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摄政王的小闲妻

第四十四章 死心

摄政王的小闲妻 妖殊 2381 2019-09-11 00:05:00

  夜雨连绵,似乎没有要停下的迹象,雨夜里的脚步声更加清晰。

  一步一步,沉重的步子,却坚定的走着。

  竹苑里,灯火朦胧,纱窗倒影着坐在窗前的人,灯光勾勒婉约的影子,她正在持笔写字。

  门口的人,占了好久好久,直到那人缓缓放下笔,他才拖着沉重的步子上前,走到了窗边的回廊上,全身的雨水都往下滴,很快就打湿了一片地面。

  他看着窗上的影子,目光一瞬不瞬,透着贪念,哑声问道:“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我特别蠢?”

  窗户被打开,穆九坐在窗前,夜风吹动了她桌案上刚刚抄好的佛经,她却没有去管,就那么淡淡的看着苏逸。

  苏逸也望着她,有无数的痴缠眷恋,那双眼周围泛着猩红,有着受伤和狼狈,还有几分倔强。

  穆九轻轻叹了口气:“如果我说实话,确实挺蠢的,不过不是坏事,你破釜沉舟闹了这一下,总比一直压抑憋着好,现在你可死心了?”

  苏逸潸然嘲讽的笑:“所以,你不去看一眼,就是为了让我死心?”

  穆九抬手拿过桌案边的酒坛,顺手抄了两个杯子,苏逸不进来她便出去,毫不介意地面的水,席地而坐,拍拍旁边的位置:“坐。”

  穆九打开酒坛,立刻酒香溢出来了:“看在你这么失意的份儿上,请你喝我酿了七年的竹叶青,这可是最后一坛,喝完就没了。”

  苏逸自嘲的扯了一下嘴角,还是坐了下来,拿起酒杯一饮而尽,辛辣入喉,差点儿没把他给辣到,转头看看穆九,同样一饮而尽,她却面不改色,哪个女子会喝这么烈的酒?

  “我在这里纠结痛苦,可你却像是局外人似的。”

  他破釜沉舟想要做点什么,可她呢?他当众求娶,已经算是表明心迹,而她身为他爱慕的对象,害羞没有,羞赧没有,连恼羞成怒都没有,只有平淡,平淡得让他心口的冲动都跟着冷却了下来,仿佛这只是他一个人的独角戏,这比任何拒绝的话语都来得清楚。

  “你就一点儿都不在意吗?”

  “你不说我是局外人吗?”穆九给他斟满,自己也倒一杯,目光看向雨帘后的夜幕:“很久以前,有人跟我说,‘穆九,你若是心中无我,就永远不要让我拥有,得到了却比得不到更痛苦,我不想连我最后的尊严都折在你的手里。’”

  得到了却比得不到更痛苦,因为得不到她的情意吗?

  穆九转头,清浅的眸子落在苏逸身上:“我欣赏你的才华,也欣赏你的容貌,但那跟情爱无关,我也不是那种会相夫教子的女人,或者说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的才华和抱负,不该折在我这里。”

  穆九拿起杯子对着他:“我们之间,如果你放得下,日后我可以请你喝酒,若是你放不下,那就留给时间吧,这杯酒祝苏大人纵横官场,平步青云,得偿所愿。”

  “铿。”酒杯相撞,发出清脆的声音,苏逸看着穆九喝得干脆,心中有撕裂的疼,他纵容有千般算计,万般谋划,可刚刚他的所愿,唯有一个她罢了.......

  然而感情的事情是两厢情愿,她若不喜欢,他.......还能如何?

  一坛子酒饮尽,酒意上头,滚烫驱散了他在雨中受的寒气,满身的暖意,低头看着依旧坐在地上的穆九,姿态肆意张扬,慵懒散漫中透着贵气雅致,很是无情,很洒脱,可偏偏却是他最爱的模样。

  若穆九跟府中其他千金小姐一眼,也许就不足以吸引他,更别说为她做这般冲动的事情了。

  “穆九.......”苏逸的声音透着心伤,却又似有几分释然:“下次有机会......我请你喝酒,在我的官邸。”

  有些事情,其实早知道答案,之所以坚持,就是还有一丝奢望,现在那一丝奢望也被生生掐断。

  还真是绝情啊。

  雨水从连绵不断变成了断断续续,苏逸头也不回的走进了雨中,竹林之外,穆天阳拿着伞来找他,看到苏逸踉踉跄跄的,赶紧上前扶住:“你这是喝酒了?”

  “嗯。”苏逸就着穆天阳的手站稳,失魂落魄的看着前方:“大少爷,你说这世上怎么有这样的女人,明明那么无情凉薄,偏偏让人爱得不能,恨也不能。”

  他不恨穆九,穆九没有错,只是......不爱他罢了。

  穆天阳对穆九这个妹妹了解不深,好坏都不知道,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不过能让苏逸陷得这么深,想必是有几分本事的:“走吧,回去好好泡个澡,明日你还要上值,别耽误了大事。”

  雨已经停了,雨滴从房檐低落在地面的水洼,发出吧嗒的脆响,穆九拿着空杯在指尖转动,目光空洞的看着远方。

  一道脚步声走过来,是微雪。

  她在穆九旁边蹲下:苏公子对主子一片真心,情真意切,很是难得。

  穆九纤长的睫羽微微颤动,半敛了眼眸:“微雪啊,你不懂的,这世间的人都盼情深,唯独我呵.......最怕这情深,千万般的债,我都可以还,唯独这情债,还不起。”

  她生性凉薄,虽然不代表不会喜欢人,但她的喜欢太理智,也......太浅,太淡,而喜欢她的人,却陷太深。

  对于嫁给谁她并没有什么想法,为利益,还是为形势都可以,但独独不能是因为爱情。

  喜欢是一个人的事情,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情,天平的不对等,总有一个人要受伤,与其如此,还不如一早就断了念想的好。

  微雪并不是很懂穆九话中的意思,但她知道穆九心里一定有自己的计算。

  “让你担心了,是我矫情罢了。”穆九弹了弹指尖的水滴:“七年期限将至,我在这儿也清闲够久了,待拿到了优昙花,我们也该离开了。”

  苏逸会突然求亲,还如此决绝,这是穆九没有想到的,她对苏逸的心思清楚,但却从未回应,或者说她已经明确的拒绝了,可惜,苏逸执念不是一般的深,偏偏穆九根本不知道这从何而来。

  她虽然有时候有些玩世不恭喜欢撩人,可她也知道哪种人可以撩,哪种人不可以碰,明光能坚守内心,她就算说几句也不痛不痒,兰幽更是不说,那大姐撩人比她还大胆,可苏逸,从始至终他们的她都没对他做什么,怎么就情根深种了呢?

  苏逸的是寒门子弟,拜入穆青林的门下才有机会入仕,他有他的野心和抱负,繁花似锦、前程锦绣都在他的面前,可现在他却差点亲手斩断。

  若是没了穆家的扶持,莫说前程,便是今日所拥有的一切恐怕很快也会化作泡影,这个后果,她可承受不起。

  她穆九啊,天性凉薄,没有心。

  自负的以为苏逸那样冷静自持的人能克制住,君子之交淡如水,待到下个月她离开了,天各一边,不说破,也算是给彼此一个好的离别,没想到,他竟是这般的决然,不过说开了也好,死心了,也就放下了。

  穆九仿佛又看到了前世那人,他那么痛苦,却不愿碰她半分,傲气却又孤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