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不良偏爱

第三十一章

不良偏爱 楼鸯歌 1868 2019-09-03 22:46:03

  四班。

  林子安敲了敲程武的课桌,诡异的笑道:“今天的论坛,是你干的好事吧?”

  程武挺直腰身坐在椅子上,口里嚼着薄荷味的硬糖,双手在课桌的手提上敲打着C语言,爱理不理的撇他一眼:“路过,手痒!”

  林子安乐呵:“哟,不是,阿武,我就猜猜,真的是你啊!上次我就看出你不对劲,那个妞确实长得不错啦,李阳挺喜欢的,所以现在,阿武,你的意思是你也看上那个妞了?”

  程武眉头一拧,原本在键盘上飞驰的双手停了下来,他沉着声音道:“看上什么看上,会不会说话!”

  林子安挑眉,这人还说不得,说两句就不高兴了:“额,我这不就八卦一下,你动什么气。”

  程武抬头,盯着他:“以前我也这么黑过论坛,也没见你这么八婆。

  程武又道:“你给我看好李阳,她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林子安推了推新配的金丝镜框,凑近笑得奸诈:“阿武,你们……有故事?。”

  程武:“呵。”

  林子安搭着他的肩膀,兴趣满满:“兄弟,说说。”

  程武推开他,明显的拒绝。

  林子安不依不饶:“兄弟,说说啊,我好奇得很。”

  程武冷笑一声:“你就不怕我说出来说出来吓死你!”

  林子安皱眉沉思半响,脸色变了变,脑子反应飞快:“不会是?”

  程武双手敲着键盘,无视他的猜测与惊讶,淡淡道:“人话少才能长命!”

  ………………

  午休的时候,江柔儿上到天台,左右看不见人。

  后面才发现程武坐在一个角落,靠着墙睡着了。

  两条长腿随意的交叠着,额前的碎发被他撩起露出光洁的额头,鼻子高挺,勾勒出刚毅的线条。

  半边身子隐在阴影中,半边身子露出秋日的阳光中,阳光又阴霾,像个明媚的少年,也像个阴郁的男孩。

  眨眼间,一瞬恍惚,仿佛见到时尚杂志上面的硬照,以一种矛盾的方式冲击着自己的视野,一下子抓住了自己的眼球。

  看得出,他睡得很安静,均匀的呼吸声渐渐的微不可闻,突然,他嘴角微微上扬,像是正在做一个美梦。

  这瞬间,江柔儿不忍叫醒他,轻步走到他身边坐下,轻轻卷起他放在一旁的手臂,一条一条黑紫的痂印想小蚯蚓一般爬在他的手肘上,相当难看。

  江柔儿盯着,皱着眉头,打开药瓶。

  察觉到一股视线,江柔儿抬头,见程武噙着笑看着自己。

  “你醒了?”

  “嗯。”

  “刚做梦了?”

  “嗯。我梦见......”

  江柔儿耳朵动了动,听见有人走了过来,下意识就将食指放在他的唇角:“嘘。”

  刚想说话,就看见一道身影出现在不远处。

  是周星杰。

  他似乎被吓到了,呆呆的站着,厚重的镜框后面是不可置信亦是惊慌或者慌乱的情绪。

  “你们.........”他张了张口,却仿佛在喉咙里卡着一块石头,将后面的话生生的堵死了。

  你们........怎么会在一起?

  居然......在一起........

  他看着眼前两人亲密的动作,再次张了张口,脑海中闪过无数语言,却嘴里依旧说不出一句话。

  程武感受到她放在自己唇畔的指尖的微凉,垂下眸子看着她纤细的手指,唇畔不自觉的微微上扬,不由自主的伸出舌尖舔了舔。

  江柔儿一惊,猛的回头,抽回手指,意识到什么,感觉脸色一阵红热,微微一怒:“喂。”

  程武低笑,恶趣味一般的看着她,还不忘回味一般的舔了舔自己的薄唇:“干嘛,你自己凑过来的。”

  “你.......”江柔儿气噎,怒瞪他一眼。

  “你们怎么会在一起。”周星杰双手缓缓握紧,终于将卡在喉咙里的话说了出来,他说得很慢,仿佛在等人反驳。

  怎么会在一起?

  他这问题问得很怪,像是相识已久的震惊发问。

  江柔儿蹙眉,还没想到怎么解释。

  程武挑着微微上扬的眼角盯着他,冷笑了一声,身上的气场顿时冷了下来。

  程武看向江柔儿,伸手便环住江柔儿的肩膀,用力一扣,江柔儿失重,跌倒在他的怀里。

  江柔儿一惊,脸色暗了起来,当下就要推开,却不及他的力气大,反而被她扣得更死。

  她听见他在耳畔张扬的声音,透着满满的霸道的道:“她怎么就不能跟我在一起了。”

  是反问,更是肯定。

  周星杰暗暗咬唇,却被他阴冷的戾气镇得脚底发软。。

  程武冷冷的道:“不想惹事,就安静的给我离开,懂?”

  他拳头紧握,骨节被握得发白,厚重的眼镜框后竟是满满的隐忍。

  可是,依然在程武准备再度开口时,默默转身下了楼。

  他的表面看起来安静得如同往常,可是他的内心却早已波涛汹涌。

  是的,他胆小,他懦弱。

  在绝对的暴力面前的他只能像个老鼠一样的落荒而逃,可他也有不甘,他无法忍受如此无能的自己,就像无法接受当初如同卑微得如同蝼蚁一般的自己。

  但方才的他依旧懦弱得不堪一击,胆小又再一次屈于别人的威胁之下。

  他像一头受尽了憋屈的猫儿,反怒着,将全身的毛都刺了起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此刻,他咬着牙,狠狠的踢了楼梯过道的可乐瓶,可乐瓶被踢得老高,最后撞在墙上,又掉了下来,跌跌撞撞的滚落楼梯,整个楼梯间都回响着贴皮与瓷砖的撞击声,刺耳的,让人狂躁。

  ............

  江柔儿从他身上起来,怒道:“喂,你干嘛这么说,他误会了怎么办。”

  “怎么,你还怕他误会。”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