儿,你们先走,我回家拿个装备,新买的狼牙棒……”

  “阿武,你被威胁了,这可新鲜儿……”

  程武听着他们的起哄,不耐烦的:“弄什么弄,一边凉快去。”

  众人闷闷不了的散开。

  程武这头,纠结,要是个男的,威胁他,以他的脾气,早就将对方按在地上摩擦了,可现在情况不允许他这么做,且不说人家是个女,还是自己名义上的媳妇呢,这传出去,以后怎么混。

  再说,他程武就不是那种会打女人的人。

  李阳蹙眉:“真不弄啊?”

  程武干脆果断的道:“不弄。”

  程武闷闷的想了想,又道:“女的,弄个毛线。”

  女的?

  威胁?

  李阳在脑海里过滤了一遍这两个词语,突然一个脑子灵光,双眼不敢置信的盯着程武半秒后,凑近,小声,磕磕绊绊的开口:“你不会把谁家姑娘的肚子给搞大了吧?”

  程武从抽屉里拿出一本书就对着他劈头盖下去:“我........我弄死你丫的,你这脑回路,我真TM的服。”

  “李阳,要是哪一天,你把谁家姑娘的肚子搞大了,你通知我一声,我替人家姑娘收拾你。”程武怒着,压着他道。

  只是,谁也没想到,很多年后,李阳的一场酒后乱性,乱了他整个人生。

  多年以后,他早已脱下校服,换上西装革履,却依旧像个十几岁的孩子那般,跟在程武身后,俊俏的脸上表情愁得比哭还难看,嚷嚷着:“武哥,你收拾我吧,你先打断我的腿,或者双手也行,先让我躺个三两个月,不然你若凯哥他们来了,我会死哒~”

  程武呵呵的看着他,苍天饶过谁呢!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楼鸯歌

看到有小伙伴崔更,我周末一定会更新,今天先更新一章~我会尽量更新快一点哒,谢谢喜欢,笔芯~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