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摄政王的小闲妻

第四十六章 不!他们没有缘分

摄政王的小闲妻 妖殊 1885 2019-09-13 00:05:00

  穆九看着夏侯钰那仿佛即将被调戏的良家妇女,无语的扯了扯唇角,手指夹起杯盖:“淫羊藿、仙茅......羊红膻,很淡的味道,看来剂量不多,一般人喝了,也就心神荡漾一下,不过对于心思不正的人来说,这点儿剂量也足以催动干点儿坏事儿了。”

  穆九浅笑看着夏侯钰,一派的天真无邪:“世子爷,你现在有没有什么不好的感觉?”

  夏侯钰:“......”他全身都是不好的感觉好吗?看见她,他就每一个地方会好。

  上次被穆九揍的,他才好没几天,为什么又遇到这个煞星?

  一股异样在身体蔓延开,夏侯钰后知后觉的明白了穆九说的那三种药材的功效,全都是催情壮阳的,若是平日里他喝了,调戏个小丫鬟什么的,他可不会手软,毕竟他就好这一口,不过看着面前的穆九,瞬间心都凉了。

  “我什么都没做,是有个下人将点心倒在了我的身上,我在这里等着换衣服。”

  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他堂堂世子爷要跟一个小庶女解释,但他真的不想再挨一顿打了,都不敢出门见人的日子他再也不想过了。

  “对了,我是要去见大夫人的,你为什么在这里?”

  穆九挑眉:“巧了,我是要去给王妃见礼,半路被人打晕,醒来就在这里了,世子爷也出现在这里,我们还真是很有缘分啊。”

  不!他们没有缘分。

  夏侯钰一脸的抗拒:“本世子已经跟大夫人说退了你了,你别痴心妄想当我的侍妾,我不会要你的。”

  穆九笑了:“你这样说,就不怕我会伤心吗?”

  伤心?他只看到了她慢慢的恶意,这个女魔头。

  夏侯钰抬手:“总之,这件事情我来解决,你先走就是了,千万别让人看见你啊。”

  世子爷满脸都写着,生怕穆九毁了他清誉似的。

  穆九被人嫌弃了,觉得事情更有意思了,不但不走,反而双手抱起来:“我觉得这样挺好的,让人看见我们在一起,我就得给你当侍妾,你百口莫辩。”

  “我的小姑奶奶,你就饶了我吧。”夏侯钰快哭了:“我知道我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英俊过人,甚至给了你一些错误妄想的举动,但是我们真的不合适,我马上就要娶你姐姐了,以后我跟你姐姐夫妻恩爱、如胶似漆、白首不离,你在旁边看着多可怜啊?我哪儿舍得让你受那样的苦?所以你快走吧,等下人来了,你这辈子可就毁了,让我于心何安啊?”

  穆九:“......”

  求人还先把自己夸成一朵花儿,你特么就一个花心大猪蹄子,还说得自己多专情似的。

  穆九想欺负欺负他,但也不想太恶心自己,摸了摸自己胳膊上的鸡皮疙瘩,突然举起拳头朝夏侯钰揍过去。

  “呜呜呜.......”

  穆九看着抱头缩成一团的夏侯钰,哭笑不得:“我又没打你,你这是干什么?”

  夏侯钰缓缓抬头,看着穆九的手停在他面前三寸,尴尬的笑了笑,刚刚他以为穆九要打他,下意识的先缩成团了,挨打太多的后遗症,想想都心酸......

  穆九手掌摊开,一颗药丸子在她手中:“清心丹,不想丢人就吃了他。”

  夏侯钰不太相信穆九,总觉得她不给他吃毒药就不错了,但不吃估计得挨打,所以还是吃了,反正他是世子爷,穆九应该也不敢给他下毒吧,大概.......

  等穆九麻溜的走了,夏侯钰这才感觉全身的压力都消散,抹去额头上的汗,要命。

  就在夏侯钰被带进那个房间之后,一个丫鬟就跑去找大夫人,在大夫人耳边耳语几句,大夫人含笑点头,她明白事情是成了。

  今日的事情她一手把控,连穆若兰她都没有告诉,就是为了让夏侯钰收下穆九,不管是媵妾还是侍妾,哪怕是婢女,也得把穆九送出去。

  然而就在大夫人准备带着人去抓个现场的时候,却看到夏侯钰和穆若兰并肩亲密的走来,夏侯钰温柔有礼,穆若兰羞涩腼腆,两人容貌都是上佳,走在一起宛如一对璧人。

  “咱们世子爷和穆小姐真是般配,看这两人浓情蜜意的模样,真是羡煞人了。”王妃皮笑肉不笑的称赞,她是侧室扶正,儿子与夏侯钰是竞争对手,她可不想看到夏侯钰娶穆家嫡女,若不是这门婚事是太后指婚,她压根儿就不想操持。

  “王妃过誉了,若兰能与世子爷有缘分,是她的福气。”

  大夫人笑意也有些牵强,不过还是稳得住,等广文王府的人走了,再问哪里出错也不迟。

  大夫人一派从容端方,却不知这一幕落在夏侯钰的眼里多么的讽刺,一个想要陷害他的老女人,太可恶了。

  现在在世子爷的眼里,谁想把穆九塞给他,谁就是他的仇人,不过暂时这个岳母还得罪不起,他就只能憋着当没有发生过,想想还挺委屈的。

  穆九自然没去花园见礼,而是回去了,摸了摸后脑勺,虽然那一棍子没把她真的打晕,但她也是实实在在的挨了一棍子,都起了一个大包,为了看她们到底想做什么,她装晕被抬进房间,她们把她放下的时候一点儿没注意,她脑勺都磕到床头了,当时差点儿就给她疼出眼泪来了,结果没想到等来了夏侯钰这个孙子。

  不过看来大夫人想把她送给夏侯钰的决心还没变,唯一搞笑的大概就是夏侯钰对她的避之不及,不知道大夫人机关算尽可有算到这一点?

  也不知道夏侯钰怎么跟大夫人忽悠的,总之大夫人也没派人来问,倒是省了穆九不少的麻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