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摄政王的小闲妻

第五十五章 变数

摄政王的小闲妻 妖殊 2031 2019-09-22 00:08:37

  穆九看戏看得起劲儿,不知不觉喝了不少茶水进肚,摸索着去解决三急。

  本想着赶回去看个续集,没想到却在半路遇到了最大的男主角定北侯大人,这世上迄今为止,也就只有这么一个人能让她看着就一肚子火,目测是打不过的人,有火却发不出,那叫一个憋屈。

  不过今天看了定北侯大人的好戏,她觉得心情好了那么一丢丢,定北侯丢人现眼了,她自然就乐了,双手环抱在胸前,懒懒散散的斜靠在柱子上。

  “侯爷,这边都是女宾,你走错了吧?还是说.......侯爷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特殊嗜好?”

  幸灾乐祸,阴阳怪气,如果现在萧君夙倒霉,穆九绝对是那个落井下石最快手的人。

  萧君夙看着面前笑得很狐狸般狡猾的人,不管是表情还是眼睛都是毫不掩饰的坏笑,这是唯一个敢把对他的恶意表现得这么直白的人,但偏偏他还觉得不是那么讨厌。

  负在身后的手,指尖微微蜷缩,控制着想要抬手在她脑袋上压一压的欲望,侧身而过。

  穆九握了握拳,忽而一拳直接朝萧君夙的腰上呼啸而至,被他打落水还泼了一脸的水,这个仇穆九可是记着的,因此这一拳毫不留情,要是真打上去,绝对能让他在床上躺半个月。

  “砰。”

  拳风与掌风相撞,内力撞击,穆九猛然后退三步才站稳,看着站在那里完好无损的萧君夙,还真是一点儿都不意外,但是这心口这把火可怎么都压不下去呢。

  萧君夙将手缓缓背负到身后,在穆九看不到的地方微微卷起,这一拳他并非一点感觉都没有。

  斜飞入鬓的眉峰锋锐凌厉,幽深暗敛的眸透着雾色,菲薄的唇抿起:“你这般挑衅我,就不怕我真的杀了你?”

  穆九揉着手腕,不以为意:“我挑衅你是我的事,你杀我是你的事,不冲突,再说,你杀我,我难道就不会跑?”

  他当然知道她不是逆来顺受的人,且他也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能把她拿下,不过她的底气和来路至今都没能查到蛛丝马迹,一个一直存在却又仿佛不该存在的人。

  习惯了掌控的人,最受不了的就是有事情不在掌控之中,而穆九无疑就是萧君夙掌控不了的变数,他的理智告诉他,该杀了她的,不能掌控的棋子就不该出现在他的棋盘上,但......她对他有点用处,还有就是......他似乎不是很讨厌这样的变数。

  阴谋诡计的日子过多了,遇到一个有趣的人,还真是.......有点儿意思。

  萧君夙抬手,穆九以为他要打人,已经握好了拳头,却见他的手轻轻落在她的头顶,不轻不重的拍了两下,然后转身离开。

  穆九:“.......”摸她头干嘛?她的头是谁都可以摸的吗?

  泄愤的在自己头上拍了两下,末了觉得自己不要太傻,自嘲的嗤了一声走了。

  而萧君夙站在转角处,眸光望向对面的水榭,回廊的柱子后面,一片衣角露了出来,见此他眉峰微扬,这才转身离开。

  寿宴是要进行到晚上的,但老夫人身子骨不好,晌午之后便离开,一家子女眷也就跟着走了,穆九回到穆家还有些不太相信,她出门的时候总觉得今天会有古怪,可如今什么都没发生平安归来,莫非她感觉错误?

  “主子,你怎么了?是在魏府遇到什么事情了吗?怎么回来之后心神不宁的?”

  小青鱼担忧的望着穆九。

  穆九回头看了她一会儿,微微摇头:“没什么就是觉得有些奇怪罢了。”

  虽然没什么意外,但她坚信事出反常必有妖,不过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穆九的直觉在晚上得到了印证,穆丞相派了康管家过来叫她去书房。

  “康管家,丞相大人这么晚了叫我过去做什么,怎么?又想教训我,最近我可没有做错事情。”

  穆九笑,眉眼弯弯,眸底深处确实让人看不透的冷雾。

  “九小姐去了就知道了,说不定是好事呢。”

  好事?一个从来不搭理她,当她不存在的渣爹,突然找她能是什么好事?

  康管家笑得像是弥勒佛,不过怎么看都像是笑里藏刀。

  穆九总觉得有猫腻,但看着态度也不像是能拒绝的样子,只能跟去。

  “主子?”小青鱼也察觉到了不寻常,微雪不能说话,但目光也透着担忧。

  穆九微微勾了勾唇,对她们摆了摆手:“他总不会谋害我性命,我倒是也想看看他们想做什么。”

  书房里,穆廷之早就等在那里,负手而立,深沉高大,很有威严。

  “找我做什么?”

  穆廷之闻声缓缓转过身来,看着穆九就那么散漫的站在原地,顿时皱眉:“一点儿规矩都没有,见到你爹,不知道该行礼吗?”

  “行礼?我爹?丞相大人,您是不是弄错了什么?”穆九双手抱胸:“我虽然被丞相大人接了回来,可您却觉得我入穆家的族谱会辱没你穆家的门楣,甚至不准我喊爹爹,而是让我称呼老爷或者丞相大人,现在您知道是我爹了?怎么?是看到我有什么价值,还是突然良心发现?”

  “放肆!”穆丞相怒喝,一脸怒容,很是嫌恶:“果然是妓子所生,上不得台面,这些年看来是我对你太放纵了,没有让你好好学学什么叫尊卑礼仪。”

  穆九耸肩:“您现在才想起来是不是有点儿晚?”

  穆廷之能位列丞相,心性自然是能隐忍的,但那是面对外人的时候,他必须稳住,然而面对自己这个庶女,他却显得太容易动怒了,就好像狮子可以和豺狼斗争,却忍不了一只蝼蚁的挑衅一般。

  眼看着穆廷之要发怒,康管家敲了敲门:“老爷,时候不早了。”

  一句提醒似乎别有深意。

  穆廷之看着面前的穆九,微微眯眼,他叫穆九过来是想提点一下她,点明要害,让她知道身后有娘家人的重要性,想让她明白,不管她身在何方,都要以穆家的利益为先,但现在看来,穆九对穆家根本没有归属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