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摄政王的小闲妻

第三十二章 明白着呢

摄政王的小闲妻 妖殊 1970 2019-08-30 00:05:00

  等人走远了,众人才从刚刚见到六皇子的气氛中缓和过来。

  穆怜心失神的看着那个方向:“六皇子竟然这么平易近人。”

  穆若兰轻嗤一声:“那是因为你没见过太子殿下和三皇子,六皇子的母妃是个昭仪,母族也因为犯下重罪满门抄斩,他就是个小小的皇子。”

  真正的皇族威仪可不是六皇子这么随意的,太子和三皇子那才叫天潢贵胄,让人不敢亲近,只能仰望跪拜。

  同为皇子,没有母族支撑,母亲还是罪门之后,有什么资本嚣张?而却他在朝堂上没有势力,与大位无缘不说,到时候能不能活下来都成问题。

  穆怜心听得心口咚咚的,她不笨,也看过不少杂书,皇位争夺那些戏码每个朝代都在上扬,虽然六皇子没有母族,可却不代表他没有争夺的能力,他不是跟定北侯交好吗?定北侯掌握的可是最最重要的兵权,还有,历史上那些个帝王,可没有那个一开始就是太子或者拥有强大实力的。

  皇位之争,自古以来真正能登上帝位的,谁不是韬光养晦,暗藏锋芒?

  穆怜心觉得有什么在她心口乱撞,急需找一个宣泄口,她死死掐住掌心才让自己不表现出来。

  穆若兰也没注意她,而是看向穆九:“刚刚六皇子跟你说话,你们什么时候见过?”

  穆怜心瞬间回神,心口的温度都凉了两分。

  穆九没正形的靠着柱子:“刚刚我迷路了,路过一条小溪,遇到正在钓鱼的六皇子。”

  穆若兰哼笑:“你倒是好运气,这样也能遇到皇子。”

  穆怜心咬咬唇,没说话。

  寺院的房间并不多,考虑着还有别的人家,大夫人要了三间,她自己一间,穆若兰一间,穆怜心和穆九一间。

  房间不大,一张床,一个罗汉塌,一个桌子,条件限制但是挤一挤还是可以的。

  穆怜心和芬儿先进去,穆九刚刚踏步进去,芬儿一边铺床一边阴阳怪气道:“我家小姐从来没跟别人一起睡过,可跟某些皮糙肉厚的人不一样。”

  某条凶残的小鱼立刻就要冲上去了,穆九一把拦住她。

  穆怜心皱眉,低斥:“芬儿。”

  芬儿扁扁嘴:“奴婢只是担心小姐嘛,你向来喜静,最是听不得动静,若是有人在身边动来动去,你晚上睡不好可怎么办?”

  穆怜心对她很无奈,只得看向穆九:“小九莫怪,芬儿就是嘴上不饶人,没有恶意的。”

  穆九不在意的挥了挥手:“七小姐不用跟我解释,她说什么跟我没关系,不过我倒是给七小姐一句忠告‘忠心的仆、害人的奴’。”

  说完不看主仆两人的脸色,勾着青鱼转身:“走,去重新找个房间。”

  大夫人听说了这边的事情忍不住微微皱眉,这穆九不过一个小小的庶女,看似很守本分,也没干什么惊人的事儿,可偏偏总觉得她不太像个庶女,反而有种看得见摸不着滑不溜手的怪异感。

  “不用管她,这段时间想把她稳着,别坏了我的大事。”她不是不想给穆九立规矩,但她不能让穆若兰出嫁的事情有差错,她还要哄着穆九给穆若兰挡灾,若是太严厉让穆九记仇日后给穆若兰惹麻烦事儿就不好了。

  为了自己的大局,眼下只要穆九不过分,她也就眼不见心不烦了。

  “夫人刚刚可有注意到穆九好似跟六皇子认识。”

  “认识有什么用?皇子的妃子、侍妾都是要从宫里赏赐,你以为谁都能爬上皇子的床?她要敢起歪心思,想要拍死还不容易?”大夫人端着茶杯,抿了抿:“不过担忧也不是没有道理,这次回去之后,得把婚礼的事情提上日程了。”

  穆若兰将要踏进屋子的脚抽了出来,手心紧紧攥着,目光复杂,转身朝自己房间走去,却看到转角处走过去的穆九,鬼使神差的跟了过去。

  穆九被六皇子挡路了,她就走个路,他从旁边一下子窜出来,一脸做贼的表情四处看了看没人,这才把两条用棍子穿着烤好的鱼递给穆九:“虽然你很没有一起的跑了,但看在你帮我钓鱼的份儿上,请你吃,这山寺里除了斋菜就是斋菜,一点儿肉味都没有,怎么样,我对你好吧?”

  “......”现在这皇子都这么神出鬼没且自来熟吗?

  穆九伸手拿过鱼,递了一条给小青鱼,这才道:“谢谢六殿下的鱼,你还有事儿吗?”

  夏侯堇看着穆九,眼睛放大,像是看到了个无情无义的负心汉,他虽然没有萧君夙那样俊美华丽,却也很是俊美帅气,有着一身的少年气,有几分玩世不恭的散漫和张扬,此刻做出这个表情来,别说还有点儿萌。

  “本殿下特意给你送鱼过来,你就这样对我?”

  穆九微微扶额:“殿下,我们不是很熟。”

  还有,你一个皇子殿下跟她一个相府庶女这么自来熟是不是不太好?

  “是不熟,不过多见几次就熟了,比如刚刚我们一起钓鱼,虽然最后遇到危险你先跑了没义气,但你是女孩子,懂得自保这点是很好的,而现在你吃了我的鱼,我们也算是有交情了。”

  交情是这样算的?

  六皇子神秘兮兮的凑近:“我听说夏侯钰被人揍了,一张脸揍成了猪头都不敢出门,这事儿你知道吗?”

  穆九:“......”呵呵,她刚刚还觉得这六皇子很天真,现在才知道,这哪儿是天真啊,这是扮猪吃老虎,明白着呢。

  “我可不认识什么夏侯钰,我还有事儿。”穆九挥了挥手,转角走了。

  六皇子笑得兴味盎然,这是心虚落荒而逃吗?

  六皇子心情不错的从另外一个转角走了,因此没人知道在回廊今天的窗棂后面,穆若兰蹲在那里将一切都看在眼里。

  六皇子对穆九那么好,是穆九入了六皇子的眼?这怎么可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