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一半微甜一半你

第三十一章 心疼

一半微甜一半你 墨兮·xc 2237 2019-08-25 19:19:05

  上课前,那几个人就回来了。那几个人回来后脸色就不太好,看样子被训得不轻。回来后,其中一个人丢下一句“你厉害!你牛!”,转身就离开了。回到座位上之后,周围的人围过来问发生了什么。那几个人生气的说着,墨遥歌也没有听清说的到底是什么,但她能够明显的感受到有很多视线在自己身上聚集……

  墨遥歌知道她又被人记恨上了,好像所有的事情都是轮回着来的,几年一个来回,好像所有的事情、所有的感受都这样一次次来回体会。

  就这样,一模前的日子很快就过去了,也没人再故意找茬了。日子就这样过的平静,就是学习吃饭睡觉这样简单到不行的生活,每个人都全力冲刺着全市一模。这样的日子让墨遥歌有了一种奢望,希望日子就这样平静的没有任何波折的走到最后那该有多好啊……

  但平静一般都是暴风雨前的假象,风雨骤来之时,便会支离破碎……

  一模考试的最后一门终于结束了,陈清越伸了个懒腰,问向一旁正在收拾东西的墨遥歌:“终于考完了啊!终于要解放了……最近真的是累死我了……”

  墨遥歌一边把桌上的东西收进书包里,一边回着陈清越的话:“这才是一模呢,过几天成绩就要出来了,到时候你就不会考虑解放这个事情了,你考虑得就是怎么面对一模成绩了……”

  “你现在怎么和洛行一样啊,你俩真的是太会扫人兴了。难得考完试你俩就不能让我开心一点吗?本来学校就要高三提前回来上课讲一模的卷子,我就这么几天假期可以逃避学习和一模成绩。你说这都快要过年了,我妈还给我报了好多补习班,啊!苍天啊!啊!大地啊!我的假期究竟在哪里!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到来啊……”

  墨遥歌看着一旁表演夸张的陈清越,不禁笑出了声。“你就不该来学文科,你就应该去学音乐剧……”

  “对吧!我也觉得我有这种表演天赋,但是我爸我妈非把我的演员梦扼杀在了摇篮里面……”

  “嗯嗯嗯……”墨遥歌笑着点点头,有时候她也拿陈清越没有办法,这丫头就爱做白日梦……

  “对了,今晚没什么事的话,我们叫上洛行我们出去玩吧!我们出去好好放松一下!”陈清越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过头来一脸期待的看着墨遥歌。

  墨遥歌看了看手上的手表,时间还早,等下就放假了,出去一趟也行。前面讲台上各科的课代表正在发着假期作业的卷子,发完就可以回去了,然后就放假了。

  前桌的小胖传卷子的时候,头都没回,直接把卷子丢到了陈清越和墨遥歌的桌子上,撒了一桌乱七八糟的。一次就算了,每一次都是这样,她们俩上一份还没收拾好呢,另外一份又撒了下来,桌上一团糟,根本就不知道哪张卷子是一样的,更别说往后传了。

  后面的人还在不停的催着。

  几次之后,陈清越火了,戳了戳前面的小胖:“你能不能好好传啊,每一次都这么扔,我们这边怎么整理啊……”

  小胖转过身来瞥了一眼她俩,一点愧疚感都没有,“你们不是厉害的吗,自己整理呗,我反正传过去了,关我什么事情啊……”说完就转过去了,理都不理。

  陈清越本来就气,听她这么一说就更生气了,拿起桌上的卷子就要扔回去。被墨遥歌拦了下来,“算了,收拾收拾就好了……”

  前桌小胖听到这句话之后,也没转头,不屑的笑了一声,阴阳怪气的来了句,“就你会装好人,那您慢慢来……”

  墨遥歌笑了笑,没有回应什么。她早就感觉到了,班上所有人都对她爱答不理的,好像都有点针对她。虽然知道,但她也没有去考虑太多思考太多,就这样随她们去吧。

  好不容易整理好了所有的卷子,墨遥歌将分好的卷子直接往后传了。后面的人没有一句谢谢,反倒责怪着传个卷子都能这么慢,还能不能干点什么了。真的好难啊,前面后面都没有好脸色。陈清越真的是要气得不行了,墨遥歌苦笑了一下,收拾好了东西拉着陈清越离开了教室。

  再不走,陈清越是真的要爆发了……到时候谁都拦不住……

  墨遥歌自己心里清楚这一切和陈清越没有任何的关系,是因为她自己。每次看到陈清越因为和自己走的很近而被别人一起针对,她都很心疼很心疼。

  陈清越本来不用遭这么一份罪的,但现在却陪着她一起这样。所以墨遥歌对陈清越特别的好,墨遥歌不知道这份好里面到底是因为陈清越陪伴着自己这么多年是自己最好的朋友,还是说这里面包含着一份深深的愧疚与自责。

  也许,这两者都有吧。

  洛行一出门就看到了等在了教室门口的陈清越和墨遥歌。洛行快走两步,“你们怎么来了?”

  “这不是放假了,找你出去玩啊。”墨遥歌看了一眼旁边还在气头上的陈清越,很明显没有心情回复洛行的问题。

  “你们班这么快就放了吗?我还以为我们理科班放的是最早的呢……”洛行还没说完,便被陈清越没好气的打断了。

  “当然没有这么早了,不过班级里面有几个不太会说话的,在那狂咬人,呆着太让人不舒服了,我俩就提前出来了……”

  洛行一脸疑惑的看向墨遥歌,明显没能太听懂陈清越在说什么。墨遥歌笑着摇摇头,没有过多的解释,她不太喜欢这样背后的告状。“没什么,你这边东西都带好了吗?收拾好了,我们走吧……”

  陈清越看着墨遥歌啥都不说都快急死了,一边拉着洛行一边往前走,就开始细数她们最近得到的“特殊对待”,还越说越来气,就差拉着洛行去揍那几个人了。

  洛行听完所有的事情,回头看了一眼走在后面的墨遥歌。眼神中包含着心疼,这丫头还是和以前一样,什么事情都自己藏在心里,对谁都不说。好像所有的事情在她这里都可以藏起来,可以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对别人还是一脸笑意。

  她将自己所有的痛苦和不开心都自己藏了起来,然后把自己藏起来慢慢消化,努力不让其他人感受到自己的难过。但这样谁又能知道她自己承受了多少是她自己应该承受的东西。

  有时候洛行看到墨遥歌脸上的笑容,他心里其实知道,这个笑容并没有多少真正开心的成分在里面。

  这样的她,让洛行觉得太过于心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