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摄政王的小闲妻

第三十三章 哪儿钻出来的?

摄政王的小闲妻 妖殊 1969 2019-08-31 00:12:15

  穆九拿着鱼闻了闻,是刚刚烤好的,还有点儿烫,香气也不错,还香料的味道,看不出来这六皇子还有这手艺,不过是他自己烤的还是下属烤的就不知道了。

  穆九刚刚吃完鱼,明光端着饭菜来了,看着桌子上还没丢掉的鱼骨头,他也只是眉头皱了皱,放下托盘之后用油纸将那些包起来。

  那虔诚的模样看得穆九无语:“我说明光,你不会准备把这鱼骨头拿去埋了顺便再超度一下吧?”

  她觉得明光这呆和尚干得出来这事儿。

  明光一手打了个佛偈:“阿弥陀佛,既然出现在我佛门之中,贫僧将它埋了,有何不可?”

  穆九扯了扯唇角:“没什么不可,就是让你等一下,小青鱼那儿还有一条没吃完呢。”

  小青鱼立刻加快吃鱼的速度,然后恭敬的将鱼骨头交给明光,第一次吃鱼吃出了罪恶感。

  等明光拿着鱼骨头出去,穆九才拿起筷子吃桌上的饭菜,青鱼看了一眼,很是惊讶,这色香味俱全的居然是斋菜?

  不是说斋菜都是素的,清汤寡水吗?

  穆九看出她小脸上的疑惑,解释道:“明光经常跟了缘大师云游四方,学了不少斋菜的做法,有些地方还能把斋菜做出肉的味道,这可是别处吃不到的手艺,过来尝尝。”

  三个菜,两碗米饭,主仆两人吃完全够了。

  吃了几口菜,小青鱼捧着饭碗恨不得把碗都吞了:“主子,这明光师父的手艺也太好了,不让他当厨子可惜了。”

  被做和尚耽误的厨子吗?

  穆九失笑,她什么都吃,并非重口福之欲的人,不过明光做的斋菜确实好吃,最主要的是天南地北都有,每次回来都换不同的菜,她这个猫在楚京的人也就只有这一口能解解馋了。

  吃完饭,穆九让小青鱼自己睡,而她则去了佛堂,神像之下,明光一身青灰色长衫盘腿而坐,闭着眼敲打木鱼,嘴里轻声的念着经文。

  穆九没有打扰他,拉了一个蒲团靠在柱子旁边,看了看那巨大的佛陀神像,双手枕在脑后缓缓闭上了眼睛。

  老和尚总说她与佛无缘,穆九却不觉得,她觉得缘分深着呢,不然这世上悦耳的琴音千千万,为何她只有听着这念经的声音才睡得香甜呢?

  若是以后一直与经文相伴,一定是个不错的选择。

  穆九难得一下子入睡,可也没睡多久,一股冷风从殿外吹来,穆九睁开眼眸,一双眸子空洞幽幽,下一刻骤然起身将准备出去看看的明光压了回去,轻轻的声音在夜色里透着两分诡谲:“小和尚就该念经,这些事情用不着你管。”

  明光面色挣扎:“寺里还有香客,他们是无辜的,贫僧不能视而不见。”

  穆九嗤笑一声:“你一个从未杀人的和尚跑去阻止那些杀人如麻的杀手,送菜吗?”

  说完干脆的点了他的穴道,不说话不动才乖。

  小青鱼摸索了过来,一张稚嫩的小脸板着。

  “主子。”她单膝跪地:“是冲着六皇子他们来的,全都去了左边禅房。”

  这点儿还真是不意外,想来是白天刺杀的人卷土重来,难得萧君夙和夏侯堇落单,自然要将他们全部灭掉才好。

  不过穆九不相信萧君夙什么都没有准备,堂堂一方军侯若是被人刺杀死在这里,那就真的贻笑大方了。

  左边禅房打得热火朝天,亦如穆九的猜测,萧君夙的暗卫早就蛰伏在暗处,就等这些人的到来将他们一网打尽。

  禁止杀生的佛门圣地此刻刀光剑影,血染山墙。

  这是两方人马的恩怨,那些杀手也目标明确,就是要萧君夙和六皇子的人头,其他人根本没时间去关注,偏偏这里出了一个意外。

  穆怜心不知道怎么跑到了那里,还被一个杀手看见,眼看那杀手就要冲过来灭口,她猛然冲去中间:“六殿下救命。”

  “我去,她从哪儿钻出来的?”

  夏侯堇吓了一大跳,但好歹知道穆怜心是穆家的小姐,立刻冲过去挑开杀手的剑把她扯起来:“快进去。”

  两个杀手看见夏侯堇居然在乎这个女人,同时向他进攻,夏侯堇的功夫对付一个杀手都吃力,更别说两个,而他身后还有个穆怜心,手臂上挨了一剑还没缓和过来,下一个杀招又直取面门。

  眼看就要挂了,夏侯堇吓得心脏都停止,电光火石之间,一把森寒的长剑很空而来,打开了致命攻击,是萧君夙。

  然而萧君夙也不乐观,他本身就有伤,刚刚他离得远,把剑掷出来又眨眼睛过来救人,不可避免的露出空隙,后背又挨了一剑,不过到底是上战场的人,拼的就是狠劲儿,立刻还过去,顷刻间地上多了两具尸体。

  夏侯堇捂着手臂退到了墙脚,旁边是吓得一脸惨白的穆怜心,惊吓之余还不忘关心夏侯堇:“殿下,你伤得重不重,要不要我帮你包扎一下。”

  夏侯堇都痛得不想说话了,这刀剑砍在身上可不是说着玩儿的,他可没有萧君夙那么牛掰,哪怕刀子扎在身上也不皱眉头,他没好气的看着穆怜心:“救你这一命,本殿和定北侯都替你挨刀,这大半夜的没事儿乱跑什么?”

  穆怜心瞬间委屈得哭出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认床睡不着起来走走,结果却迷路了,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呜呜呜呜......”

  夏侯堇听着这女人的哭声头都快炸了,拜托,他这个受伤的还没哭呢?

  突然一道黑影过来,直接揪住夏侯堇的衣领:“走。”

  “咻咻咻。”漫天的箭雨落下,闪着蓝幽幽的光芒,竟然全都是淬了毒的。

  扯着夏侯堇走的自然是萧君夙,至于穆怜心,直接被南风打晕了拎起来,夏侯堇看着无语,这不懂怜香惜玉的木头疙瘩,对女孩子怎么能这么粗鲁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