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摄政王的小闲妻

第四十八章 落水

摄政王的小闲妻 妖殊 1896 2019-09-15 00:19:14

  凉亭的位置是从岸边延伸了一条长长的走廊过去,凉亭四周还有不少凸起的岩石,巨大的岩石面上平整,摆上一把椅子,一边喝茶一边钓鱼,最是悠闲不过。

  萧君夙一个人坐在椅子上,鱼竿放在一边,侍卫南风在凉亭内等候。

  一群身着彩色华服的贵女从画舫走出来,几个女子堆在一起说了几句,最后竟然相携朝这凉亭走来。

  几人只能走到凉亭,南风很识趣的让开位置给他们,从这个位置正好可以看到坐在岩石上的萧君夙。

  哪怕只是一个背影,却也龙章凤姿、英武不凡,美女崇尚英雄,而萧君夙武功高强、战功赫赫、威名远扬、且容貌出众,宛若天人之姿,纵然那些传闻很不好,但当看到他这个人,下意识的就会淡化了那些不好的,然后放大他们想看到的。

  萧君夙这一碟高阁珍馐,定然是有很多人不怕死的想要尝试一下,比如眼前的这几位。

  “臣女见过定北侯。”

  柔柔的声音,如黄莺啼鸣,百转千回,缠绵不休,听得躲在暗处的穆九都觉得骨头酥了,当然,那几人容貌也是不错的,端正秀美,个个都是美人胚子,标准的大家闺秀模样,看着就觉得艳福不浅啊。

  几人蹲着姿势不动,没有萧君执的话,也不敢随意起来,可萧君夙不知道有没有听到,根本不搭理他们,这就尴尬了。

  “臣女见过定北侯。”

  再来一次,声音加大。

  这次她们终于得到回应了,两个字:“太吵。”

  冷酷、戾气,哪怕声音很好听,却也让人听着心口一悸。

  几人以为自己听错了,抬头看去,那人连头都没有动一下。

  南风看不下去,抬手:“我家侯爷喜欢清静,诸位请吧!”

  几个贵女面面相觑,都有些难看,不过也算都知道定北侯那暴戾的脾气,不敢上前逾越太多,只得黯然退场。

  几人慢慢往后退,一边走还不忘回头看,一人不小心踩到前面那人的裙子,那人一个趔趄,直接就掉进了湖里。

  “啊啊......有人落水啦,快救人.......”

  “君柔,快来人啊,快救人。”

  一个人突然看向这边,快步提着裙子过来,一脸着急:“侯爷,您能不能救救君柔,我们大家都不会水啊。”

  南风看了眼自家主子,最后还是自己出动去把人拎了起来,跟他主子一个德行,扯着衣服给拎起来的,别说抱什么的,连一根头发丝儿都没有碰到。

  “君柔,你还好吧?快,先回去换衣服。”

  几个人赶紧在丫鬟的簇拥下走了。

  穆九趴在岩石边儿上啧啧摇头:“如此无边春色,却偏偏吹向一个不解风情的人,可惜可惜。”

  夏侯堇扯扯嘴皮:“最难消受美人恩,我的亲身经历告诉我,以后看见女子落难,一定不要随意出手相救,不然.......”

  穆九明白了,不然估计就是下一个穆怜心。

  六皇子这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

  穆九看向那几乎都没动过的人,不是很明白:“你说就他这冷漠无情、恶毒可恶的人,怎么还有这么多姑娘想往他身边凑?都瞎吗?”

  六皇子耸耸肩:“不是瞎,正是因为看得见,看到了那张欺骗人的皮囊,所以心神荡漾,鬼迷心窍。”

  穆九点头:“有道理。”

  “啪。”

  有什么打在穆九的膝盖上,她痛得瞬间弯了腿,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往后仰,夏侯堇反应过来下意识伸手去拉她,却晚了一步,然后眼睁睁的看着穆九就这么掉进了湖里。

  “穆九!”

  夏侯堇直接朝水里扑去,都掉进水里了才发现,自己不懂水性。

  “愚蠢。”

  萧君夙半开着眼皮看着那在水里扑腾的夏侯堇,嫌弃嘲讽,不过最后还是一掠而过,一把将夏侯堇拎了起来。

  “咳咳咳。”夏侯堇呛水了,猛咳了好几下才缓过来,一把抓住萧君夙:“快,穆九还在水里。”

  就在这里,穆九从水里缓缓探出头来,她很确定刚刚丢她的那颗石子是出自萧君夙之手,掉水里之后她就往下沉,想找个办法报复一下萧君夙,却没想到夏侯堇这傻子冲下来,居然还是不会水。

  等她想救游过来,萧君夙已经把人拎起来了。

  穆九趴在水里朝萧君夙伸手:“侯爷能不能帮忙把我也拉上岸呢?”

  夏侯堇下意识的想去拉穆九,却突然看到穆九那直勾勾的看着萧君夙的目光,亮得惊人,还透着几分诡异,看得他头皮发麻,不自主的后退了两步,怕殃及池鱼。

  萧君夙居高临下垂眸睨着穆九,那双眸子倒影着湖面的波光,潺潺流动,似万千星子揉碎其中,而眸子深处,一片冷漠。

  “不能。”

  话落,转身,绣着暗纹的衣摆在空中划过凌厉的弧度,冷漠至极。

  穆九伸出的手一点一点握成拳,能清楚的听到骨节咯吱作响的声音。

  一旁的夏侯堇听得心惊胆战,生怕穆九冲上去揍萧君夙。

  当然,他不是怕萧君夙挨揍,而是怕穆九揍不赢,毕竟萧君夙那厮可没什么人性,更不会有什么不对女人动手的君子之风。

  “穆九,我拉你上来。”

  穆九拒绝了夏侯堇的拉,自己爬了上来,可怎么还是气不过,突然拿了夏侯堇鱼篓里的瓢,勺了一瓢水直接朝萧君夙泼过去。

  萧君夙明明是背对着穆九,却好似长了眼睛一般,一个抬手,广袖夹杂着内力,直接将水拂开,然后那瓢水就直接朝穆九脸上砸过来......

  夏侯堇拧干了手帕递过去,声音忐忑:“你.......还好吧?”

  穆九只想给他一个呵呵,她都快气得爆炸了好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