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不良偏爱

第四十三章 商赛

不良偏爱 楼鸯歌 2145 2019-09-25 10:00:00

  江柔儿意外的考得不错,让老张开心了好几天,就连看她的目光都变得慈祥起来。

  办公室里,除了她和周青杰、数学课代表杨微一、二班的学习委员易枫。

  当下北城一中的前四甲都齐了。

  老张道:“这个是咱们学校的即将要参加的比赛,他们三个呢,都是学校商赛社团的,今年人员不足,学校呢,决定让你加入锻炼锻炼,咱们这算是临时组局了,都不要有压力,比赛在两个月之后,咱们现在开始磨合学习,拿不拿奖不重要,学校的意思是锻炼锻炼。”

  江柔儿看了下海报,道:“这是商赛?”

  杨微一道:“是的,商业模拟挑战赛,还以为今年社团人员不够,参加不了了呢,还要有你。”

  江柔儿这才知道,他们三个都是同一个社团的。

  老张道:“江柔儿,你有没有问题?没问题的话,你下周就加入他们社团一起先熟悉起来。”

  江柔儿对商赛倒是不拒绝,笑:“可以呀,商赛以前了解过,我可以试试。”

  这话一出,众人纷纷笑了。

  易枫道:‘’感谢你的加入。”

  杨微一:“好耶,以后社团就不止我这一个妹子了。”

  周青杰在一旁静静的笑。

  老张开心的叮嘱了几句,比赛固然重要但是也不能耽误学习之类的,后面还不忘叮嘱江柔儿:“不要跟四班的人走太近,学校对参加比赛的学生要求很高,千万不要因为别的事情影响了比赛的事情。”

  江柔儿郁闷:“我跟他们没什么。”

  老张听后,宽心的笑了:“那就好那就好,那你们先回去,周青杰,你等会,你作为社长,我跟你说下社团的事情。”

  江柔儿等人点头,离开了去。

  老张见人走远了,一拍大腿:“青杰,还是你聪明,我怎么就想不到,拉江柔儿进社团了。”

  周青杰抿唇:“我也是突然想到而已。”

  老张道:“你做为社长你可要肩负起比赛的责任,你也知道学校的要求,千万可不能闹出什么事来,影响比赛。”

  周青杰点头:“好。”

  当天下午,何静又来堵着江柔儿,一个人,将她堵在唐邑街巷子里。

  她看起来心情不太好,烟熏妆都花了,哭过吧。

  江柔儿心情更是不好,下雨了,她讨厌下雨天。

  她们站在别人家屋崖下,雨刷刷的下,下得她越发烦躁。

  江柔儿压抑着自己的情绪道:“师姐,又怎么了?”

  何静蹲在一旁抽着浓烟,不说话,又不准她走。

  在连连抽了三根后道:“心里不舒服。”

  “吓?”

  “昨天我惹程武生气了,因为你。”

  “因为我?”

  “我跟他说,我会动你,他发了好大的脾气,你喜欢程武吗?”

  江柔儿感觉心里掀起一丝涟漪,道:“不喜欢。”

  何静道:“可程武该是在意你,他从来不轻易发这么大脾气的。”

  在意?江柔儿蹙眉,像是在想一道解不开的数学题。

  何静抬头看这白茫茫的雨帘:“我今天堵你,是因为我想动你,可我又想,我要动了你,程武估计会厌恶我吧,所以我只能蹲在这里抽抽烟。”

  何静继续说:“我喜欢程武,没有具体的原因,从开学见到他第一眼的时候,就喜欢上了。那种心动的感觉,我第一次感受到,很新鲜、很甜也很苦。”

  江柔儿问:“那甜多一点还是苦多一点?”

  “苦吧,我都追了他两年了,还是一如当初,我他妈却还一直不要脸的倒贴,我都佩服我自己了。”

  江柔儿:“那你为什么还喜欢?”

  “因为就是喜欢啊。”

  江柔儿挑眉,喜欢吗?

  雨下大了,飘了进来,落在手臂上,冰冰凉凉的。

  江柔儿不悦的抹去水珠,往更里面缩了缩,开口声音带了微凉:“有人告诉我,喜欢就是掠夺,所以喜欢却得不到的时候,太多时候说明手段还不够狠。”

  何静看着她,她此刻看起来就像是她话里的那种人,眸子里尽是凉薄。

  半响,何静像是听到一个好笑的笑话一般笑了:“江柔儿,你这人可真奇怪。”

  江柔儿笑笑:“以前经常有人这么说。”

  何静又点了一根烟:“我不动你了,等雨停了你就走吧,只是江柔儿,你说的你不喜欢程武,你可得记住了。”

  不知为何,此刻在何静心里,如果要跟江柔儿抢,她是没有底气的。

  何静清楚的,她也不是真的想动她,只是想从她耳朵里听到让自己安心的信息。

  江柔儿点头。

  “可是,江柔儿喜欢可不是掠夺。”何静吐着烟圈道。

  江柔儿不置可否的沉默。

  转身,就冒着大雨跑出了小巷子。

  雨很大,衣服湿了,眼眸也被雨水冲刷得模糊,路边五颜六色的雨伞不断的在她身边擦身而过,让她的觉得世界都开始混沌不清。

  她咬着唇,心里不断咒骂这下雨天,加快了步伐。

  突然,后边一阵拉力,感觉都衣领被人狠狠的往后面一抽,后面撞上了微热的胸膛。

  江柔儿瞬间脑子一片空白,耳边是某人微恼的声音:“我叫了多少声了,这么大的雨你瞎跑什么?”

  她抬头,渐渐清晰的眼眸映出程武的高挺的鼻梁还有半扇蓝色的雨伞。

  她猛的一抽,从他的胸膛上弹开,又想跑出去。

  程武抓住她:“你瞎了!外面下雨。”

  江柔儿:“我知道。”

  “那你还跑出去淋雨。”程武扣住她的手,一副防止她再次逃跑的状态。

  江柔儿挣扎无果,也开始觉得累了,她看了眼头顶的雨伞,脸色微白,苦笑道:“程武,我不喜欢雨伞,不喜欢,很不喜欢,你懂吗?”

  她说得一字一顿,每一字都布满了抗拒,甚至话语了充斥了不易察觉的惴惴不安。

  程武盯着她,后来叹了口气,仿佛被气得无可奈何,骂道:“小村姑,你可真是病得不轻。”

  他骂着,转手从背后的书包里抽出一件黑色的球衣,几乎有些粗鲁的盖在江柔儿头上:“干净的,今天下雨没打球。”

  江柔儿愣愣,伸手就要摘下来。

  “不准摘,雨伞不遮,球衣你还敢嫌弃,我抽你。”程武狠狠的道,语气里仿佛真的会抽她一般。

  程武拉着她往前走,手腕被握得很紧,球衣上方的雨伞很大,将两人遮得严严实实。

  球衣很大,盖住了她半边脸,也盖住了她阴晴不定的表情。

楼鸯歌

下一次更新,周五吧。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