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不良偏爱

第十六章 病得不轻

不良偏爱 楼鸯歌 2363 2019-08-19 13:16:05

  却未曾想,尽管是发着烧的程武爆发力也是不容小视,跑到大约一百米的时候,他步步逼近,在身后一个霸气的长臂锁喉,就把江柔儿拉到了自己的胸膛处,两人重心不稳,跌到在一旁的草坪上。

  江柔儿被程武压在身下,两只手死死的困住她,她整个人动弹不得,咬牙狠狠的看着万里无云的蓝天,话语从喉咙深处爆发出来,出口成粗:“程武,你他妈给我起来。”

  “你不是怕被我传染吗?现在我看你还怎么逃。”身后传来他闷声的回应,带着几分赌气的味道,却丝毫不见放手的意思。

  江柔儿感受到他的手臂、他的胸膛的热度惊人,这货不会这么烧下去,烧傻了吧。

  江柔儿拧了眉,语气柔了一分:“程武,起来,你烫得厉害。”

  程武下巴抵在江柔儿的肩膀上,恶狠狠一般的低低的笑,带了几分邪气:“那就烫死你好了。”

  听在江柔儿的耳朵,觉得他的话,更像是一个被解开了枷锁的小恶魔,在人间里兴致勃勃的胡闹一番后,被责怪了,却倔强的高傲的更是孩子气的不肯低头。

  江柔儿白了他一眼,挣扎了几下仍然挣扎不开,伸手用力掐了一下他的腰,道:“你烧傻了是不是,你再不放开,老师就来了。”

  程武不管,得意的呵笑道:“切,我都不怕,你怕什么,老师来了,我就说你垂帘我的美色,扑倒我。”

  江柔儿一噎,当下气得恨不得把他千刀万剐。

  两个班的体育老师都赶了过来,大块头严肃的问道:“怎么回事?”

  江柔儿在自己班的体育老师的帮助下,爬了起来,她瞪了程武一眼,暗示他不准作妖:“跑步的时候,不小心摔一起了。”

  大块头明显不信,程武有些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嘴角划出一道弧度,嘴里说出的话却是怨气满满的:“会不会跑,我这么大个人,你还能撞过来。”

  眼下的意思是,都怪你撞我。

  江柔儿心里抓狂,却不好表露出来,这货绝逼是来报仇的。

  她想,这货非得找机会弄他个半伤不可,不然自己这气就顺不过来。

  一班的体育老师看了眼程武,担心道:“下次跑步小心点,你怎么出汗这么多?不舒服吗?”

  程武摇了摇头,却觉得眼前一片天旋地转,眼前一黑,就失去重心,倒了下去,体育老师大块头眼弛手快的一把扶住。

  李阳刚赶过来,大喊:“啊......武哥,快快快,120.......武哥,你不能死啊........”

  江柔儿几乎忍不住用一种看智障的目光看了一眼李阳:“别嚷嚷,他死不了,没力气而已。”

  李阳心里松了一口气班,捂着胸口道:“噢,那就好,那就好。”

  一班的体育老师跟大块头商量了下,他留下来上课,大块头送程武去医务室,途中,大块头回头道:“江柔儿,你也跟上。”

  江柔儿不明所以。

  大块头提醒道:“你的手臂。”

  江柔儿这才发现,原来在刚刚摔倒的时候手臂擦破了一层皮,刚刚不觉得痛,现在一擦觉,还真有点不舒服。

  江柔儿点头,跟了上去。

  林小小和陈萱有些担心,跑了过来。

  江柔儿摆了摆手,示意没事。

  李阳也想跟上,大块头挡住他:“上课,去哪儿呢?”

  李阳:“老师,我去探病。”

  大块头:“兄弟情深啊,不过,你一千米跑完了吗?”

  李阳:“..........”

  .............

  医务室里。

  校医是个意外年轻的美人,名唤薛香凝。

  江柔儿对她的印象如同一幅极美的中国水彩画,画中美人,端庄而娴淑,知书又达礼。

  薛香凝给程武量了下体温,温声责令道:“大块头,你这学生都烧到39度了,你还让他跑步,怎么当老师的。”

  大块头一边给江柔儿清理伤口一边道:“我的错,没注意到,这小子平时就牛气轰轰的,现在生病了,还这么牛,都不说一声。”

  她的伤口不严重,只是地方大,消毒之后,歪歪扭扭的贴了三片创可贴,有点丑。

  处理完之后,大块头道:“你呆着吧,我跟你们老师说,体育课先别上了。”

  江柔儿应了声:“好,谢谢老师。”

  体育课能不上,她也是乐意之极的。

  大块头走后,薛香凝递给江柔儿一个毛巾道:“同学,给他擦擦汗,我怕他的汗缩回去,我这退烧药没了,我得去仓库拿点。”

  江柔儿推脱:“老师,这不好吧,男女授受不亲。”

  薛香凝捂嘴扑哧一笑,毛巾放在她手上:“这位女同学,你还挺正直,看你这么正直的份上,我就更放心了,来,拿着。”

  出门前,薛香凝还不忘嘱咐道:“这位女同学,我就先把他交给你了哈!”

  江柔儿汗颜。

  拿着毛巾在手上颠了颠,抿嘴,走到程武的病床前,不情愿一般盯了他半响,发现他睡得乖巧。

  见他额头冒出了汗珠,她下意识就用毛巾给他擦着汗,不由自主的顺着轮廓描着他的容颜,一下子看愣了神,她啧啧点评道:“偏生性子不好,可惜了这一副好皮囊。”

  缓缓,好皮囊的主人睁开双眸,对上她的眉宇,似乎是刚醒来,眸子找到了焦点之后,声音拽拽:“你在干什么?”

  江柔儿一怔,下一秒,手上的毛巾直接盖在他脸上:“自己擦。”

  程武拿下脸上的毛巾,微微恼怒道,声音有点哑:“江柔儿,你找死啊!”

  江柔儿波澜不惊,长眉扬了扬:“病成这样还这么大火气,你吃炸弹大的吗?”

  程武拿着毛巾放在自己的额头上:“爷我吃导弹大的。”末了,拽拽的看着她,一副爷我就是如此牛逼,你奈我何的模样。

  江柔儿漠视了他一眼,意思明显,懒得跟他皮,道:“你自己呆着吧你。”

  转身离开,左手手腕一把被抓住。

  江柔儿回头:“干嘛?”

  “手怎么了?”程武盯着她手臂上贴的歪歪扭扭的创可贴。

  江柔儿冷冷的看着他,也不知道会不会留疤:“呵,拜某人所赐。”

  “我看看。”程武眉头微微一拧,从床上爬起来,拎着她的手臂上下左右瞧了两眼。

  突然“嘶”的一身声,江柔儿惊呼一身声:“痛。”

  猛的抽回手,看了一眼伤口,创可贴被他粗鲁的撕开,白里透红的伤口显露出来。

  程武邪气的勾着薄唇:“痛就对了,小村姑,这是给你的教训,小小村姑也敢在我面前狂,下次你再敢嫌弃我试试,我对你不客气。”

  江柔儿咬唇压抑着自己的不爽,想来他都病成这样了,自己就不跟他一般见识了,最后沉声道:“你真是病的得不轻。”

  程武双手抱着后脑勺半躺在床上,吊着慵懒的眉眼看着她满脸不爽,将她的情绪尽收眼底。

  江柔儿气恼,直接不管他,走了出去。

  程武在背后吹起了口哨,像是欢送她般,看着她高高的马尾在门口一晃,便没了身影。

  程武拿下额头的毛巾,盖住了眼睛,薄唇是一抹淡淡的微笑。

楼鸯歌

昨天说了晚8点更,我今天提前更新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然后有小伙伴让我不要狗血的,我的回答是,不狗血,我本来就不打算狗血!   然后谢谢各位的打赏,笔芯~   尘摹   夏末的晨曦   无爱一身轻    JIU一口软糖呀   小柒漓   谢谢各位乡亲父老的厚爱,抱拳~   ………………   【小剧场走一个】   程武:“小村姑,你觉得他们的打赏了,我们应该做些什么表示感谢?”   江柔儿:“嗯,我过去每人亲一下。”   程武:“吓?喂,你跑什么?”   “不准过去!”   “不准亲!”   “江柔儿,你给我站住……”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