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摄政王的小闲妻

第四十五章 打晕

摄政王的小闲妻 妖殊 2115 2019-09-12 00:05:00

  这一夜穆九睡得浑浑噩噩,天色破晓她才从混沌中挣扎出来。

  昨夜的事情闹得很大,但竹苑偏远,倒是得了清净,穆九无聊溜达上街,大街上都是九城兵马司的人,天牢遭人劫狱,还是如此的嚣张,简直就是在挑衅楚国,楚帝龙颜大怒,勒令九城兵马司的人全力查案,而定北侯萧君夙被认命监督破案。

  穆九觉得好笑,劫狱就是萧君夙劫的,让他破案,这不贼喊捉贼吗?

  茶馆的窗前,穆九端着茶杯坐在桌边,有点儿百无聊赖,突然一队人快速骑马奔驰而过,目光不经意的扫到了那为首之人,一身藏青色官服,深沉内敛,头上带着乌纱官帽,穆九差点儿没认出来,那个满身清冽如出鞘之剑般锋锐的人是苏逸?

  不过一夜的光景,怎么好似变了个人?

  人早已经走了,穆九却看得出神,半响才收回眸子,虽然变化有点儿大,但看起来好像不是很坏。

  清风朗月的佳公子固然不错,然身在官场,那一身清风朗月就显得太过多余,为官就该有为官的样子,白纸固然干净,可白纸着墨才能绘出锦绣河山,

  因为全城戒严,街道上的人不多,穆九看到了一个卖绳子的摊位,七彩的绳子,正好买点儿回去让微雪打络子给她挂在木牌上。

  她挑了白色、银色和红色的线,刚刚付完钱转身,一辆漆黑的马车从旁边缓缓驶过,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她在看,车帘被撩起,车内车外的人看了个正着,对上那双漆黑冷漠的眸,穆九缓缓勾唇,笑得极为挑衅。

  满意的看到萧君夙的眸中闪过一丝火光,转身近了旁边的布行。

  马车走到没人的路上,南风试探的开口:“爷,那是那晚的那个姑娘对吗?穆家的九小姐。”

  “嗯。”萧君夙淡淡应了一声,隔着帘子,也听不出什么情绪。

  南风顿了顿:“爷,属下不知道你为什么对那个九小姐那般信任,明明她都看到了,却还放任她,不过属下觉得,就算爷有别的打算,也不该放任得这么彻底,怎么也得把人放在眼皮子底下才能放心。”

  当然,最好还能能关起来,或者灭口什么的。

  车厢内,握住酒杯的手指轻轻摩挲酒杯的边缘。

  放在眼皮地下?

  是个不错的主意。

  “阿嚏。”

  正在准备翻墙回去的穆九打了一个喷嚏,吓得手里的东西都差点掉了,嗯,难道是昨晚着凉了?

  -----

  穆九过得很悠闲,但有的人却悠闲不起来,比如大夫人。

  为了穆若兰能好好出嫁,为了她今后能一片荣华,大夫人可谓是费劲了心血,机关算尽,而最最重要的就是那穆九去给穆若兰挡灾,可她怎么都没想到,广文王府竟然会退了穆九,还是以八字不合的借口,这样一来,她还如何把穆九送去王府?

  她那里还没想到办法,却冒出来一个苏逸想要求娶穆九,她倒是不知道这个小小庶女什么时候成香饽饽了。

  放掉穆九,那是不可能的,她想办法也得让穆九挡在穆若兰前面,只是怎么把穆九送去,这倒是一个问题。

  第二天,穆九刚刚起床,大夫人就派人过来叫她,原来是广文王继妃带人过来和大夫人商量婚礼的事情,让家里的姑娘都去见礼。

  穆九换了身浅蓝色的衣服,确认没什么问题,这才往花园走去。

  前面丫鬟疾走,见穆九走得漫不经心,不断的回头催促她:“九小姐快些,等下迟了,王妃会怪罪的。”

  穆九一点儿不觉得王妃能记得她这什么小虾米,倒是这丫鬟闪躲的眼神很有意思。

  走到一个拐角,穆九刚刚要转弯,前面的丫鬟突然回身一把药粉朝她洒来,穆九闻到味儿立刻屏住呼吸,可那丫鬟还有后招,竟然直接又拿了帕子朝穆九的脸上捂,后面又来两个婆子帮忙,最终穆九还是倒下了。

  “快,把她抬走。”

  两个婆子将穆九抬到不远处的厢房的床上,解开了穆九的腰带,将她弄得衣衫不整,然后急匆匆离去。

  前院,穆天阳在接待夏侯钰,两人喝茶聊天,正聊得起劲,一个丫鬟过来了:“世子爷,王妃请您过去,说是有重要的事情问你。”

  夏侯钰闻言起身:“那我就过去了,穆兄也不必陪我,先去忙你自己的事情吧。”

  穆天阳拱手:“如此,怠慢世子爷了。”

  夏侯钰摆手:“都要是一家人了,何必说这客套话,去吧去吧。”

  夏侯钰朝花园走去,穆府的路他也算是熟悉,却没想到走到一半,一个端点心的丫鬟从拐角处出来,竟然直接撞到了夏侯钰的身上,那糕点还配了糖汁,直接泼在了夏侯钰的身上。

  “啊......”丫鬟尖叫之后,瞬间跪地,不断磕头:“奴婢该死,求世子爷赎罪。”

  谁被泼了这么一身都没好脸色,夏侯钰瞬间就拉下脸来,旁边的丫鬟很有眼色,连忙道:“世子爷息怒,要不奴婢去拿一套大少爷的新衣服给世子爷先换一换,王妃还等着您呢。”

  夏侯钰不耐烦的挥手:“那还不去?”

  带路的丫鬟赶紧踢一踢地上的人:“快去。”

  等地上的丫鬟连滚带爬的走了,她才道:“奴婢带世子爷去厢房先处理一下,她马上就拿来。”

  夏侯钰被带到了最近的厢房,那丫鬟赶紧给他上茶,看着夏侯钰一脸的不耐,恭谨道:“要不世子爷先把这外套脱下来?”

  夏侯钰低头看了看身上沾的汤汁和点心碎,迫不及待就把外套脱了。

  那丫鬟赶紧接过:“世子爷先坐一会儿,奴婢把外套上的汤汁先洗洗,不然干了就洗不掉了。”

  丫鬟走了,夏侯钰一个人坐在房间,心情有些烦躁,漫不经心的打量着房间,顺手端起桌上的茶喝了两口。

  这是他才发现房间有些暗,原来那丫鬟出去的时候顺手把房门关上了。

  一个人坐在这陌生的房间感觉怪怪的,他起身去开门,猛然发现房门居然打不开?上锁了?

  心惊的是突然感觉房间里好像多了点儿什么,若有所觉的回头,一眼看到了坐在桌边的穆九,那张脸,他死也不会忘记,突然看见,吓得后背紧贴房门:“你你......怎么在这儿?你想做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