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跟大佬恋爱你怂了吗

030:病了

跟大佬恋爱你怂了吗 千桦尽落 2040 2019-08-25 15:18:46

  当天下午考完英语,唐景晴提前交卷离开学校去研究所。

  文科班苏承桓来还卷子,却没碰到唐景晴人。

  第二天,苏承桓来了高三一班几趟,唐景晴都没在。

  星期四,她一整天没有来学校,缺考理综。

  毕竟不是正式的模拟考,唐景晴成绩毋庸置疑,请假老师也批的痛快。

  直到交卷,唐景婳才松了一口气。

  理综三百分,唐景晴缺考,成绩肯定赶不上她。

  从星期三下午开始,唐景晴就泡在研究所,几乎不眠不休,研究治疗阿尔茨海默病的新方案。

  直到星期六晚上,李教授怕唐景晴身体吃不消,才强行让唐景晴回去休息。

  三天里,唐景晴一共筛选了3500多个脑部高表达的基因,发现DmSLC22A基因被抑制时,可以增强生物记忆力。

  她结合2014年美国神经科学学会《神经科学杂志》的一篇基因研究成果,认为激活Crtc1蛋白的基因疗法,加上靶向给予DmSLC22A抑制剂,非常有可能实现阿尔茨海默病的治疗。

  其中最没有技术含量又耗时的,在于寻找DmSLC22A基因的抑制剂。

  她离开时,李教授的研究小组正按照唐景晴的手法,用荧光筛选方法来找D m S L C 2 2 A 基因的抑制剂。

  从研究所出来,天已经黑透。

  唐景晴齐刘海下白皙精致的小脸,泛着不正常的红晕,唇瓣毫无血色,就连原本黑白分明的眼仁因为疲惫,有了明显的红血丝。

  她走进药店,买了药很快出来,又在旁边便利店买了瓶水。

  唐景晴坐在便利店外,吃了两片退烧药,没精打采的闭目小憩,身体恹恹的提不起劲儿来。

  唐景晴这十八年的生命里,唐秋文是她指明灯,掰正她对这人世游戏散漫的态度,教她热爱生活。

  在她轻蔑这世间一切时,教她放平心态怎么融入正常人中,教她发现这个世界的美好,让她像正常人那样生活。

  如果没有唐秋文,唐景晴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

  记事以来,除了养父车祸离世那一次,这是第二次……唐景晴感觉到束手无策。

  她怕唐秋文会完全忘记自己,所以她拼尽全力想和时间赛跑,和唐秋文的阿尔茨海默病赛跑。

  便利店带着L O G O灯的招牌下,唐景晴仰头喝了最后一口水,拧上水瓶盖,拎起脚边双肩包,精准将空水瓶投进垃圾桶里,准备回研究所。

  刚走出几步,唐景晴眼前一黑,天旋地转间肩头被人用力握住,撞入男人坚实的胸膛,被健康成熟的男性气息包裹。

  唐景晴昏昏沉沉仰头,沈自洲亦正亦邪的盛世美颜,就出现在她泛着红血丝的眼底。

  他唇角咬了根香烟,半眯着湛黑深邃的眼眸,低头凝视怀里清瘦纤细的小姑娘。

  将嘴边香烟挪开,薄唇张合间溢出白雾,沈自洲醇厚低沉的嗓音格外磁性:“病了?!”

  【沈孺枫家的二叔,果然是量产批发的,到处都是……】

  沈自洲听到唐景晴的心里活动,点了点烟灰,似笑非笑瞅着小姑娘。

  唐景晴无血色的唇角翘起,提起力气离开沈自洲的怀抱,声音显得有气无力:“吃过药了,谢谢叔叔关心。”

  【得赶紧回研究所,李教授他们的速度太慢。】

  沈自洲浓眉微紧,没松唐景晴纤细的手腕儿,反到将人扯到跟前,把烟卷儿叼在嘴边,空出干燥粗砺的大手覆在唐景晴的额头上。

  橘黄色的路灯光线,勾勒着沈自洲轮廓深邃的五官,他唇角香烟白烟氤氲袅袅,八分沉稳两分痞气,夜色中说不出的魅力。

  唐景晴唇角漫不经心翘起,歪头躲开沈自洲的手,眸底寒气森然。

  【啧,这位叔叔不想着修路种树发家致富,到处对小女孩儿送什么关爱?!】

  听到唐景晴烦躁不悦的心声,沈自洲松手,拿开嘴角烟卷儿,声线低沉平淡:“你这体温很不对劲儿,先送你去医院看看……”

  唐景晴勉力稳住无力的身子,苍白的笑脸露出乖巧甜美地的笑容,笑意不达眼底:“我没事,叔叔再见!”

  刚转身,脚踝发软,差点儿摔倒……

  沈自洲把唐景晴拽了回来,香烟咬在唇角,结实有力的双臂环钳制唐景晴,把她往车上带。

  从公共卫生间出来的秦卫戍看到沈自洲强行把人家小姑娘往车旁带,愣住了。

  这是什么情况?!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发烧全身酸软无力的缘故,唐景晴一下居然没有挣开沈自洲的手臂,眼底杀气渐浓。

  烟雾里沈自洲眯着眼,拉开轿车后排车门。

  【呵,果然是变态,既然这位叔叔这么想找死,那就等到偏僻处成全他吧!一定让他死的……很爽!】

  唐景晴苍白的小脸带着一抹凉薄的笑意,看了沈自洲一眼,自己上车。

  沈自洲单手扶着车顶,把香烟捻灭,弯腰对唐景晴说:“先送你去医院,你的体温至少在四十度,大脑处于高热的状态反应也会变迟钝!越是要做重要的事情,身体越要保持最佳状态。”

  车内唐景晴精致漂亮的五官,一半处于黑暗中,从车窗透进来的柔橘色光线勾勒着她唇角狂傲的弧度,显得锐利逼人。

  “先生……”秦卫戍小跑过来,推了推眼镜又笑着和唐景晴打招呼,“唐小姐!”

  沈自洲嗓音低沉说了一句:“去最近的医院!”

  ·

  二十分钟后。

  唐景晴挂了点滴。

  体温已经达到四十度,加上三天没有休息好,整个状态很疲惫。

  她凝视送自己来医院的男人。

  他姿态闲适地靠着沙发,低着头翻看手机新闻,交叠的长腿占据了沙发和茶几的整个空隙。

  他居然真的什么都没有做,只是送她来医院,唐景晴猜测不出沈自洲的意图。

  就算沈自洲是唐景晴外公的忘年故交,把自己送到医院后,人还在这里守着的这种关心程度,已经不是“好心”和“多管闲事”可以解释。

  毕竟……唐景晴和沈自洲并不相熟。

  敲门声响起。

  “先生,已经交完费用,这是药……”秦卫戍拿着缴费单和药品进来。

千桦尽落

今天是应援的最后一天,宝宝们多多支持千千啊!!!!!冲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