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摄政王的小闲妻

第二十四章 火光

摄政王的小闲妻 妖殊 2121 2019-08-22 00:05:00

  这一晚,穆九又做梦了,她并不想回忆往昔,但梦却总不愿放过她,仿佛是惩罚一般,让她看看自己曾经做了多少恶事,又得了怎样的恶果。

  她梦到了自己站在火海之中,火蛇蔓延将她包围,木质的家具、沙发、地毯,燃烧得那么快,眨眼间烈焰将她席卷。

  地狱里的业火焚烧是否也就不过如此?

  疼,彻骨的疼,从皮肤疼到灵魂,将她灼烧,家具倒塌砸在她身上,最后,她被活生生的烧成了灰烬。

  哪怕是在梦里,再次体验梦到曾经死去的场面,也让她灵魂都在泛疼。

  穆家的人自私冷血,唯利是图,为了争权夺利,不择手段,她的族亲是,她也是,就连她的母亲也是,因为杀了她的情夫,她可以含笑端着一碗毒药给自己的女儿,然后眼睁睁看着她被活生生烧成灰烬。

  善恶到头终有报,她穆九也不是什么好人,有这个下场她也不怨,不过没能下十八层地狱而是穿越异世,她不知道这是她的幸运还是对她另外一种惩罚。

  有时候,遗忘比记得幸福。

  恍惚中睁开眼,她还躺在小屋里,窗外火光一闪,她缓缓坐起身,火光?

  推门出去,几只火箭从墙头射了进来,微雪拿着铲子将火箭准确的拍进水坑里,倒是有一两支漏掉掉进竹林,竹林里多枯叶,眨眼间就燃了起来,不过微雪也反应快,两桶水下去,火花全部熄灭。

  这半夜三更也不让她睡好觉,还这么大阵仗的报复她,除了夏侯钰她也想不到别人了。

  广文王世子的脾气比她想象的更要嚣张啊,毕竟不是谁都有胆量来丞相府放火的。

  微雪搞定了火焰,看穆九好好的站在原地,松了口气,对她比划了两下:青鱼冲出去了。

  穆九点点头,到没有去帮忙的打算,青鱼虽然是个小小的孤女,但教养她长大的福伯可不仅仅是个瘸腿的看门老伯,前来放火的人应该只有五六个人,就当是给她的考验吧。

  “反正也睡不着了,我们去溜达溜达。”

  托世子爷的‘福’,让她做了一个最不想做的噩梦,如今她可是‘精神百倍’,如此,不给点儿回礼,怎么好意思呢?

  皇族的宅子多在南,而他们这里是在西,此刻已经宵禁,除了巡逻的禁卫军,也就只有干坏事的人了。

  绕了半个圈才到广文王府,王爷的府邸自然守卫森严,不过她们是从后门溜出去的。

  兵分两路,微雪暗处潜藏处理暗卫,而穆九则直接潜进了夏侯钰的书房。

  按她想的,夏侯钰派人去干坏事,怎么也要得到有消息才睡得下,然而事实上夏侯钰确实在书房等了,不过就是姿势不太好。

  整个人趴在桌子上一抽一抽的,还口吐白沫。

  穆九:“......”不带这么碰瓷儿的,她什么都没做好吗?

  一个茶杯摔在地上碎了,不难猜测他是喝茶中毒。

  夏侯钰应该是刚刚才喝不久,身体虽然动不了,但还有微末的意识,死鱼眼瞪着,像是在求救。

  一个想让她当媵妾,还想放火烧死她的人,她真不想救,但被这么碰瓷儿她不能忍。

  肉疼的拿了一颗解毒丹给夏侯钰服下,拿过他的手把脉,也就是砒霜的毒,喝得不多,死不了,不过再等一会儿就不一定了。

  砒霜是剧毒,但少量不会死人,当然,稍微多一点,时间久了不解毒,也是会死的。

  早知道她就不来了,想揍人变成救人,憋屈QAQ。

  微雪拎着一个晕掉的人进来:刚刚这人在外面探头探脑的,我就把他打晕了。

  估计就是下毒的人,确定世子爷死了没的。

  穆九拿出随身的银针,她不是大夫,医术虽然学了,但多数都是书本知识,实践没有,正好拿世子爷实验一下。

  “便宜你了。”

  可不是谁都有幸运让她亲手医治的。

  夏侯钰:“......呜唔啊啊啊啊......”

  夏侯钰是活生生被扎得回魂的,解毒丹起了作用,不过身体还是软绵绵的,被穆九一扎,愣是痛得鲤鱼打挺滚到地上,连滚带爬的缩到桌子边,刚刚体验过死亡的感觉,心有余悸,此刻什么威严和脾气都摆不出来,只觉得被扎针的地方真心的疼啊?

  看着穆九像是看着杀父仇人一眼:“你......你......你扎我做什么?你到底怎么来我房间的?你想对我做什么?”

  穆九的眉峰挑了挑,恶趣的勾勾唇:“世子爷,你这样看起来倒是可爱多了?”

  穆九踢踢被微雪打晕的人:“我先声明,给你下毒的不是我,应该跟这人有关,你认识吗?”

  夏侯钰看了看那人,本就惨白的脸瞬间成了菜色,他哪儿能不认得,那是他的一个随侍,不是心腹,但也是能近身的,刚刚那杯茶就是他端来的。

  他今天一天火气都很大,脾气也暴躁,茶端进来他就一口喝了,他现在身体都还有那种毒药发作不能呼吸、全身像是被束缚只能等死的感觉。

  他的母妃三年前病逝,因此跟穆若兰的婚礼都推迟了三年,而一年前父王将侧妃扶正,以前的庶出变成了嫡出,野心也就更大了,不但占了他母亲的妃位,甚至连他这世子的位置也想觊觎,这也不是他们第一次动手的,但这是他第一次距离死亡这么近。

  若不是穆九突然跑来,他真的就死定了,但一想到他之所以会着道也是因为被穆九气得失了警惕,忍不住磨牙。

  “半夜三更,你夜闯王府,你你.......”

  “我什么?斩首?五马分尸?还是诛灭九族?世子爷可别忘了,刚刚你这条小命可是我救回来的。”穆九蹲下,笑眯眯的看着夏侯钰:“世子爷现在看起来精神不错,那咱们来算算我们的账。”

  穆九将拳头捏得咯吱咯吱作响,夏侯钰瞬间回想起了昨日白天那一顿打,宛如噩梦再临,拔腿就想跑,但他刚刚才解毒,身体根本没力,一股绝望的无力感把他吞没。

  “你不可以打我......这是犯法的.......”想垂死挣扎一下。

  “呵呵,你派人往我院子射火箭,想烧死我,你怎么不知道是犯法的?”话落,穆九点了夏侯钰的哑穴,夏侯钰不管不顾想跑,却直接被穆九扯着衣领揪了回来。

  “砰砰砰砰.......”

  人肉沙包揍起来就是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