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跟大佬恋爱你怂了吗

043:不懂什么尊老爱幼

跟大佬恋爱你怂了吗 千桦尽落 2015 2019-09-07 00:45:54

  “要我说,一个姑娘家上什么学!念什么书!简直就是浪费钱,就该让她去唐门食府当服务员,还能省下一个人工费!你爸还不同意!”

  在老太太抱怨声中,梁影霜让唐子羡拨通了家里的电话。

  打了三遍家里都没有人接,唐子羡放下手机:“没人接!”

  “懒货!肯定又在家里睡,一天到晚就知道睡!天上掉屎还要张嘴接呢,怎么不懒死她!”老太太气得胸口起伏剧烈。

  身体还虚弱无力的唐景婳笑着开口对老太太道:“奶奶,明天我们学校距离高考百天誓师大会,奶奶要不要去看看?!到时候还会有学生表演节目,很热闹……”

  农村里来的老太太最喜欢的就是看热闹,听唐景婳这么说,倒是有点儿心动。

  唐景婳嗓音柔柔软软地说:“到时候我还可以给别人介绍奶奶,别人要是知道我有您这么好的奶奶不知道多羡慕呢!”

  唐景婳心里存了私心。

  她知道老太太不喜欢唐景晴,嘴巴没有什么遮拦,骂人的话又难听,盘算着只要明天老太太要是去了学校,她稍稍提起唐景晴有多好,老太太肯定和炸了锅似的骂,唐景晴的脸就丢大了!

  从唐景晴转进曲江一中,就抢走了她所有风头。

  唐景婳心里很不舒服……

  唐景婳嘴巴甜,这话说的老太太心里舒坦,心里因为唐景婳今天花钱的不要舒服少了些,高高在上的睨视唐景婳:“那可不是,我可是培养出来了一个食神,里州多少富贵人家都求着我儿子给他们做一顿饭。”

  唐子羡看了眼唐景婳,叹气……他知道自己姐姐不容易,毕竟不是唐祥亭的亲生女儿,总得讨好着老太太,又从口袋摸出一颗糖果递给唐景婳。

  刚到家门口停好车,梁影霜就看到从跑车上下来的唐景晴。

  “那不是……景晴吗?!”梁影霜很诧异,“怎么被跑车送回来了?!”

  老太太一听,凑到前面来。

  唐景晴往家里走时,驾驶座车门突然被推开,沈孺枫出来,单手手肘搭在车门上和唐景晴说了什么,直到唐景晴摆了摆手先进门,沈孺枫才上车一脚油门离开。

  “那不是我们学校那个二代么?!”唐子羡皱眉说,“就那个沈自洲的侄子,姐……那是你们班的吧?!”

  唐景婳也很意外,她知道今天是沈孺枫的生日晚宴,沈孺枫邀请的都是学校里和他玩儿的比较好的……

  唐景晴这个点儿和沈孺枫在一起,是……也去参加沈孺枫的晚宴了?!

  唐景婳脸色越发难看,她其实真的很想去……因为宴会上又苏承桓,还有其他富家子弟!

  老太太气得差点儿撅过去,推开车门就往外走:“不知羞耻的小骚货!这么晚了还和男人混在一起?!还要不要脸了?!”

  一追进家门,老太太见今天地上摔碎的花瓶唐景晴没收拾,火气更大。

  “妈!妈……”梁影霜连忙追上老太太,“事情没弄清楚,您先别着急发火!”

  老太太甩开梁影霜的手,看向楼上破口大骂:“唐景晴你还要不要脸了,这么晚和一个男人孤男寡女坐一辆车!你是八辈子没坐过车么那么贱?!见到个有钱男人就往上贴,我们老刘家祖宗的脸都让你丢尽了!你要是敢闹出没结婚就被人搞大肚子的事,你看我不让你爸打死你!”

  老太太正对着楼梯口骂的欢实,就见唐景晴懒懒散散端着水杯从餐厅出来……

  老太太有一瞬间的怵,却又觉得自己占着理,端起长辈架势。

  唐景晴平静幽沉的眸子看向老太太,似笑非笑,渗人的冷意从唐景晴身上透出来,被她纤细漂亮手指攥着的玻璃杯隐隐有了裂痕。

  “奶奶!你怎么能这么说景晴姐呢?!话也太难听了!”唐子羡刚从门外进来,就听到老太太的话,怒火蹭蹭往上窜。

  他是在大都市长大的,老太太嘴里这些不干不净的脏话他听着都难堪,怎么能忍受她把这些脏话……一股脑往唐景晴这种漂亮小姑娘身上招呼?!

  “大孙子你还小不懂这些龌龊!”老太太对唐子羡的态度倒是好了不少,“这唐景晴要是不好好教,回头影响的还是你的声誉啊!”

  唐景婳最讨厌唐子羡替唐景晴说话,故作虚弱往唐子羡方向靠了靠,好像快要站不住。

  “子羡!先扶你姐姐和你妹妹上楼,妈劝你奶奶!你看你姐姐都快站不住了!”梁影霜不想让自己三个孩子在这里听老太太的污言秽语,对唐子羡使眼色。

  唐子羡看唐景婳和唐子汐脸色惨白难看,对自己妈妈点了点头,一副把唐景晴拜托给梁影霜的样子,才扶着两个女孩儿上楼。

  “妈,我们先听景晴怎么说,景晴是秋文姐姐教养长大的,肯定不会差!”梁影霜装好人,“景晴,快和你奶奶解释解释……”

  唐秋文本身就是老太太心里的一根刺,梁影霜突然提起唐秋文,让老太太怒火中烧。

  她指着唐景晴骂:“小小年纪不学好,十七八岁就和男人乱搞男女关系!和你那个妈一个德行!看你那骚货样!不知道多学着点儿做家务,以后在婆家得脸!男人捧两句就不知道天高地厚,自甘下贱被男人占便宜讨好处!你这种什么家务都不会做……只会勾男人的,就是当小姐当小三的料!这要是你姑姑我早就打打死她了,省得以后被你婆家戳着脊梁骨……骂我们刘家教出的女儿是狐狸精!贱骨头!”

  玻璃杯被唐景晴重重放在餐厅门口的花瓶架子上,她收回手,抄兜,表情散漫不羁,嗓音冷傲,慢条斯理说:“我说过吧,别议论我妈,我精神状态不太好,不懂什么尊老爱幼。”

  唐景晴寡淡的声音一落,刚被唐景晴攥出裂痕的玻璃杯轻巧碎开,温水顺着花瓶架子滴滴答答撒了一地。

  梁影霜和老太太被吓了一跳。

  气氛诡异的凝滞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