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一半微甜一半你

第三十八章 十年

一半微甜一半你 墨兮·xc 2231 2019-09-01 21:04:30

  墨遥歌在台上唱着歌,阿秋看了眼认真听歌的温秉煜,不怕死的凑了过来。“老实交代!上哪遇到这么好的妹子的!人长得好看,唱歌还好听……不得了了你……”

  温秉煜本来在认认真真听墨遥歌唱歌,突然被阿秋就这么打断了,心中很是不爽。淡淡的瞥了一眼凑到自己身边的阿秋,语气很是不爽,冷淡到可以冻死人。“知道猫是怎么死的吗?”

  阿秋一脸疑惑的看着温秉煜,这个问题不是他刚才问的问题的答案啊,不过他还是乖乖的做了回答。“不知道。”

  “好奇死的。”温秉煜丝毫没有感情的说出这么一句。随后收回目光,把目光继续聚焦在前面正在唱歌的墨遥歌身上。

  阿秋仔细的想了想温秉煜刚才说的话,猫是好奇死的,好奇害死猫……这温秉煜不就是在说他和猫一样好奇,最后结果就是被自己害死了……

  但是阿秋是不会就这么放弃的,难得今天知道了这么让人震惊的秘密,不问出点什么实质性的东西怎么可以呢!

  墨遥歌唱完了这首歌,回到沙发上面坐下。阿秋这个“不要脸”的又凑了过来。温秉煜看到这一幕脸都黑了,他特别想把阿秋从这个包厢里面扔出去,最好再也回不来的那种。温秉煜很少会将一个人记上自己的黑名单,因为他一般都不怎么搭理别人。但今天,阿秋很荣幸的上了榜,以后有得苦头吃呢!

  温秉煜眼神一转又看向了一边和温馨聊的很开心的裴尚身上,就是这小子挑的事情。没有他今天什么都不会发生,很好,裴尚也光荣上榜了。

  和温馨聊的好好的裴尚突然感觉自己后背一凉,莫名的感受到了一股凉意想自己袭来,抬起头向周围看看,又什么都没有啊。有些害怕的缩了缩脖子,继续和温馨聊着之前没有说完的话题。

  “墨遥歌啊,你是怎么和我们温秉煜认识的啊?”阿秋问向墨遥歌。

  墨遥歌的头上有两滴冷汗流下,她现在真的觉得阿秋和陈清越好像啊,真的是太像了,八卦起来一模一样的,绝对是一个不打破沙锅问到底不罢休的人。她现在好头疼,平时应付一个陈清越就已经很头疼了,这怎么又来了一个男版的陈清越……现在男生的八卦心也这么重了吗?

  但是不回复也是不行的,“我们两家原来是邻居,所以从小就认识,玩的就比较好……”墨遥歌还是乖乖的回复了。

  “哦哦……原来是青梅竹马啊……”阿秋很满意自己问出的这个答案,点了点头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了。

  看到阿秋终于走了,墨遥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她真的太难了。

  “那个,他们其实平时不这样的,也不知道今天怎么了,异常的兴奋……”温秉煜解释出口。

  “没事没事没事……”墨遥歌连忙回答道。但在心底默默祈祷:“只要他们别再来就行了,这谁承受的住啊……”

  嗯,接下来的时光过得很开心,大家唱唱歌、玩玩游戏,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快结束的时候,温馨突然朝墨遥歌喊道:“遥歌姐,这也快结束了,你看你和我哥认识也这么久了,两个人也没一起唱过歌,那要不你们点一首歌一起唱一下把……”

  包厢里面其他人听完这句很赞成的附和着:“对啊对啊……是要合唱一首……”温馨旁边的裴尚看到温馨的举动朝温馨竖起了大拇指,温馨朝他回过去一个得瑟的眼神。还是我厉害吧!

  墨遥歌有些不知所措的坐在沙发上,有些许慌张。一旁的温秉煜倒是没有说什么,眼神中甚至有那么一些期待……他真的从来没有和墨遥歌合唱过同一首歌,当然如果当年墨遥歌强迫他唱《数鸭歌》这件事情不算的话,那就真的是第一次。

  小时候,墨遥歌不知道为什么特别喜欢《小毛驴》和《数鸭歌》这两首歌,喜欢到每天都唱的地步。还喜欢在幼儿园唱,反正是幼儿园,老师也就喜欢这样可爱的孩子。有时候觉得自己唱温秉煜听着不好玩,非要拉着温秉煜一起唱。温秉煜一向都是友好的拒绝了无理取闹的墨遥歌。

  但是有一天,温秉煜不知道怎么了惹得墨遥歌不开心了,坐在地上“哇哇……”直哭,怎么哄都没用。那时候的温秉煜也小,墨遥歌一哭他都慌了。就问墨遥歌到底怎么样才能不哭了。

  墨遥歌擦了擦眼睛,吸了吸鼻子,嗓音沙哑的说道:“那你给我唱《数鸭歌》……”那一刻温秉煜都觉得墨遥歌一定是故意的,但是也没有办法,认命的唱起了《数鸭歌》……“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快来快来数一数,二四六七八。嘎嘎嘎嘎,真呀真多呀,数不清到底多少鸭,数不清到底多少鸭……”

  唱着唱着墨遥歌就开心了,然后就跟着温秉煜一起唱了起来。最后开开心心的跑开了,留下小温秉煜原地自闭。

  这就是他们传统意义上的第一次合唱,当然如果可以温秉煜宁可他们没有过这次合唱。

  “你OK吗?”温秉煜问向一旁的墨遥歌。

  “啊,我都行。”

  “拿……唱什么?”

  “我都行吧,看你吧……”

  “那,陈奕迅的《十年》可以吗?”

  “好……”

  温秉煜很快点好了歌,其他人将两只话筒传到他们俩的手中,熟悉的前奏响起,两个人很快就进入了歌曲的状态之中。

  “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我们还是一样,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走过渐渐熟悉的街头。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只是那种温柔,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情人最后难免沦为朋友,直到和你做了多年朋友,才明白我的眼泪,不是为你而流,也为别人而流……”

  这明明是一首情歌,一首很伤心很伤心的情歌,但不知道为什么和温秉煜一起唱这首歌就会有一种不太一样的感觉,两个人也不是情侣,现在只能算得上感情很好很好的发小。但这首歌在墨遥歌的心底也产生了不一样的触动,引发了不一样的感想

  除去婴儿时期,除去两人之间失去联系的六年,她和温秉煜之间好像真的就是刚好的十年。这十年里,经历过风雨,也看见过彩虹,好像只要有他在自己身边的日子没有什么是解决不了的问题。

  她,好像越来越依赖于温秉煜的存在。

  墨遥歌慢慢侧过脸,看向一旁认真唱歌的温秉煜。

  温秉煜,我好想和你走过接下来好多个十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