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跟大佬恋爱你怂了吗

014:学习成绩不行就要多干活!

跟大佬恋爱你怂了吗 千桦尽落 2186 2019-08-11 13:27:55

  可每节下课,唐景晴身边都是人,姜笑笑根本找不到机会。

  第一天放学前,全校便都已经知道,高三一班新转来的学生成为了曲江一中的新任校花,而且还是唐门食府食神唐祥亭的私生女,美女食神唐景婳的妹妹。

  唐景晴剥了一颗糖果面无表情送进嘴里,并不在意这些流言蜚语。

  可怎么办?!

  唐景晴眸子微微眯起,咬碎糖果。

  她一向不是个……爱吃亏的人。

  ·

  当天下午,唐景晴借口看唐秋文,去了海皇制药旗下阿尔茨海默研究所。

  不知道唐祥亭的母亲叶淑娟,已经到了唐家。

  叶老太太人一到,就拿出女主人的架势,大刀阔斧赶走了家里所有的佣人,一个都没有留。

  “有钱是闲的吗?!请那么多吃闲饭的!”叶老太太盘腿往沙发上一坐,点燃了自己的烟袋锅。

  梁影霜怕真皮沙发让老太太点了,又不敢说,和唐景婳一起陪着笑脸。

  “家里你一个、景婳一个,子汐一个,还有那个唐景晴,四个女人还做不了一个家务了?!屁大点儿活计还要请那么一大帮子人做,我们家小五娶你回来,你真当自己是少奶奶,这么糟践我们家小五挣的钱?!”

  老太太发起疯来六亲不认,冲着梁影霜发火……

  梁影霜气得心口直疼,还得笑着哄老太太。

  她坐在老太太身边,亲昵挽着老太太的手臂道:“这不是景晴和景婳都要高考了,子羡和子汐现在学业也很重,哪有时间做家务啊?妈你也不用把佣人都赶走……总得留一两个伺候你啊!”

  “哦……佣人伺候我?!”叶老太太瞪着梁影霜,“那我要你这个儿媳妇儿干什么?!”

  “奶奶,瞧您说的这是什么话!”唐景婳坐在老人家的另一侧,撒娇说道,“我妈这不是担心她有什么地方照顾您不周么,您看……您辛辛苦苦把我爸养大成人,现在我爸出息了,您居功至伟!我爸当然是应该多给您请些佣人,把您照顾的妥妥帖帖,您说是不是?!这是我爸孝心。”

  唐景婳这话说得老太太心里熨帖,叶老太太哼了一声,眼底明显有得意的神色,唐祥亭一直是老太太的骄傲。

  “另外呢,您说让孩子们做家务,怎么说呢吗?!要是在家里做家务学习跟不上,丢的也是小五的脸您说是不是?!小五现在是名声在外的食神!”梁影霜一副和老太太亲如母女的模样,晃了晃老太太的胳膊。

  “虽然景婳不是小五的亲生骨肉,可从小小五疼得和什么似的,身体又不好!景婳一直和小五学做菜,是最小的美女食神,在学校成绩都排在学校靠前的!还有子汐……年纪前十,每一次小五去开家长会都特别有面子!”

  叶老太太一听有道理,问:“那……那个唐景晴的成绩呢?!”

  唐景婳眼睛笑的微微眯起:“景晴刚转到这个学校,成绩还不太清楚,不过……听说在云山中学,成绩……”

  她欲言又止的笑了笑,道:“还是非常不错的!”

  “呸!什么不错!你就不要替她遮掩了,跟着唐秋文那个丧尽天良的女人,学习成绩能好什么?云山中学……山沟沟里面的中学成绩再好能和城里的比?!”

  叶老太太没上过学,并不知道云山中学大名,一听云山中学里面有一个山,便以为云山中学在山里。

  叶老太太气得胸口剧烈起伏:“听说唐秋文得了老年痴呆,真是报应!也不知道遗传不遗传?!真是……把个赔钱货塞给我儿子!死丫头这一放学也不知道野到哪里去了。”

  “奶奶您别生气,子羡和子汐在楼上做作业呢!别影响他们!”唐景婳抚着老太太的胸膛,柔声细语。

  唐景晴眸子微眯,背着双肩包进门。

  即便是老太太心里有准备,可在看到唐景晴那张漂亮到不似真人的小脸,还是一愣,随即骂了一句:“一放学野到哪里去了?!还知道回来?!”

  “景晴,这是奶奶!”唐景婳给唐景晴介绍。

  老太太端着大家长的架子,在茶几上磕了磕烟袋锅:“可别叫我奶奶……”

  “好的!”唐景晴不等叶老太太说完,便愉快应声。

  叶老太太心口一堵,瞪着唐景晴:“你果然和你那个妈一样,和我八字不合!”

  唐景晴笑眯眯的望着叶老太太,那双极美的眸子流光带着冷意。

  叶老太太越看唐景晴越讨厌:“从今天开始,家里家务都是你的!学习成绩不行就要多干活!你要记得是我儿子把你从山里面的中学接到城里面的中学上学,要心存感激!别和你那个丧尽天良的妈搅和在一起,要是让我发现你拿着家里的东西接济你那个妈,小心我打断你的腿!听到了没有?!”

  唐景婳视线扫过唐景晴那双笔直细长的白腿,唇角勾起。

  老太太的话,碰了唐景晴的逆鳞——唐秋文。

  唐景晴笑着走到了茶几旁,眸色清冽。

  一脚踹翻了茶几,动作干脆又凶狠。

  明明脸上还是乖宝宝的招牌笑容,可莫名就是让人觉得冷意十足。

  梁影霜叶老太太吓了一跳,唐景婳脸都白了。

  以前装乖维护乖巧人设,是为了人前人后让唐秋文放心。

  从唐秋文生病开始,唐景晴暴戾的脾气就有些压不住,也……不怎么想压了。

  “我刚回唐家,有几点和你们说清楚,第一……这地方姓唐,在我名下!不要当着我的面耀武扬威,我和我妈一样精神状态不太好,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你们也给我忍着憋住了别吭声!”

  唐景晴懒懒散散翘起第二,细长漂亮的手指在灯光下,白到近乎透明。

  一双平静漆黑的瞳仁,深到不见底,让人心头发麻的凉。

  “第二,别议论我妈,永远不要忘了,是我外公把唐祥亭从山沟里接出来,让他入赘唐家!还是一句话,我精神状态不太好,不太懂尊老爱幼。”

  她翘起第三根手指,周身都是凌冽的痞气。

  “第三……你们大可以和唐祥亭告状,不过……他信不信就是两说了!”

  说完,唐景晴背着书包上楼,细长的手指松了松领口,难掩不耐烦。

  今天唐景晴从研究所带回来了一大堆文件要计算,没有功夫和她们演戏磨牙。

  目前在唐景晴的心里,没有什么比唐秋文的病更重要。

  “反……反了天了!”叶老太太在唐景晴上楼后,气得直嚷嚷,“让小五给我回来!看看这都是什么孩子!让唐秋文那个小……给管成什么样子了!”

  叶老太太到底怵了唐景晴刚才那一踹,没有再说唐秋文什么难听的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