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摄政王的小闲妻

第二十一章 过分了哈

摄政王的小闲妻 妖殊 1901 2019-08-19 00:05:00

  骤然间感觉周围的空气变冷,穆九抬头看去,对上一双俯视他的黑眸。

  这种被抓包的感觉,让人头皮发麻,为什么这人还没走。

  “呵呵......如果我说我什么都没听到,你信吗?”

  显然,定北侯是不会信的,一跃而下落在穆九的对面,那黑眸凝冰,仿佛将穆九凌迟,下一刻骤然凑近,一把揪着穆九的领子,然后凌空一抛。

  “咚。”

  穆九重重的落在了地上,虽然有枯叶垫底,但也很痛,最重要的是这姿势,太难看了。

  穆九深吸口气,咬牙,当初就该一狠心给他一刀,一了百了,用来给竹林做养料。

  “阁下若是要杀人灭口,咱们一刀切好吗?这么折腾来折腾去多麻烦?”就算死,好歹也给点儿尊严是吧?

  萧君夙凉凉的看她一眼,眸光流转,看不出眼底的神色,抬步往一个石洞走过去。

  “跟上。”

  穆九:“......”

  不带这样的啊,杀人灭口就算了,还让她自己跟过去找死,太过分了哈。

  眼看萧君夙的手朝她领子伸过来,穆九猛的向后一跳躲开:“我走,我自己走。”

  动不动就拎她的领子,她又不是鸡仔。

  秉承着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的原则,穆九跟了进去。

  石洞的门口错开,从外面如果不注意都看不到这里可以进去,如何狭窄只容一人通行,进去之后是一条地道,还不是简单的打个洞,而是用了石头堆砌了墙壁,一看就是很大的工程。

  里面还不止一条路,好几个岔路口,不过萧君夙明显是早就来过,熟门熟路,都不带犹豫的就选择了路口往前走。

  一路上穆九还看到了不少阵法,不过都被破了,仅仅是破,还能重启,显然进来的人也是阵法高手。

  一路走到终点,哪儿还有一个人,目测得有七十岁以上,头发花白,一身青衣盘坐在地,而他的面前是一面三丈高强,高墙上纵横线画了格子,穆九数了一下,横九竖九,八十一宫格。

  但这上面每个格子填的不是数字,而是易经的卦象,易经一共八八六十四卦,而这里九九八十一个格子里,必然有十七个格子是假的,若是不慎碰到,后果一定不会很美妙。

  地上的老者捧着罗盘,一边算一边掐手指,就连来了两个人他也没有察觉,显然已经陷入忘我,应该说疯魔才对,那一头的汗,还有那嘴角溢出来的血,分明是走火入魔的状态。

  穆九目光落在阵法上,然后缓缓转向萧君夙,很是迟疑:“你.......不会让我破阵吧?”

  萧君夙负手站在一侧,绛紫色鎏金暗纹的袍子包裹他昂藏修长的身躯,冷酷俊朗,宛如暗夜的王者,眉眼上扬的弧度为他增添了几分邪气,不过声音却没有丝毫起伏:“如果你能破开这个阵,我允你三个诺言。”

  穆九挑眉:“若是不能呢?”

  萧君夙抬了抬脚,一个骷髅头滚了出来:“与它作伴。”

  那语气,仿佛穆九现在已经死了一般。

  “呵呵......”穆九附送两声冷笑,双手抱胸:“阁下知道强人所难怎么写吗?还有,我什么时候给你我阵法很厉害的错觉了?”

  穆九往回走:“我不指望你报恩,今天的事儿我也不会说出去,你就当没见过我,再见。”

  穆九要溜,雪亮的寒铁长剑横在她面前,她吓得立刻停住脚,刚要张嘴说什么,一颗药丸直接被塞进她的嘴里。

  “独门秘药,专门用来控制暗卫的,你就算医术厉害,也不会刚好有解药,现在你没得选。”

  穆九:“.......我...........”有句脏话不知道当不当讲。

  走不了,还被喂毒药,穆九心里那叫一个郁闷,她才不要这样妥协。

  靠着石壁坐下,说不破阵就不破阵。

  萧君夙挑眉,还挺有骨气的。

  “噗......”

  那老者终于到了极限,一口血喷了出来,整个人直接倒向了地面,竟然是昏死过去。

  萧君夙快速上前喂了一颗丹药,连忙掐人中,好半响老者才缓缓睁开眼,看着萧君夙,无奈摇头:“老朽无能,这盘龙阵,我是破不了了。”

  “盘龙阵?”穆九倒是有些惊讶了,这居然是盘龙阵,怪不得萧君夙非要把她带过来,她那竹林里虽然只是迷阵,但却也是从盘龙阵演化出来的。

  老者这才发现这里还多了一个人:“小姑娘,莫非你听说过盘龙阵?”

  老者一把年级,却也没有自持辈分看不起小姑娘,和蔼的样子倒是让穆九对他印象不错。

  “我叫穆九,敢问老先生尊姓大名?”

  老者呵呵一笑:“倒是个有礼貌的小娃娃,老朽俗名不闻。”

  奇门遁甲七圣之一,不闻真人。

  穆九一改刚刚的散漫,站起身拂了拂衣袖,拱手一礼,却没有说话。

  不闻真人动了动眉,这个礼......莫非是他的师侄?还是徒孙?不过玄门中女子极少,也没听说谁收了一个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啊。

  穆九将目光转向萧君夙:“想来你是不会放我走的了,只要我破阵,你答应我三个条件,可算数?”

  萧君夙点头:“言出必行。”

  看出来了。

  “那我先说,第一:今天的事儿我不说出去,你不能跟我计较;第二:我不指望你报恩,但也不能报仇啊,好歹我还救你一次;第三:出了这里,咱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就当没遇到过好不好?”

  萧君夙眉峰一挑,倒是来了几分趣味,虽然没看出来这姑娘到底什么来路,但她对他避之不及,倒是非常的明显。、

  他定北侯给的三个条件,全被她用来跟他撇清关系了。

  “如你所愿。”

  穆九总觉得不能太相信这话,不过姑且信着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