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不良偏爱

第十八章 桃花债

不良偏爱 楼鸯歌 2742 2019-08-21 10:44:04

  江柔儿恍然,但又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算是某人的桃花债?

  走廊外的人明显等得没了耐心,领头的少女丢了个眼神,一个扎着冲天辫的小啰啰会意,猛的踹了一下门。

  力气很大踹在铁皮门上,轰隆隆的,教室里的大家都被吓了一跳,齐刷刷的所有目光都朝着门口射来。

  冲天辫本着一副看着杂碎的表情甩了甩脸皮,中气十足的声音在教室里回响:“还不出来,要请吗?”

  江柔儿低头看了一眼桌子上的书本,书本第一页中间有一行用黑色中性笔写出来的瘦金体的格外的刺眼。

  她深呼一口气从椅子上起来,目光笃定,轻声跟林小小道:“要是上课我还不回来,帮我叫老师。”

  陈萱担心的看着她。

  而林小小盯着她好一会,看见她眼里的坚定,才慎重的点头嘱咐道:“那你要小心点。”

  江柔儿一出门口,就被两少女的勾肩搭背的夹着走,大有一副押送犯人的姿态。

  她被夹得十分不自在,不过心里倒不是有什么不安,反而有些好奇,她们找她做什么?会对她做什么?

  她的血液甚至有些燥热起来,她想起以前的要好的朋友廖臻,那是一个幽默风趣的少年,他曾说过:“平凡的日子过久了,遇见被人打劫都觉得新鲜。”

  他们是如此一群不安于平凡日常的存在,活得那么鲜明又自由。

  但不管是什么,不起冲突便什么都好说。

  江柔儿扫了一眼,声音柔柔不见胆怯的说道:“学姐们,你们要带我去哪里啊?一会儿,我还要上课呢?”

  左边的少女新鲜的笑了一声:“何静,这学妹可真有意思?这个时候,还想着上课?学妹你知道我们是谁吗?”

  何静走在前面,回头看了她一眼,烟熏妆的眉眼妩媚而寒。

  江柔儿不怕死的天真一般的问道:“不认识,学姐,自我介绍下。”

  说到这里,天真又无邪:“我叫江柔儿。”

  四班的课间总是热闹非凡,各种打打闹闹,叫嚷着,玩弄着,肆意的挥霍着时光。

  顾淮跟一阵风一般冲到李阳跟前,神色正经:“李阳,出事了?”

  李阳正在跟林子安打着手游,心不在焉的回道:“嗯,要出事了,老子水晶他妈的就要被破了。”

  顾淮着急的拍了拍他的桌子:“不是,我刚看到江柔儿被何静他们带走了。”

  李阳手一滑,手机里的英雄撞进敌人的包围圈里,刀光剑影四面八方攻击而来,当下光荣了:“我靠。”

  几乎是同时,趴在这课桌上浅眠的程武从椅子上弹了起来,动作很大,撞倒了椅子,脸上的情绪是沉的。

  顾淮在他身边被吓了一跳,捂着小心脏道:“武哥,我……吵醒你了???”

  程武眸子闪了一下,似乎有些纠结,一秒后,又面无表情的坐下:“知道还不快滚。”

  李阳顾不上其他,丢下手机,也不管水晶破不破了,骂咧咧的道:“妹的,怎么总有人惦记老子的人,老子去弄死他们。”

  说着,拉上顾淮就往外走,瞄了一眼坐在椅子上不动的林子安道:“你不来?”

  林子安看了眼程武,摆手:“女人的战争我不参与。”

  李阳不管他,拉着顾淮就冲了出去。

  顾淮一路被拉着走,一路嚷嚷:“哎,哎,哎……我就通个风,我也不参与啊。”

  李阳:“你被强制征用了!”

  顾淮:“…………”

  林子安待他们走出门口后,放下手机凑近程武,金丝框的眼镜背后是透着八卦的小眼神,嘴角意味不明的笑:“阿武,你..........”

  程武把头埋回桌子里,声音不悦:“闭嘴。”

  ...............

  江柔儿被带到了三楼的女洗手间里,何静的左膀右臂得令守在门口,而她被何静冷不丁的一手推在墙角。

  江柔儿当下冒出个念头:“她正在被一个女人壁咚,还是个长得不错的女人。”

  但这壁咚的感觉不太好,被迫着背贴着墙,衣服凉薄,瓷砖确是冰冷,后背贴在墙壁上,在这凉秋里,冰凉刺骨。

  她忍不住暗暗“嘶”了一声。

  何静单手从口袋里抽出一根烟点上,那烟长长的细细的,就像她苗条的身姿一般。

  她红唇轻叼着烟,靠在旁边问道:“你跟程武........什么关系?”

  果真,还真是来桃花债。

  江柔儿内心“叹”了声,想也是,就程武那长得人模人样的皮囊,也不知祸害多少无知小姑娘。

  不过,这桃花债扯到自己身上来,倒是一件麻烦事,她可没那个闲功夫来跟她们折腾。

  于是乎,眼睛眨也不眨的道:“没关系啊。”

  何静闻言一口烟喷在她脸上,猝不及防,她被烟味呛得咳嗽起来。

  她拿出手机,点开相册,小小的屏幕里的景象,少年少女在草坪上相拥的模样格外的清晰。

  “体育课,跟你抱在一起的男生,你他妈敢说不认识?”何静把烟从红唇里抽出,夹在手指尖,江柔儿看见她的指甲点缀着金色的闪粉。

  此刻的她化着妖艳的妆,骨子里透着一丝不属于高中生的妩媚,她抽烟的动作熟练,嘴里说着粗话。

  不愧是混社会的,就得这么有个性才称得上不良。

  江柔儿揉了揉眼睛,这烟雾弄得她眼睛不舒服:“真没关系,那天只是个意外,他发烧了,摔倒的时不小心撞到我,我们才会抱在一起的。”

  她半真半假的解释着。

  何静静默,似乎在掂量着她的话真假。

  江柔儿察觉到她的动容,立刻道:“学姐,不信可以去问他。”

  江柔儿笃定,何静既然是单相思,肯定不会做出直接去找程武问,因为何静如果能问程武,她就不会大费周章来找自己了。

  半响,何静随手丢了半截烟头,两手揪着她的衣领,恶狠狠道:“你叫江柔儿是吧,这次就算是一个小小的警告,以后你若敢勾引程武,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这个举动,让江柔儿喉咙难受,有些喘不过气来,这一刻,她觉得自己被迫进入了一个危险的领地,在哪里,她不能自主,她厌恶被人压迫,厌恶自己没得选择。

  心里燃起了一阵骚动,她放在腰间的手一点一点的收紧,努力压下心里的骚动,她咬了咬唇,目光骤冷而笃定,抬头看她:“放心,不会。”

  何静莫名的被她看得心玄一颤,愣了下来。

  江柔儿在她发愣的瞬间,挣脱开来,她摸着喉咙弯着深深呼吸了一口空气:“学姐,你不信我么?”

  何静冷冷地看着她:“你最好说到做到。”

  何静的眼睛是冷的,不同于程武的冷,她是藏在了冬日里的深海寒冰,又是困在了铁笼里的野兽散发的寒光。

  她蔑视着这个世界,憎恨着这个社会,缺也对这个世界无可奈何,苟延残喘的挣扎着。

  江柔儿知道,何静身上一定有很多故事。

  因为,那样的双眸她既熟悉又陌生。

  江柔儿冷静下来,眼中带笑,点了点头:“师姐,你叫什么名字?”

  何静道:“何静。”

  “何静师姐啊,师姐,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叼着烟的样子很酷。“江柔儿说道,声音渐渐回复了往日的温和。

  何静微微惊讶:“你........不怕我吗?”

  江柔儿皱着眉头,似乎在思考,一会儿道:“为什么要怕?”

  何静一噎,似笑非笑:“我可是不良。”

  江柔儿淡淡的笑了:“怕什么,被不良恐吓还挺有意思的。”

  她真的不怕被恐吓,这种事情,经历了很多了,就习惯了,只是又有些不同。

  她怕的只是自己会动手反击罢了。

  何静听着她的话,心里有些复杂:“江柔儿,你脑子有病吧。”

  江柔儿笑笑,上课预备铃响了,江柔儿摆了摆手:“学姐,我回去上课了。”

  说罢,自顾自的走了出去,俩小啰啰看着她大摇大摆的走出来,看见自己,还微笑道:“学姐们,别守在这里了,再不回教室就迟到咯。”

  俩小啰啰目瞪口呆。

  而何静在后面看着她的背影神情微秒。

  刚走出洗手间两步,就见李阳凶神恶煞的冲过来,他身边是不情不愿的顾淮。

  他吼着:“何静,你给我出来!”

  

楼鸯歌

今天早上醒来得早,刚好有点时间码,明天真的得晚上更新了。   谢谢瞳柒呀的打赏~~   每条留言我会认真看,我会尽量更的~   觉得还不错的亲们,欢迎收藏(´-ω-`)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