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不良偏爱

第二十五章 你爸回来了

不良偏爱 楼鸯歌 2677 2019-08-27 10:00:00

  江柔儿愣了几秒,最后,实在没忍住,噗嗤一声,一只手搭在沙发的靠背上,低头枕了下去,笑了开来,肩膀笑得一耸一耸的。

  “笑屁啊。”程武脸色瞬变,将薄唇崩成一条线,低气压的看着她。

  江柔儿从胳膊肘里微微抬起头,眼角笑出了泪珠,挂在眼角,欲坠又不落下,一眼看过去可怜兮兮的,若不是她嘴角还勾着弧度,程武几乎都要被她晃了神。

  她努力收了收嘴角的弧线,像是看着新大陆一般的看着他道:“我刚怎么就没想到你这是恼羞成怒呢?”

  她说,恼羞成怒。

  程武脸色的黑几乎都能滴出墨汁来。

  江柔儿笑呵呵的继续挑衅道:“一句话就能让你想入非非,程大公子,看不出来纯情boy呀。”

  江柔儿好些年都跟男孩子打在一片,什么天花乱坠的黄腔,她听都听到都免疫了,如今见着一个居然因为她简简单单的一句就脸红的人,她觉得新鲜极了,而且那个人还是北城一中的校霸,还是那个不可一世的程家少爷,实在是不可思议的妙啊。

  江柔儿不知道,程武哪里是什么纯情,只是十六七岁的少年血气方刚,而眼前人却是魅惑而不自知。

  江柔儿心里越发得意的看着他黑得几乎暴戾的俊脸,而耳朵在他耳垂上点缀着的黑曜石的光芒下,映衬得几乎都要滴出血来。

  她心里涌起不安分的心思,忍不住就跑去抓弄他,她微微倾了倾身子,捏住了他的耳骨,笑谑:“程武,你看,你耳朵好红。”

  程武随着她的指尖微暖触碰到耳朵那一刻,身子似乎被什么东西刺到,脑海里绷着的一根玄只听见“咔嚓”的一声,断了。

  他未受伤的手掌一推,就这么直生生的把还在含笑的江柔儿压着身下,江柔儿一怔,看着他近在眼前的脸,额前的碎发凌乱着,半遮住了漆黑狭长的眼眸,眼里是怒火,更有几分她看不懂的情绪。

  江柔儿心里几乎漏跳了一拍,暗叫不好,一下子没了分寸,玩过头了。

  江柔儿此时被程武压在身下,突然意识到现在整个房子就他们两个人,孤男寡女,顿时心里有了一丝慌张,如果说没有一丝一毫的害怕,那是假的,特别是见识过今晚程武打架的样子,江柔儿估量就算他受伤了,自己也不是他的对手。

  程武一双黑瞳直勾勾的盯着她,她被盯得心里发毛。

  她张了张口:“程武你........”

  程武似笑非笑,黑眸聚着细碎的光,拇指在她的丹红的唇珠上恶作剧一般狠狠的按了按:“还笑吗?”

  江柔儿本着识时务者为俊杰的态度,几乎把头摇成拨浪鼓,他的手指放在她的唇珠上,将她的声音扰得不清不楚:“不笑了,不笑了。”

  程武却笑了,嗓子低哑,侧在她耳边:“小村姑,我恼羞成怒也好,纯情也罢,可你别忘了,我可是个男人,一个就像现在这样能将你压倒的男人。”

  话落,还吊着眼珠子蔑视的盯着她,薄唇紧合,却依旧勾着浅浅的弧度。

  江柔儿被他模样气到,动作着要挣脱起身,却只感觉到他压下的力道越发重,挣扎无果,闷闷的道了句:“我靠。”

  程武侧脸在她耳朵旁轻笑:“小村姑,又爆粗了。”

  而后又微微抬起头,看着她小脸满满的不甘,好不流氓的道:“怎么,不服气,那有本事,你压倒我啊!”

  江柔儿白了他一眼,转了脸去不看他,却霎时脸了白了,恍如天雷劈下。

  结结巴巴的开口:“程.......武......”

  “嗯?”程武盯着她回应,想着这小村姑,终于认怂了。

  “你......爸爸........程叔叔他回来了。”江柔儿结结巴巴的说话这句话,脸如死灰一般想找个洞钻进去。

  该死,怎么就被程国添撞见这种让人误会的画面,她以后还怎么在程家立足,本来就是一个外来人口,说白了,还蹭吃蹭住的,转眼明儿就被一个狐狸精的名号撵出去,她撵出去不要紧,可爷爷怎么办。

  就在江柔儿火速转动脑子想着怎么解释的时候,程武猛的从她身上跳起来。

  随即听见程国添一身怒吼。

  在外面辛辛苦苦出差了几天的程国添,特意买了一堆特产,为了让孩子们早点吃上一口,一下飞机就往家里赶。

  只是,万万没想到,一推开门,就见自己的傻儿子将江柔儿压倒在身下,顿时雷霆万钧之怒集于一身,两手特产往地上一砸,抄起门口的扫把就杀了过来:“天煞的,我就知道你不是个东西,你怎么下得去手,她还未成年啊,老子我今天就打断你的腿。”

  “卧槽,爸,我也未成年啊。”

  “你个混小子,你也知道你未成年,那你知不知道我国有一套完整的刑法?“

  ”你知不知道,你这是犯了什么罪?“

  ”你知不知道,QJ这两个字怎么写?“

  ”我给我站住,我今天非打断你的腿不可。”

  程武躲闪着:“卧槽,我根本就没对她动手啊,我们是清白的。”

  “清白,你清白,你压在人家身上,你个混兔崽子,你就不是个东西,,生块叉烧都好过生你...........”

  “该死,小村姑,你还不快解释,我他妈就没对你动手好吗?”

  “证据确凿还狡辩,罪加一等,你别跑,给我站住........”

  江柔儿:“...........”

  程武被程国添满屋子追着打,上蹦下跳的,算得上满屋子的鸡飞狗跳了。

  江柔儿愣愣的消化着这一幕,最后,捂着肚子弯在沙发上看着他们一个跑一个追,咯咯的笑了起来。

  这程国添也真是个可爱的人儿啊。

  .............

  一场风波风风雨雨的闹着,直到江柔儿揉着眼角笑出的泪珠看着程武手臂上隐隐渗透了血迹,怕是伤口又裂开了。

  这才冲过去卡在两人中间喊停。

  客厅里,程国添手里操着断了半截的扫把,气喘呼呼的坐在主位,道:“给我好好反省反省,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程武捂着大腿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我们真没什么。”

  程国添:“都压人身上了,还没什么,你老子我还没瞎。”

  江柔儿站在旁边听着,感觉脸上微微一红,这程国添怎么老提压人身上这事儿。

  程武觉得说不清,郁闷的看向江柔儿:“你起的头,你赶紧给解释解释。”

  “什么?”程国添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看向江柔儿。

  程武这话说的.........

  江柔儿对着程国添的古怪的眼神,一下子有些急了:“不是,不是,我可没压你。”

  程国添:“小兔崽,你看柔儿都急成什么样子了,你还骗我?”

  程武头大:“我真没骗您呀。“

  江柔儿趁着程武与程国添的周旋,冷静了下来,捋了捋思路,才叫住程国添就着今晚的压倒事件连带程武手臂的伤都避重就轻的给程国添解释一番后,这一场闹剧才算终于落幕。

  程武埋怨的刮了他一眼,拐着一条腿一瘸一拐的上楼。

  程国添等程武进了房间郑重的对她道:“柔儿,你先别回房,你过来,我教你几招防狼术。”

  江柔儿:“............“

  江柔儿学着,看着这一招比一招狠毒,道:“叔叔,这些招数,对您儿子也这么用。”

  程国添想了想,道:“这个对他不大管用,这些招数他也会,更懂得拆,不过,那一天他真的对你下手了,你给我往死里打。”

  江柔儿:“额.............“

  程国添对着江柔儿出招的架式表示满意,示意她再打一次。

  他扭头看见断掉的半截扫把,心里一个窟窿似的,空了一块。

  叹气道:“刚被气的也没个轻重。”

  转身,拿起电话,走出阳台:“小郭,你看方不方便,帮我请你那个看看铁打的中医到我家一趟。”

  “现在?程老,您摔了?”

  “不是我,是我儿子,刚下手重了点。”

  小郭张大了嘴巴,我滴乖乖,说了十几年,终于打了自己儿砸一回。

  这得是多大的仇多大的恨呐。

  .........................

楼鸯歌

谢谢安雯家小公举、爱凤舞、曦曦狠单纯、勿鬰大大、书友君的打赏,谢谢诸位漂亮又可爱的山东父老了咧~~   到本周五当天为止,每天上午10点更新。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