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不良偏爱

第二十八章 恶作剧

不良偏爱 楼鸯歌 2101 2019-08-30 10:00:00

  午休的时间,教室里的人并不多,三三两两,林小小带着耳机在煲韩剧,陈萱一如既往的抱着一本小说有节奏的翻着页数,而周星杰埋着头背着英语词典。

  江柔儿刷完了试卷的题,抬起头来活动活动脖子,余光瞥见窗外的操场上,黑西裤白衬衫的男孩,依在操场旁的树下百般无聊的一般的看着操场上的篮球在人们的手里抢来抢去。

  没多久,有个扎着高马尾的女孩子跑到了他的跟前,拿着一个粉红色的信件,对着他支支吾吾了好一会后就跑开了。

  看那女孩子的样子,像是哭着离开的。

  江柔儿杏眼微微眯了起来,一手轻托着脸颊,一手的手指轻轻的敲了敲桌面,一下又一下,似是在思考,又似在犹豫,好半响,她拿出手机,找到那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得头像,那是程武的微信,一张白纸用黑色的钢笔随意而张狂的勾了一个“W”,走笔流畅,笔锋刚毅像及了他不羁的性子。

  江柔儿道:“到实验楼的天台来。”

  她眯着眼睛看着程武拿出手机,盯着屏幕好一会,又放下,不为所动。

  江柔儿眼神闪过一丝光亮,似是无奈又似是玩腻,她一手抬腮,一手拿着手机,悠悠的打着:“十分钟不出现,我就你被你爸打得事情广而告之。”

  末了,附上一个可爱的表情包“不见不散”。

  程武看见这条微信,这小村姑居然威胁他,气的怒火攻心,恨不得把手中的手机砸的稀巴烂。

  刚举起来,甩了甩,愣是恢复了冷静,把手机放在口袋里,一身冷漠的一瘸一拐的往实验楼楼的方向走去。

  江柔儿看着他的动作,“噗呲”一声笑了。

  陈萱抬头:“怎么了?”

  江柔儿摆手:“没事,我去趟洗手间。”

  李阳在身后看着程武的怪异,戳了戳林子安:“你看见没?武哥刚刚一个人在哪里动来动去的,好诡异。”

  林子安摇头:“看不见,不过你有看见我的眼镜吗?”

  李阳:“我靠,你眼镜又掉了。”

  .........

  程武上了天台,拽着臭脸:“能耐啊,威胁我。”

  江柔儿坐在阴凉处,拍拍一旁的地板,示意他过来坐下:“还生气呢?”

  “生不生气,你看不出来。”程武抱着手,没有走过去,藐视着她。

  脸上浑然一副:“老子相当生气,谁都哄不好的那种。”

  江柔儿叹了口气,起身,原本想伸手拉他,但是看他抱着手,又怕误碰到他的伤口,转手拉了他的衣角:“过来坐下。”

  程武看着她白皙的小手拉着自己的衣角,拽的得紧紧的,可以看见她手上细小的血管。

  就这么一瞬间就被他拽着走了过去。

  江柔儿拍拍地上:“坐下啊,愣着干嘛。”

  程武盯着他,狐疑着,不动。

  “怎么怕脏?”江柔儿问他,见他眉头微微挑起,意会似的,拿着纸巾擦了擦地面,耐心的道:“这下可以了吧,程大公子,请坐。”

  程武看着她诚恳的态度,心里原本的不愉快散去了一些,抿着唇坐了下来。

  江柔儿见此,微微笑了笑,伸手道:“手给我。”

  “干嘛?”程武问。

  “换药啊。”江柔儿顿了顿:“怎么说,我也是收了你的钱。”

  程武轻“哼”了一声,又觉得好歹也是自己的钱,生气归生气,但没必要跟钱过不去。

  他挑着眉,将自己的手懒洋洋的递到她跟前,用眼神横她:“你好意思说收了我的钱,你那分明是抢。”

  江柔儿嘻嘻笑了下,解开他的袖口,卷起来,露出被绷带包裹的手肘,她利落的解开绷带,微不可闻的“哎”了声:“伤口怎么进水了?”

  绷带是湿的,伤口已经粘合,但是隐隐有些发白。

  程武不以为然:“洗手的时候,弄湿了。”

  这人不知道现在自己的手受伤吗?

  到时候发炎怎么办,都不知道小心点。

  江柔儿脸上不悦,张口想骂他一句,抬眼看着他一眼,又将话吞了回去,闷闷的道:“小心点。”

  “哦。”

  程武脸上敷衍的应了声,此刻的他,内心意外的有些燥热。

  她的手小小的,软软的托着他的手肘,暖暖的温度从她身上传来,他不由自主的握了个空拳。

  半响,他从口袋里抽出烟盒,抖了抖,薄唇咬了一根抖出来的烟,没有抽,就咬着,然后微微低头,静静看着她包扎。

  江柔儿拿出早上从医务室买来的碘酒用棉签沾了沾,给他消毒,她动作很轻,很细致,确认把完完整整的消毒了一遍之后,再拿出云南白药粉轻轻的撒上去,最后,拉出新的绷带给他包扎,末了,狡黠的笑了笑,给他打了个蝴蝶结。

  程武叼着烟的嘴角一抽,吐出两个字:“重打。”

  “干嘛呀,你看我打得多好看。”江柔儿眨巴着眼睛盯着他,小小的动作有节奏的拽着蝴蝶结的耳朵,像是在等人称赞她的作品。

  程武撇过脸,想说:“太娘了。”

  江柔儿在他还没开口时,微微凑近,将他的手肘如同珍宝一般抬到他眼前:“很好看的。”

  她就离她不到十厘米的距离,让他清楚的看到眼前的人儿微卷的长睫像扇子一样上下舞动着,像是在撩着他的炽热的心。

  小脸上朱唇轻努着,粉嫩得像初熟的樱桃,笑开的时候,眼睛发亮。

  她的笑容让他原本的生气去了一大半。

  可又是无奈的。

  那抹亮光里,赤裸裸的藏着她的小心机,程武知道,她又在捉弄自己了。

  程武清楚的,她就是这样,拉着最美的笑干着恶作剧。

  程武张了张口,却对着她的灿烂的笑,莫名的妥协下来,无奈的语气里连他都不清楚的带上了一丝难以察觉的宠溺:“真他妈的好看。”

  江柔儿得到满意的答案,笑得更欢了。

  程武看着他,强行让自己拉着脸,道:“无聊。”

  江柔儿无辜的道:“啊,你说什么?”

  这人还给我装无辜。

  该死的。

  程武望了望天,懒得回答她。

  只是心里想,这恶劣的性子,总算是一点一点的显露出来了。

  江柔儿盯着他一会,见他没动静,微微挑眉,转身将药品收拾好,小声吐槽:“得,又不说,迟到有一天憋不死你。”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