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一半微甜一半你

第二十八章 换班长

一半微甜一半你 墨兮·xc 2159 2019-08-22 14:09:31

  第二天,市二中文科强化班。

  墨遥歌一来就被一脸八卦的陈清越拉了过来。“快给我说说你们昨天怎么样了……”在此刻陈清越的一双大眼睛里面没有了对知识的渴望,只有对八卦的渴望。

  墨遥歌一坐下,书包放进抽屉,伸出手就想掐死身旁的陈清越。“就你出的馊主意!你还好意思说!”

  “怎么了嘛?我的秘密武器是不是超级管用!温大校草是不是被你迷的神魂颠倒的!你千万不要感谢我,我陈少侠做好事从来不留名!”陈清越误以为墨遥歌是在感激她。

  墨遥歌听完这句话都想给陈清越的嘴缝上,就她昨天出的馊主意,让她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你这辈子别再和我谈化妆品了,已经拉黑了。我就搞不懂了,我俩一般24个小时能有14个小时呆在一块,我怎么就不知道你了解化妆这玩意呢?你什么时候还开始研究那个玩意了……”

  “姐姐,只有你两耳不闻窗外事吧。”陈清越带着墨遥歌环视了四周,“大家都知道,可能就你不知道好吧。你看哪个XXX脸上全是粉啊,前面那个XXX那个眼线画得也太粗鲁,还有那个XXX今天那个腮红打的和个猴屁股一样的……”

  陈清越不说墨遥歌还是真的不知道,这么一看感觉好像打开了一个新世界的大门。其实也不是什么新世界,只不过是墨遥歌平时没有观察过罢了……

  墨遥歌正听着陈清越细说化妆史,班长从门口走了进来,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离墨遥歌的座位很远却偏偏要从墨遥歌这边绕一圈回去,还恶狠狠的瞪了墨遥歌一眼。

  墨遥歌有些无奈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自己又什么时候惹到班长这尊大佛了?但是很快,墨遥歌便知道了。

  上课铃打响,老班走了进来,早自习要开始了。

  “大家把手头的事情都放一放,早自习之前我和大家说一个事情。刚才课前班长来找我了,由于目前事情太多,又临近全市一模,班长在学习和工作之间有一些为难,有点累了。所以想卸任班长这个位置,好好备战高考,班长之前为我们这个班级做出的贡献太多了,所以呢,我也就同意了,从今天开始我们文科班换班长。”

  全班在一瞬间有了一些骚动。

  “离全市一模也就一个多星期了,大家先好好备战全市一模,所以我们新的班长下学期选。这一个多星期的工作先由墨遥歌接任管一下吧,墨遥歌啊,这一个多星期你就辛苦一下吧。好了,大家继续上早自习吧……”

  听完老班的话全班沸腾,哪里还有什么心情上早自习啊。墨遥歌的世界都懵了,让自己代理班长的位置?为什么啊?按照墨遥歌之前的性格,她是很乐意做班长的,她原来就是一个超级乐观对谁都特别的人。但初中之后,墨遥歌最怕的就是做班委。

  高二刚刚分班的时候,墨遥歌就被老班找过,想让她当班长,但是被墨遥歌拒绝了。那时候都说明白了的事情,怎么现在又说让她代理班长了呢?

  班级里面已经没有了上自习的氛围和心情,所有人都在底下窃窃私语。和班长走得很近的几个人此时就已经在私下吵翻了锅……

  “让她代理班长?她配吗?”

  “就是就是,也不知道老班怎么想的,让她代理班长?她除了成绩好之外还会什么啊,和我们班长哪里能比啊……”

  “那也不能这样说啊,人家怎么说还是很受男生班欢迎的,怎么说也是我们学校’文科女神’呢……欸,你们知道一中那个回回都是年级第一的温秉煜吗?”

  “这谁不知道,一中校草啊……”

  “喏,我们这位文科女神不知道什么时候勾搭上了这么一位大人物了。你别看她平时一副对什么都不关心的样子,感觉自己很清高似的。我听说之前辩论赛的时候,直接就扑进人家怀里了。欸,这人啊,不能只看表面啊……”

  “我去,这么厉害的嘛……果然长得好看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啊。说不定这次代理班长也是她去找老班说的,说什么代理班长,不就是班长吗?说的这么文艺干什么……”

  “这不还是人家有本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几个人说话的声音虽不大,但离得不是很远的墨遥歌和陈清越却听得一清二楚。墨遥歌低着头看着自己面前的课本,头发遮住了脸,让人不太能看得清脸上的表情。

  但拿着笔的手在慢慢的收紧,关节处慢慢的泛白,指甲深深的掐进了自己的手里,一道道白里泛着血丝的印记留在了如玉的手上……

  陈清越听不下去了,关切的看了一眼一旁的墨遥歌:“遥歌,你没事吧?你不用理她们,她们就是嘴碎,真的不用往心里去……”

  墨遥歌没有吱声,陈清越当时就急了,那几个人还在断断续续的说着什么,陈清越当下就要把手中的书摔在桌上,找她们理论去了。

  却被墨遥歌一只手拦下,墨遥歌转过头看着陈清越,脸上没有一丝的血色,但还是勉强的在嘴角扯出一丝微笑,“我没事……”

  陈清越还是不放心,墨遥歌的脸色也太差了,苍白的让人有些害怕。

  “坐下吧,我真的没事……”

  陈清越看着这样的墨遥歌,知道三年前的事情可能又要重新上演了。这六年来,她见过最活泼最开心的墨遥歌,也见过最失落最难受最无助的墨遥歌。

  温秉煜一直都想要知道为什么那个曾经开心活泼的墨遥歌丢了,而答案在陈清越的心里清清楚楚。

  这大概是墨遥歌最大的秘密,也是最低谷的时期。一个现在只有洛行、陈清越和墨遥歌三个人知道的秘密……

  但这个秘密的答案,只有哪天等到墨遥歌自己亲口诉说了,旁人代替不来……

  听到那样的声音、那样的话语墨遥歌又何曾不伤心,不难过。眼眶红了又红,但墨遥歌告诉自己不能让眼泪掉下来。心里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告诉着自己,当初那样的日子都过来了,这一点点又算什么呢?

  但心理上的暗示并不能完全取代心底的伤痛,墨遥歌只能狠狠的掐自己,让眼泪不再掉下来……

  因为,她现在有支柱,她不会那么脆弱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