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摄政王的小闲妻

第二十五章 凶残的小青鱼

摄政王的小闲妻 妖殊 2304 2019-08-23 00:05:00

  等穆九打完了解开哑穴,夏侯钰整个人像是死狗一样趴在地上,刚刚想叫却叫不出来,现在是根本没有力气叫了,痛得恨不得晕死过去。

  夏侯钰全身骨头疼,脸上也挨了几拳,俊脸上好几块淤青,肿得眼睛都眯起来了。

  他恨的,他可是世子爷,居然被人这么揍,是可忍孰不可忍,怒不可歇,怒火中烧,怒海冲天,然而...对上穆九似笑非笑的眼,瞬间什么火气都哑了。

  他摸了摸脸,痛得龇牙咧嘴,火气没了不说,还想哭。

  “你打人......为什么要打脸?”

  不是说好的打得看不出来什么痕迹都没有吗?他这脸都肿了,怎么出去见人?

  穆九邪笑:“下次我记住了,不打脸。”

  夏侯钰瞪眼:“还有下次?”

  “你觉得呢?”穆九拂拂衣袖,一派悠闲从容很好说话的语气商量道:“本来我不想当媵妾,不过就在刚刚我改变主意了,反正对我来说相府和王府都一样,换个环境,如果心情不好就揍世子爷一顿,还不用跑这么远,我保证不打脸,且不会留下一点儿痕迹,你觉得怎样?”

  夏侯钰:“......”o(╥﹏╥)o,超级想哭,有泪往心里流,这是媵妾?这是魔鬼。

  他不要这样的媵妾,坚决不要,会早死的,哪儿有这么可怕的女人?

  穆九走了,揍完人,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留下地上昏迷的侍卫和想哭的夏侯钰。

  过分了啊,跑到他家里,还在他的卧室里把他揍了一顿,然后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走了,有没有把他这个世子爷放在眼里?

  很气愤,小小庶女也敢欺负到他的头上,但是......目测是打不过的人。

  守卫森严的王府都能来去自如,现在都没能有暗卫出现,这个穆九绝对不是他能对付的人,况且今天她还救了他一命。

  选择性的忽略单方面被狂殴的事实,嗯,也许看在救命之恩的份儿上他可以大度的不跟穆九这个小小的庶女计较......

  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地上躺着,赶紧爬起来,却一下又痛得躺了回去。

  “嘶.......穆九.......”太特么疼了。

  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赶紧跑去镜子那里看了看,他一直觉得自己的容貌玉树临风、丰神俊朗、风流潇洒,此刻看着这张一青一紫肿得像猪头的脸,一把火气噌的燃起:“混蛋,穆九,你给本世子等着。”

  这种恶毒的女人还想给他做媵妾?做梦去吧。

  嗯,世子爷已经完全忘了之前是他自己要穆九给他做媵妾来着。

  “来人,给我来人......都死哪儿去了?”

  广文王府一夜的鸡飞狗跳穆九没管,不过揍了人之后确实好睡觉了很多,也没有做梦。

  她是第二天早上才知道青鱼把广文王府派来的几人全部扒光了挂城楼上去了。

  “扒光?”穆九发誓,这绝对不是她吩咐的:“你......给他们留内裤了吗?”

  青鱼思索了一下,了解了内裤的意思,这才理所当然的道:“扒光就是一丝不挂,为什么要留内裤?”

  穆九:“......”

  多么耿直的姑娘,她之前还担心青鱼凶残把人宰了,现在那几个人恐怕还不如被宰了好,感觉此生都不用做人了,这比宰了更凶残啊。

  见穆九半天没说话,青鱼着急了:“主子,是奴婢做错了吗?”

  说完三两下就跪下,一副等待惩罚的姿态。

  穆九揉揉眉心:“你起来,你没错,就是下次......下次给人留条裤子,小姑娘家家的看多了不好。”

  青鱼虽然本领大,但实际上年龄还是小,男女的事情方面还没开窍的,无法明白穆九话中的深意,还非常乖巧的点头:“奴婢明白,下次一定给她留裤子。”

  不是,还下次?

  穆九反应过来这话好像是她先说的,青鱼好像也没错,顿时哑口无言,小姑娘,你下次还想扒人啊?

  微雪:......这条凶残的小鱼挺有意思的。

  穆九还在思索小青鱼的教育问题,老夫人的人来了,让穆九把抄的书拿过去。

  女戒孝训穆九是没抄的,但佛经她抄了不少,她拿出整整一筐递过去给丫鬟苏红:“劳烦苏姑娘把这个给老夫人,我听闻她老人家受伤了,心里担忧,所以特地全部抄了佛经,为她老人家祈福,你看够吗?”

  苏红本以为穆九没抄,毕竟昨天她被二小姐带出去晚上才回来,据说二小姐还因为她乱跑生气呢,因此准备好了一肚子的话来挖苦穆九,哪儿曾想这厚厚一叠佛经,莫说一百遍,一千遍都够了,还不是敷衍的,每个字都抄得规规矩矩。

  一肚子骂人的话骂不出来,最后苏红只得憋着一肚子的火走了。

  穆九对这后院里鸡毛蒜皮的事儿没兴趣,如果妥协一下能避免,她也不介意软一下,只要不招惹过分,她都可以忍,要知道后院女人的手段可比世子爷夏侯钰的手段阴私难缠多了,这么一对比,还是世子爷比较可爱,揍起来完全没有心理负担。

  正在家里敷药的夏侯钰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背脊发凉,总有刁民想要害本世子。

  苏红走了,穆若兰又来了,一进来就劈头盖脸的问:“穆九,昨天你哪儿去了?为什么到处跑?还让世子爷到处找你,你怎么得罪世子爷了?”

  穆若兰是温婉的大家闺秀,书香门第浸染出来的淑女,但不代表她没有脾气,昨晚她可是气足了一晚上,这口气现在还没消,湘郡主却一大早又让人递帖子,似是铁了心的要教训穆九,她夹在中间难做人。

  她有火不能冲湘郡主发,就只能找穆九了。

  穆九倒是不知道她这小院儿什么时候这么受欢迎了,怎么一个一个都往这儿来?

  “二小姐这话问得好,我也想知道我怎么得罪世子爷了,他看着我就追着我跑,害得我躲了好久都不敢出来,还有,昨日去的除了各家贵女还有郡主、公主,二小姐带我一个小小的庶女过去,是想要羞辱我,让我看清我的身份低微,还是想让别人羞辱我,反正我只是一个庶女,就算被羞辱也不会损伤相府颜面对不对?”

  穆九不重,声音堪称温柔,可话的内容却极重,压得穆若兰喘不过气来。

  羞辱?谁不是羞辱?

  她知道湘郡主想教训穆九,所以才把穆九带去,可她呢?她在湘郡主和世子爷面前何尝不是被训得跟奴才一样?

  明明她是相府嫡出千金,本来身份最贵,望门闺秀,可因为夫家是王公贵族,她在夫家面前都不敢大声说话,而那湘郡主比她年纪小,脾气嚣张、飞扬跋扈,可她却还得捧着敬着。

  穆若兰一脸惨白,一言不发的走了。

  穆九看得摇头,啧啧,这就是书香门第规矩多的后遗症,一个一个打落牙齿和血吞,看似很能忍,可实际上心脆得跟玻璃似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