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摄政王的小闲妻

第五十章 毛病啊

摄政王的小闲妻 妖殊 2752 2019-09-17 00:05:00

  第二天,穆丞相一早就起身去上朝,马车到了宫门却没有立刻下地,而是等在那里,知道定北侯那辆标志性的黑色沉香木马车缓缓驶来,他才下地。

  “定北侯留步。”

  穆丞相快步走上去。

  萧君夙转身,衣摆浮动,官服上金线绣的暗纹闪着暗色的光芒,胸口属于武将的凶兽图腾狰狞威风,萧君夙绝对是把官服穿得最好看的一个人。

  眉峰微动,看到穆廷之神情憔悴,眼中闪过一丝了然,不过很快敛去:“穆相何事?”

  穆廷之走到萧君夙对面,微微拱手:“老夫多谢侯爷高抬贵手,若是侯爷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只要老夫力所能及,绝不推诿。”

  这就是穆廷之的精明之处,他若是私下找人去问萧君夙,若是被人发现,指不定以为他跟萧君夙有什么见不得光的勾当,可他在这宫门处光明正大的问,旁边的人不可能跑过来听一耳朵,反而就算看见了,也觉得他们在说什么公事,心里自己就把事情洗白了。

  穆丞相能坐到丞相的位置,靠的可不仅仅是胸中的文墨,还有精明和狡猾,不然也不可能在那群老狐狸的手下活到现在。

  “穆相客气了,本侯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就是给你提个醒。”萧君夙漫不经心的说完,似是突然想到什么,又补充了一句:“上次在南山寺,本侯与贵府的九小姐有一面之缘,就当是给她的人情。”

  直到萧君夙离开了好一会儿,穆廷之都没能回过神,九小姐,穆九?给穆九的人情?

  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浮上心头。

  萧君夙把这些证据拿来他的面前,还刻意说了那么一句话,莫非是看上穆九了?

  很不可思议,但萧君夙不可能无缘无故提起穆九,定然是有什么缘故在里面,上次南山寺六皇子与定北侯一起遇刺,六皇子为了救穆怜心受伤,莫非这件事情里还有穆九参与?然后穆九做了什么让萧君夙另眼相看?

  若是能跟萧君夙有姻亲关系他是很乐意的,这是一个强大的后盾,哪怕被楚帝忌惮也可以拉拢的对象。

  就是萧君夙对女人方面风评一直不是很好,进入他府的女人通常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但这些跟整个穆家的生死存亡比起来......

  -----

  “阿秋......阿嚏......”

  “阿嚏......”

  穆九躺在床上,生无可恋,她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居然会染上风寒。

  昨天她掉湖里,拒绝萧君夙相送,自己一个人回来,路程太远,半路还下起了毛毛雨,虽然回来泡了热水澡还喝了姜茶,但还是没能压住这寒气,发烧了一个晚上,吃了药虽然退了烧,可却一直打喷嚏,鼻子都被她捏红了。

  一边打喷嚏还一边流眼泪,感觉简直遭透了,下次若是夏侯堇还找,她绝对不鸟他,猪队友。

  小青鱼一边给穆九熬药,一边偷看她,自个儿捂嘴偷笑,不知道是不是只有她觉得小姐打喷嚏的样子好可爱。

  软绵绵的趴在席子上,鼻头被捏的红红的,一打喷嚏眼里就溢满泪水,看起来眼泪汪汪,可怜又可爱,这才像个十六岁的姑娘家嘛。

  穆九对上小青鱼那双亮得惊人的星星眼,很是无语,完全不知道这小丫头脑补了些啥。

  然而穆九已经如此难受了,偏偏还有人不放过她。

  “穆九,你这是......生病了?”

  一身浅桃色襦裙的穆怜心来到竹苑,看到的就是穆九这幅霜打茄子的模样。

  穆九脑袋晕沉沉的,没好气的抬头:“你来做什么?”

  穆九身体不舒服,语气也不太好,穆怜心听着脸上微白,握着手帕的手紧紧掐着:“我就是想来看看你......你是怨我吗?”

  “......????”什么东西?穆九抬头看向她:“怨你什么?”

  “怨我.......”穆怜心咬着唇,一脸的忐忑和自责的样子:“当时明明是你先遇到六殿下,可最后却因为六殿下救了我,皇上把我指给了她,若.......若不是那样,也许被指去的人该是你,你被选去当媵妾也被广文王府退了,连苏公子求娶也没能求到,你怨我也是应该的。”

  穆九气得想笑了,这白莲大姐一个人脑补了些什么?以为谁都跟她一眼奔着去给皇子当妾吗?还有,她这把她的糗事一件件指出来,是生怕她的伤口不疼,多撒点盐吗?

  不过她这么一说,她倒是想起来夏侯堇还受过伤,可昨天他翻墙翻得那么利索,想来已经好了。

  “所以,你是来向我炫耀,还是看我笑话?”

  这种事情就算心里想,干嘛要说出来?有意思吗?

  “我没有.......”穆怜心猛摇头,一脸愧疚又无助的看着穆九,眼泪汪汪:“穆九,我是别无选择,这是我唯一能抓住的机会,我......”

  看她着急解释泫然欲泣的模样,穆九顿时脑仁儿更疼了,对微雪招手:“把她给我赶出去。”

  她还难受着呢,没心情听她在这里哭诉,搞得好像她欠她似的,毛病啊。

  微雪还没有动作,跟着穆怜心来的芬儿忍不住了,之前被穆怜心叮嘱不能开口乱说话,她刚刚一直都忍着,现在可忍不了了:“我说你怎么这样?我家小姐都已经这么低声下气了,你还发什么脾气?再说,是皇上亲口把小姐指给六皇子,小姐根本不欠你什么,你别给脸不要脸。”

  “芬儿......”穆怜心没什么力道的呵斥她的婢女,不过微雪没给她们表演的时间,直接拿了扫帚轰人。

  “喂,你干什么?你以下犯上?你敢对小姐不敬?”

  “我的天,你居然真拿扫帚打我,你还打我小姐......”

  “你住手,啊啊啊啊.......”

  微雪不说话,一路拉着扫帚狂扫,真的是把两人直接给扫出去的,小青鱼怕微雪一个人忙不过来,也抄了一把扫帚上去帮忙。

  把两人扫到竹林之外,看两人还骂骂咧咧,小青鱼拿着扫帚恶狠狠的一扫,扫帚都给她武出大刀的气势,一手叉腰,立马横刀:“有句俗话怎么说来着?当了婊子还立牌坊,我家主子不屑搭理你们,你们还蹬鼻子上脸了不是?跑到我们这里来找不痛快,再不走,我把你们打晕了全丢池塘里去。”

  “你......”芬儿气得翻白眼,穆怜心赶紧拉住她:“别闹了,我们走。”

  芬儿不甘心,面红耳赤:“可是小姐,她们居然这样,不行,我得去大夫人那里告状去。”

  穆怜心脸色更难看,因为她指给六皇子的事情,大夫人本就对她有了芥蒂,连带着好几天给她姨娘脸色看,现在去找大夫人告状,这不是赶着去给大夫人找不痛快吗?

  “不准去,快给我回去。”穆怜心强硬的拉着芬儿走了,芬儿回头,看到小青鱼挥过来的扫把,顿时气得差点儿肺炸。

  “她还气,我还气呢,一主一仆都脑子有病。”小青鱼没好气的拿着扫帚在空中挥了几下,腮帮子气鼓鼓,眼睛瞪得圆溜溜:“这种女人那六皇子也看得上,是不是眼睛瞎啊?”

  六皇子表示:.......我是被逼的。

  微雪看了眼她那样子,微微失笑,拿着扫帚回了竹苑,穆九还趴在那里,又打了好几个喷嚏,脑袋更疼了。

  微雪洗了洗手擦干走过去,轻轻给她揉按,穆九这才舒服了些。

  小青鱼回来蹲在穆九旁边继续熬药,扇了几扇子之后气不过:“小姐,这七小姐也太恶心人了,明明是自己捡了便宜,还一副自己多委屈多逼不得已的样子,要不你跟六皇子说说,让他别纳她算了,看她到时候还怎么神气。”

  穆九给她一个白眼:“我才懒得当恶人,爱咋地咋地,她现在觉得自己进了皇子府就是光明前途,日后等皇子娶了妃子纳了别人她就会知道,那就是个豺狼窝,到时候那些人一个手段比一个高明,一个比一个会装会恶心人,那滋味......够她受的。”

  看看穆丞相这后院,哪怕就三个女人,那心机过招都比大戏精彩,皇子府的女人可都是这些大家族的老‘前辈’教出来的,日后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穆怜心那点儿小心机,要是不够聪明点儿,到时候估计被人啃得骨头渣都不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