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摄政王的小闲妻

第五十四章 微妙

摄政王的小闲妻 妖殊 1797 2019-09-21 00:10:08

  故意吗?

  萧君夙拿起酒杯,指尖转动,半阖眸子:“本侯只是实话实说,战场上的出征曲可没有风月里的宛转悠扬,三殿下若是不相信,下次跟本侯去一趟边关,亲自一闻?”

  四皇子夏侯麟轻笑:“侯爷亲自相邀,这可是难得的机会,三皇兄定然不会错过。”

  闻言,三皇子夏侯锐的脸色沉了两分,夏侯麟话里的七分打趣三分嘲讽,更多的却是期待。

  眼下楚京已经分成看几个派系,他跟太子更是已经到了寸土不让的地步,若是他去了边关,岂不是正好让老四钻这个空子?更何况一去边关九百里,路途遥远,若是生出什么变数什么的,岂不合了兄弟几人的意?

  “侯爷说笑了,虽然本殿很想去探望边关的将士,但无奈事务繁多,无暇分身,倒是六弟比较自由,可以经常跟着侯爷去军营历练。”

  一旁的夏侯堇默默抬头,不是,他就坐在看个戏而已,你们打机锋干嘛扯上他?

  “三皇兄何苦打趣我,我也就闲来无事跟着定北侯到处跑跑,反正父皇也用不上我,说什么历练,我到现在还是三脚猫功夫呢。”

  话语中不免抱怨,但却听着直白赤城。

  一直沉默的太子都看了过来,他年级较大,已经是几个孩子的父亲,看着夏侯堇,睿智的目光里透着几分慈爱:“你能跟着定北侯混日子,已经是难得的历练了。”

  目光转向萧君夙:“小六虽然将近加冠之年,但心性却还是浮躁了些,让侯爷费心了。”

  萧君夙微微颔首:“太子殿下客气。”

  几人你来我往,客气的语气却都暗藏深意。

  穆九半敛着眸偷听,眼角余光撇过那边,那一桌子的男人绝对是在场最引人瞩目的存在,不过在座四位皇子,怎么看,六皇子夏侯堇都是最上不得台面那个,礼仪、修养、气度、气场,就连野心他都比不过其他三人。

  而在他们过招的时候,高台上已经摆上了一张琴案。

  两个身着浅绿色纱裙的女子一人抱着琵琶,一人手持玉笛站在两侧,中间的位置却没人,就在众人等待主角登场的时候,有人叫了一声‘在上面’。

  高台后是一间高阁楼,只见一道白色的身影在阁楼之上抱琴翩然而立,长裙飘飞若云帆,下一刻,足尖轻点,竟然直接飞了下来。

  这场景,这画面,一下子就让人想到了某人。

  “是凝华公主,当真宛如天仙降临啊。”

  天仙降临,这公主真把自己当仙儿了?出场都是用飞的。

  凝华公主翩然落地,手中一把七弦琴翻转,雅兰色的穗子在空中划过优美的弧度,她抱琴而立,微微福礼,声音空灵婉转:“凝华恭祝太师大人与老夫人福寿安康,凝华今日习得一曲,名曰《花间醉》,作曲的是一对非常恩爱的夫妇,此曲是他们为了记录年少初遇是所作,寓意夫妻百年,举案齐眉,凝华献丑了。”

  她说话的嗜好,目光从魏家人那边一转落向了台下的某一处,虽然只是一眼,但众人还是发现了,顺着看过去,又是皇子那一桌,不过一桌子都是皇子,其余两个是魏家子弟作陪,那魏家的几人年纪都三十多岁了,凝华公主应该不是看他们,那就是定北侯?

  这两年倒有圣上试图给凝华公主和定北侯赐婚的传闻,虽然一直没能落实,但看公主的样子,分明是有戏啊。

  不过这一个一个的眼光怎么都有问题,那么多青年才俊看不上,偏偏看上那颗带毒的断肠草。

  夫妻百年、举案齐眉,怎么听着都是别有深意,凝华公主当众献艺,明显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琴音已经响起,凝华公主敢出来弹,琴艺自然是不差的,魏映雪选择独奏,更炫技法,而凝华公主还有两个女婢和音,听起来更加悦耳动听,忽略其他,单这音乐听着还是挺动听的。

  一曲终了,掌声如雷鸣,凝华公主一礼之后下来,竟然径自走向了那一桌,众人的目光不自主的跟随,八卦可不分男女。

  穆九默默把旁边的一叠瓜子儿移过来,瓜子儿、板凳已经就位,就等好戏开场了。

  明显魏映雪和凝华公主都对萧君夙青睐有加,两女争夫的话题非常的吸引人,更别说这两个一个是公主一个是贵族才女,争的是手握重兵的一方军侯,估计以后都能写进话本子传阅几百年了。

  凝华公主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到那一桌,微微福身行礼,目光直勾勾的落在萧君夙身上:“不知侯爷觉得凝华弹的曲子是否中听?”

  因为魏映雪当众问了萧君夙一句,凝华公主也要当众问一句,虽然两人离得老远,也没有掐架,但莫名的就让人觉得火药味十足。

  而萧君夙的回答态度也许就代表着他的选择。

  “公主的琴艺自然是中听,不过本侯独身一人,听不懂其中的风月韵味,公主问错人了。”

  凉凉的态度,眼睛都不多眨一下就拒绝了两位大美人的垂青,听得旁边那些男的都想上去揍他。

  这简直身在福中不知福,太招人恨了,看得人牙痒痒。

  凝华公主倒没说什么,浅浅一笑转身去了自己的席位,她地位尊贵,席位在魏家主家女家之中,也离魏映雪很近,气氛很是微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